第009章,必须有一方撒谎吗?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向晚一头雾水:“?”

    白慕川点燃烟,慢慢吸一口,“你说的所有事情,都无人证实。”

    他眼睑半阖,长而翘的眼睫毛被灯光投注出一道神秘的阴影,向晚心脏怦怦乱跳。

    “我不懂。”

    白慕川说:“虐猫、疑似二妞的女人。”他夹着烟的修长手指点点电脑,“还有这条删掉的留言。你们文泉书院的网站,只有作者有删除留言的权限?”

    “不不不!经过网站认证的管理员也是可以的。”

    白慕川眉心皱了起来,没有反驳。

    这时,黄何的电话回过来了,答案已经不意外。

    那个留言的d是用手机号码申请的,但手机号码没有经过实名认证,其他也查不出所以然。

    白慕川拿鼠标又反复看了两遍那条留言,“知道了。”

    黄何显然不知向晚在他旁边,又慎重建议,“老大,我认为唐元初那小子有一点是对的。不管向晚是不是凶手,但她一定是这个案子的突破口,我们应该马上提审她,再撬一撬她的嘴——开始感觉这个女人挺单纯的,可细思一下,这不都满嘴跑火车吗?”

    跑火车?

    她还打飞机呢!

    向晚注视着白慕川面无表情的面孔,突然冷笑。

    “如果我是凶手,我又何必杜撰这些事情,编一个笼子把自己装进去?我直接不告诉你们这些事,就等着你们给结论不就好了?我疯了才会作茧自缚!白警官,身为刑警队长,就算不会破案,最基本的逻辑推理还是要有的。”

    向晚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人。

    怕鬼,怕警察,怕惹上是非,什么都怕。

    所以这两天她能做孙子从来不主动抬头当爹。

    可这一刻,她有点憋不住了,一句话夹枪带棒全是嘲讽。

    白慕川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声音低沉而淡定,“推理是你们作者喜欢的事,警察只管线索和证据。”

    向晚深吸一口气。

    好吧!跟警察扯皮,毫无意义。

    她挪过笔记本电脑,打开qq群,当着白慕川的面冲群里的人喊。

    “你们几个都给我出来!”

    群里安静如鸡。

    是撒谎没胆儿面对她吧?

    向晚咬着牙,十指触键如飞,“都出来说清楚。我上传细纲的时候,不是都瞧见的?不是说猫控喜欢萌萌的猫仔,受不了有虐猫的情节?”

    “现在怎么哑巴了?再说一个没看见试试?”

    qq面板上全是她一个人的发言。

    大概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冒头,“向公子,对不起”

    向晚的笔名叫“向公子晚”,很装逼的一个名字。被对方这样喊出来,回答显得弱弱的,向晚以为她理亏,心里的火气松了一半,“哪里对不起我了,嗯?”

    那人说:“我看见那个版本跟网络版本是一样的,我也从来没说过什么虐猫不好。”

    向晚脑子堵塞了,“?什么鬼?”

    对方很笃定,“我已经把电脑聊天记录全部都提供给警方了。向公子,如果这事跟你无关,警方早晚会还你清白的。如果是你,自首吧”

    baba

    她一说完,后面又有两个读者尾随其上,对她展开了严肃而深刻的普法教育。

    向晚彻底崩溃。

    不可能。

    她像见鬼一样扭过头,大眼珠子瞪着白慕川,气咻咻指向电脑。

    “她们在撒谎!”

    白慕川看一眼她激动的脸,声音平稳:“你是想说,她们五个人都在撒谎,就在陷害你?我记得你之前的笔录里表示,她们跟你在网络上情同姐妹。”

    向晚之前是那么认为的。

    然而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qq群,她心慌意乱,完全想不出究竟。

    “难道我跟她们之间,必须有一方在说谎?”

    这个问题,近乎幼稚。

    白慕川却没有嘲笑她,当然也没有回答。

    他优雅地站起来,双手慢慢插入裤兜,“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当然,你也可以再编一个更符合刑警逻辑推理的故事,并找出证据,让我们相信。”

    沉默。

    向晚沉默十来秒,目光锁定他,“白警官,你心里很清楚我没有杀人,对不对?”

    这个假设很有创意,而且大胆。

    白慕川没答,径直出去了。

    向晚不知道这人的血液里是不是天生都带着这种傲娇的属性,明明可以痛快承认,与她实打实地交流案情,却偏偏不肯。她虽然是一个不入流的悬疑作者,但基本逻辑是有的。

    有哪个傻逼会把凶手往自己家领?

    向晚坐在沙发上发神了一会,李妈进来了。

    “向小姐,吃晚饭了。”

    这是一个特会关心人的保姆,看向晚垂头丧气,笑着哄她。

    “小白先生也在。你们年轻人不是常说吗?没有什么矛盾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吃饭的时候,你跟小白先生好好聊。他这人看着凶,其实脾气很好的。”

    向晚:“?”

    这位阿姨说的是白慕川吗?

    白慕川果然在餐厅里。

    一个人占据了饭桌的一方,坐得四平八稳,姿态线条十分挺拔。

    饭桌上的菜式没有意想中的丰盛,却做得简单而漂亮,每一个菜都像艺术品,颜色鲜亮,独具匠心,看上去就很营养,令人食指大动。

    向晚的口水

    与警察同桌她有点紧张,轻咳一下,望向白慕川的坐姿,“白警官当过兵?”

    白慕川停下动作,抬头看她一眼。

    接下来——没了,他继续吃。

    向晚缓和气氛的寒暄碰了一鼻子灰,有点尴尬,捧着饭碗如有千斤之重,对这个“脾气很好”的白警官,终于没了好脾气。

    “白警官,在你们没有正式下达拘留通知前,你不能对我采取任何强制措施,更没有权利强留我在你、的、家、里”

    白慕川抬眉:“所以呢?”

    向晚放下碗筷:“谢谢你的招待,我得走了。”

    ——

    从白慕川的小区出来,向晚发现外面正在下雨。

    她没有伞,把电脑包抱在怀里,看着雨丝下路灯昏黄的光线,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再怎么说,也应该把肚子吃饱才走啊?

    这下雨的晚上,去哪里才安全?

    雨中行人,来去匆匆。

    一个人站在广告牌下,向晚犹豫半天,拨打了方圆圆的电话。

    结果,真是下下策。

    一听说她“解放”了,方圆圆就大嗓门笑了。

    “太好了,时间还来得及。我刚被小姨训得头都快炸掉了!我说什么她都不肯信,让你务必在七点之前赶到海天火锅城,要不然就要跟咱俩断绝关系”

    这么狠?

    向晚跟方圆圆都有点怕他们家小姨。

    从小到大,小姨没少接济她们两家,拿人本就手短,更何况,小姨也确实是关心向晚的终身大事。

    “好好打扮打扮,小姨这次这么上心,说明对方真的挺不错,你好好把握机会,毕竟几十岁的人了”

    “我靠!”向晚龇牙,“容我提醒你一下,方圆圆小姐,你就比我小三个月。”

    “户口本上的出生年月是错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为了上学。向大姐,在下比你足足小了一岁零三个月——”

    “嘁!”

    向晚挂了电话,看看身上这套穿了两天的衣服,皱起眉头。

    过了街不远就是她租住的小区,现在才五点多,想来不会有什么事吧?

    通过人行横道,向晚走过公交站台,在钻入小区外的小巷子时迟滞了一下。

    那天,就在这里。那辆车,那个酷似二妞的女人——

    难道真的只是她的幻觉吗?那种即视感又从哪里来的?

    她没有见过二妞本人。

    照片与本人相似度有多大?

    谁能为她证明她没有撒谎?

    向晚开始怀疑自己。

    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被人控制了大脑。

    难道撒谎的不是别人,是她自己?

    这样诡谲的异想天开,惊住了她自己,心脏节奏突然加快。

    巷子左右两侧都是六七层左右的旧小区,楼间距很密,小巷子窄而长,光线一如既往的昏暗,中间还有一个接近度的大转弯。

    雨越下越大,巷子行人很少,向晚踩在湿透的路面上,看着自己左右交替往前的双脚,听着那种踩踏的脚步声,神经莫名绷紧,心脏擂鼓似的,怦怦乱跳,条件反射往背后看了一眼。

    没有人,只有她自己。

    她加快脚步,越走越快!

    几乎,飞奔起来——

    啊!一道划过雨雾的惊叫声里,不明物体从天而降。

    恰好从她的肩膀擦过摔落地上。

    向晚心里咚地一沉。

    低头,脚边是一个四分五裂的陶瓷花盆。

    残泥被雨水一渗,变成一滩污渍,血红色的小雏菊花瓣散乱在雨地上,惊魂、恐惧。

    向晚像被人施了定身术,心脏剧烈跳动着,慢慢僵着脖子抬头看向右边的楼房。旧式的雨篷挂着每户人家的窗外,遮拦了雨,在天空里连成一片

    她瞳孔突地一缩。

    四楼的窗户边,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题外话------

    汗毛倒竖,我好害怕,哪个美女来抱抱我

推荐阅读: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全职高手 宠魅 火爆天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官术 光明纪元 医道官途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