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总导演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更新!”

    白慕川的话提醒了向晚。

    对于一个网络写手来说,更新比命还要重要!

    于是,向晚自动忽略掉尴尬、自尊以及白鹭的冷眼,乖乖地坐在了白家的客房,关紧房间并拴上,在这个私人空间里开始了创作。

    吁!

    冷清清,空荡荡。她竟如此安心。

    向晚用着方圆圆的电脑,并不那么顺手。

    她慢慢写道。

    看守所的夜,漫长而冰冷,一丝暑气都渗不进来。

    阿生孤寂地靠坐在黑暗里,身影瘦小而疲乏。又一天无休无止的审讯下来,他的意志已经快要抛弃自己。

    灵魂抽离,他想到死。

    也许死是可以逃避这一切的最好办法了。

    死!死!死!

    几个令人惊悚的字眼,让他心脏急骤跳动。他又想到了他。

    那个初春的日子,绿叶儿刚从树枝冒尖,小草儿正在迎风招展。

    他驶着那辆体型庞大的越野车进来,对他微笑:你就是阿生?你们老板说,你技术很不错?

    后来熟了。他说:这车就交给你了。兄弟,给我把活干漂亮点儿。

    再后来更熟了。他说: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兄弟,把活干漂亮点儿,老规矩,少不了你的好!

    哦,他那么信任他。

    那么信任。于是,他把自己送入了地狱。

    阿生想着他信任的脸,微笑着撑着地爬起来,望向这间囚室。

    一个杀人犯居住的地方,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他送到他身边的。

    阿生的笑容越来越大。

    看着那一面墙,他突然一闭眼睛撞了上去!

    阿生没有死。

    他脚上有铁链,撞击力度有限,只是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面前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向他微笑,“恭喜你,又有了一次重新开始人生的机会。”

    恭喜?他还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阿生润了润干涩的嘴巴,“你为什么又来了?”

    他记得这个女人。今天她跟那个叫方夜阑的刑警一起来的看守所。她长得很漂亮,可目光却像刀子,仿佛会剥开他的皮肤组织看见他血淋淋的内心,每一句话都如同凌迟,让他不得不直面那些不堪的过往——

    “我来看看你。鼓励你。”

    她的声音很温柔,可她的目光却让阿生忍不住颤栗。

    阿生受不了,狠狠闭上眼,颤声喃喃,“我没有要保护谁。求你,走开。我不想见你。”

    “你需要我的。”她说,“你的灵魂需要救援。不管生、死,你都逃不开。只有我可以帮助你。”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也不需要帮助。”

    “真没有吗?”女人轻轻一笑,如同魔咒一般打开了阿生潜藏内心的潘多拉魔盒,“比如,你为什么死命追求二妞,却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

    阿生睁大眼,看着面前微微带笑的女人。

    她像个魔鬼,又一次扎开他鲜血淋淋的心。

    “阿生,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你也可以。不论爱上谁,都不是罪恶——”

    “咚咚!”

    有敲门声。

    向晚思绪被打断,有点烦躁,差一点忘了不在自己家。

    “谁啊?”

    外面是李妈的声音,带着小小的歉意,“向老师,小白先生让我给你端点茶水来,让你精神精神。”

    精神个毛!

    向晚揉揉脑袋,趿着拖鞋开门,尬笑着接过水,“谢谢李妈,也替我谢谢小白先生。”

    李妈微笑摇手,帮她掩上门。

    向晚叹口气,一脸丧气地把水放桌上,一口没喝继续写。

    这次她进入状态至少用了十五分钟,中途差一点就被微博上某某明星出轨的新闻给拉走。好不容易找回状态,把这一章写完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

    此时,电脑显示时间点分。

    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

    向晚手速奇快地上传章节,审核编辑很给力,几乎秒过。

    最后,向晚终于在::更新!

    “哈哈!”她伸个懒腰,“居然没有断更!我太伟大了!”

    书论区的催更声,已经快要把正常留言淹没了。

    向晚更新完毕,一条一条浏览过去,发现书评区有很多关于案件的猜测以及荣方p党与荣谷p党的日常对怼——

    很有意思!

    读者的脑洞往往比作者更大。

    天马行空,她们什么都敢想。

    有一些甚至经常与向晚的设定撞上——

    每每看到这种留言,向晚内心惊悚一下,更加认同推理对案件的重要性。

    根据已知条件,能推论出来的结论就只有那么多还能变出花样儿来么?

    所以,她书中的案子与现实案件撞上,其实也不稀奇啊?亏得白警官大惊小怪!

    “你好像很开心——”

    背后突如其来的冷声,让向晚脊背一僵。

    这个白慕川!

    每次出现都阴冷冷的吓她一跳。

    向晚深呼吸一口气,转过头,一张镇定脸,“我看上去很开心?”

    “脸上都写着。”

    “哦,好吧。白警官看完更新了?”向晚直奔主题,“可以告诉我案件情况了吧?”

    白慕川眯起眼审视她。

    半晌,他拉张椅子坐到她对面,与她眼对眼。

    “阿生自杀,以及他醒来与犯罪心理专家的对话,你在暗示什么?”

    呃!这个很难理解么?

    也对!毕竟他是直男。

    向晚眨眨眼,“小小恶趣味儿,不用介意。”

    白慕川眉心轻拧,“只是恶趣味儿?”

    向晚想了想,“不完全。任何悬疑,抛出来的线索都不会是随便写写的。在我的书里,阿生是一个长得清秀羞涩的年轻人,对人和善,人际交往却腼腆内向,二妞很喜欢他,可他因为某些特殊境遇,生物基因发生改变,相对于女性,对男性会有更好的情感体验”

    “说人话!”白慕川眉头皱得更紧。

    “咳!”向晚垂眼,“简单说,他是一个有a倾向的犯罪个体。”

    白慕川眉梢一扬,没吭声。

    向晚观察他的表情,突然生出捉弄的兴味儿,“白警官能理解那种心理感受?”

    白慕川冷眼一斜,不接这茬,继续追问她,“你怎么想到他是a的?”

    怎么想到的?这个问题将向晚拉入了往事。

    “严格来说,阿生这个人物开始并没有这么丰满。尤其a这点,是我在管理群里跟大家说起时,二妞特地私聊我,给我的人物提议!”

    又是二妞?

    白慕川勾唇,“你的锅都喜欢甩给死人来背?”

    死无对证啊!

    向晚捋头发,烦躁,“这个你可以调查的。群里都知道二妞是个腐女哦,白警官懂什么是腐女嗯?”

    白慕川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我会调查!”

    说到这里,他深眸微眯,视线更凉,“你知道吗?从你今天的更新看,你离犯罪嫌疑人更近了一步。”

    什么鬼?向晚心尖一凉,诡异地看着他。

    白慕川淡淡说:“如果二妞不能从坟墓里爬出来为你作证,那好多的巧合,你都解释不清楚!这个案子,你更像藏在暗处的那个总导演!所有人,所有事,都在你的预设下进行。向晚,你不要告诉我,你果然有预写案件的能力!”

    “什么意思?白警官,该不会王同生也”

    “不!”白慕川道:“王同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a,但他幼时有过被同性侵犯的难堪过往。喜欢二妞的时候,也是喜欢的。可喜欢不等于爱。直到后来遇上赵家杭,大概基于弱小个性对强大个体的天然崇敬,竟生出些不正常的幻想——”

    听他义正辞严的说着“不正常”,向晚嘴唇往下一撇,却听白慕川又说。

    “二妞是王同生介绍给赵家杭的。你有想到吗?”

    这一点,向晚确实没有想到。

    不过,二妞那样的环境,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赵家杭那个阶层的人。

    王同生是媒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她微微叹口气,“他不是爱赵家杭吗?为什么又介绍女人给他?”

    白慕川沉默。

    三秒后,吐出四个字:“爱得卑微。”

    从开始到结束,赵家杭都不知道那个小兄弟曾经疯狂地迷恋过自己。

    王同生为了讨赵家杭欢心,把一心喜欢自己的二妞介绍给他。为他代孕,为赵家杭生继承人。

    因为他了解二妞,知道这样的姑娘对金钱没有半点抵抗力,对赵家杭也生不出半分威胁,非常易于掌控。

    可惜,男人对于为自己怀孕的女人总会格外多一分情感。

    赵家杭对二妞动了几分真情,王同生在夹缝中生存,为他们做着掩护,每天煎熬,仍然避免不了东窗事发。

    终究,这件事让徐招娣知道了——

    他要求赵家杭在一周内解决好二妞的事情。

    而二妞在这个时候被王同生的谎言欺骗,以为他真的是畏惧于赵家杭的压力,才不得不屈服,于是对赵家杭生出杀心。

    向晚脊背冷冷的。

    以徐招娣的性格,这件事哪能两全?

    两个都生出了杀心的女人,四个都打着小算盘的男女——

    “那汽车到底是谁动的手脚?”

    她对这个案子的谜底好奇到了极点。

    然而,白慕川却慢慢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夜深了,我得先休息几个小时。你今天熬个夜,把明天的章节写出来,我等你的答案!总导演——”

    向晚:“”

    ------题外话------

    天冷夜寒,姐妹们注意保暖!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