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拥她入怀(二更)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

    病房里,又一次安静下来。

    这间病房外的楼下,正对大街,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那是一个忙碌的世界,是普通人享有的繁华世界。

    孔新琼听着听着,一阵沉默后,眼角有一颗泪水,默默地滚下来。

    她没有去擦,轻声开口,沙哑得如同在敲破锅。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要怎样,就怎样吧。”

    伴着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她再次闭上眼,像缩回了壳里的蜗牛,是准备对抗到底的意思了。

    唐元初丧失地闭一下眼,拿眼看白慕川,期待得到他的指示。

    白慕川无动于衷,“你好好考虑吧。不过,不要试图自杀,你死不了。”

    周遭安静下来。

    三个人都在沉默,就连摄像机的画面也处于静止。

    于是,向晚突然的来电,那铃声就显得格外的响亮。

    白慕川看一下手机,皱眉,冲唐元初点点头,走到病房外。

    “喂!”

    “喂,白慕川。”向晚声音软糯清甜,叫他全名的时候,更有一种无端的韵味儿,仿佛从舌尖勾出了一种缠绵的味道,“我可以来医院吗?”

    “嗯?”白慕川挑高话锋,似乎不解。

    “你不是说孔新琼醒了吗?我想来看看。”

    “她是你亲戚?”白慕川冷冽无情的声音,听得向晚神经突地一绷。

    这家伙也是个双重人格啊?

    有时候痞痞坏坏,即便毒舌,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可他一旦冷漠起来,完全像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怪物,谁也靠近不了

    向晚被他这么尖锐的反问,心窝里也有一丝戳火。

    不过,她没有生气,更没直接挂电话走人。毕竟那种小公主的矫情病不适合如今的她,也不适合他跟白慕川之间的角色关系,她更没有对他撒娇的权利,只能跟他谈条件。

    “孔新琼这个人,我接触过几次,不是个好谈话的人。”

    “所以呢?”白慕川哼笑。

    “所以,我听你的语气,是没有撬开她的嘴,对不对?”

    “所以,你觉得自己独一无二,不可取代?”

    什么鬼?这跟独一无二,不可取代有什么关系?

    向晚哭笑不得,懒洋洋地说:“所以,我拎了一堆吃的来帮你。”

    “”

    拎一堆吃的。

    若是唐元初听了,恐怕又得困惑。

    干嘛他俩都跟吃的扛上了啊?

    不过,白慕川毫不意外,只冷冷问:“你怎么知道的?”

    向晚嘿一声笑,语气里流露出几分小姑娘特有的俏皮得意,配上她软软绵绵的声音,让人如坠三月桃林春风之中。

    “我也是会观察的好不好?在孔新琼的家里,令有的几张挂画,都是精美的美食图片,她的床头柜上,堆放的几本书,也全是美食大全,她房子里最精致的装修,也都在厨房里。一个生活质量那么差的女人,厨房用具却样样齐全,应有尽有,那说明什么?”

    酷爱美食!

    而一个人酷爱某件东西,就会对这个东西有所留恋

    “有用吗?”白慕川再次冷笑,“医生说了,她不能吃东西。就算能吃,你当真以为,几个食物,就能勾起她的求生欲?”

    “也许不能!”向晚轻笑,“但不试,谁又知道呢?”

    “”

    白慕川久久无言。

    她像是一叹,“其实很多事情,都需要主动的。不去做,就直接否定结果,也是懦弱的一种表现。”

    电话线里的声音,很轻,很无力。

    她说的分明是案子,似乎又不是案子。

    白慕川眯起眼,看着医院长长的走廊,“你不懦弱?”

    “呵!”向晚轻笑,“我懦弱给谁看?你信么,我比很多男人都敢。”

    “敢什么?”他问。

    “什么都敢!”

    “什么?”

    “对,什么。”她用的肯定句。

    哪怕隔着电话线,白慕川也能想象出她微微含笑,重重点头的俏丽模样。

    他沉默。

    然后,听向晚用陈述语气,解释她嘴里的“什么”究竟是什么。

    “我不懂你,但我敢坦白地承认,我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因此,我愿意等你,等着看你要傲娇到何年何月,又要何年何月才会缷下心房,敢对我勇敢地承认你的感情。但是,你不要对我的等待抱有太大的希望。你知道的,生活节奏很快,美好的事物很多。游戏好玩、美食好吃、口红很美、小鲜肉很帅我不敢保证,在我等待的时间内,会不会被别人吸引。当你还在犹豫的时候,就成了别人的新娘。”

    白慕川身体狠狠一僵。

    向晚长长的一段话,像烧红的烙铁,刺拉一下烙在他的心脏上。

    看着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模糊人影,他眯起眼,一字一顿。

    “你这话嗯,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难得在说话的时候这么犹豫,这么含糊不清。

    也难得呼吸那么急,心跳那么快

    结果,却是听到一声向晚闷闷的轻笑。

    “这就是我说的主动,我说的我什么都敢啊。如果我不主动,我不敢,我不试,又怎么会知道,其实你对我,根本不是那么无动于衷呢?所以,白慕川,你得承认,我的想法是对的。”

    “”

    白慕川重重吸一口气,“这就是你要说的?”

    “不,我其实要说的是,我已经到医院楼下了,手上拎着一堆食物也是你的午餐。白警官,我知道你还没有吃中午饭的,请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同进午餐,也让我试一下,能不能说动孔新琼呢?”

    小女人!

    确实很主动。

    确实很疯狂。

    确实很让人生恨!

    一种被调戏了的恶劣心情,让白慕川双目蕴火,恨不得掐死她。

    “不能!”他几乎咬牙,俊脸上是一种狂躁得想要暴发泄愤,又偏偏对她无能为力的无可奈何,“把你的美食都拎回去,跟你的对象,好好分享!”

    低声吼完,他的头隐隐作痛。

    一只手撑在窗户上,他慢慢垂下手,低下头。

    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清亮的声音从楼道的方向传来。

    “我没有对象啊!”

    白慕川受惊一般,猛地转头,看着那个突然出现面前的女人。

    “你”

    “我怎么了?很真诚,很不做作,对不对?”向晚哈哈一声,又似笑非笑地说:“为了跟你保持通话,我怕电梯里没信号,拎着这么重的东西爬楼我容易么”

    “”

    白慕川狠狠盯着她。

    一直盯着她,双眼里像有一团火。

    向晚抿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冷呵一声,白慕川看着她额头上的汗水,突然抬指敲一下额头,低声怒吼。

    “你他妈是不是傻了?”

    “有时间骂人,就不能来帮我接一下吗?很重的好不好?”向晚今天心情似乎很好,漂亮的双瞳里射出暖暖的光,挑衅地看着他,语气却有一种缠绵的暧昧,“看我累成狗,你就不心疼吗?”

    “你不累成狗,我也把你打成狗!”

    白慕川突然生气地迈开长腿,冲向了楼道口,一把夺过向晚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然后拖着她的手腕,往自己胸口狠狠一拽。

    “喂!”

    向晚对他突如其来的情况变化,来不及反应,身体只能由着那股强大的力道撞向他坚硬的胸口。

    贴近。

    恶狠狠贴近。

    一种他特有的男人气息冲入鼻端,包围了向晚的嗅觉,夹杂着一股浓烈的入侵感,像是多情,像是强势,又像是凶猛,几乎刹时渗入她四肢百骸的活动细胞,令她差点领地失守

    为什么差一点?..

    因为在这暧昧横溢,情感的火花就要点燃的关键时候,白慕川有力的双手,突然从她的腰上移到了肩膀,并紧紧扼住她,生生将彼此贴近的身体拉开。

    搞什么?

    向晚迷惑地抬头,盯着他棱角冷硬明显发着怒的俊脸。

    “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你说呢?”白慕川双眸危险地眯起,“向晚,你学坏了。”

    “有么?”她眨眼。

    “有!”

    她不仅学会了撩他,还死不认账,装无辜。

    两个人,四目相对。

    不知谁的心,在微微凌乱。

    是刹那,又是永恒。

    不知过了多久,白慕川眼里的冷冽一点点褪去,哼笑一声,又恢复成了那个气场强大而傲娇的白警官。

    “算了,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我不跟你计较。进去吧,正事要紧!”

    “”

    扳回一局。

    算他狠!向晚微微眯眼。

    “呵呵!”

    病房里,有了向晚的加入,变得热闹起来。

    孔新琼在面对两个男人的时候,会提高戒备心,但面对认识的邻居向晚,在这个劫后重生的时刻,竟有那么几分难言的触动。

    “你要吃点东西吗?”向晚问了与白慕川一样的话。

    她把食物摆在病房里。

    于是,整个房间都溢满了冒菜的香味儿。

    冒菜是锦城人常吃的一种美食,香味霸道,很容易勾人的食欲。

    不过对她的言行举止,唐元初又一次惊住了。

    莫说辛辣的冒菜了,就算是清粥稀饭,孔新琼都未必能吃啊?为什么向晚跟白队一样,莫名其妙问孔新琼要不要吃?

    孔新琼不回答,唐元初却忍不住了。

    “向老师还是我来吃吧,我中午饭正好没吃呢”

    他也不客气,说完,直接就拿筷子。

    可手刚抓住一双筷子,就接收到白慕川嫌弃的视线。

    然后,他乖乖地把筷子递给白慕川。

    “白队,你的。”

    白慕川嗯一声,似乎满意了。

    “你也吃。”

    他慢条斯理地拿着筷子,优雅地夹一根菜,细嚼慢咽。

    也许是他的动作太帅,唐元初看得唾沫都分泌了出来,拿起另一双筷子就开动。

    “看起来味道不错呢。向老师,你也一起来啊!”

    “好的。”向晚微微一笑,看白慕川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知道自己肚子里那点小聪明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明白她的目的,所以在配合她倾情演出,把一个冒菜硬生生吃出了山珍海味的国宴仪式感,美态十足。

    “果然好吃。这家厕所冒菜被人传得神乎其神,我早就想去吃了,就是嫌弃他家每天都排老长的队。实在没有勇气去等”

    她说的是实话,不是瞎编的。

    白慕川与唐元初知道,孔新琼显然也知道。

    她抬了抬眉,没有睁眼。

    “好吃!真好吃!也不知道这冒菜怎么做的,就是与那些娇艳贱货不一样的味道呢?”向晚辣得嘶嘶作响,一边吐舌头,一边开玩笑。

    眼角余光,也不时瞄孔新琼。

    白慕川看在眼里,淡淡瞄她,“小心把舌头吞进去!”

    “不会的。我舌头稳得很”说到这里,向晚突然转头,对着病床上的孔新琼,像聊天般轻叹,“孔姐,我说你干嘛这么想不开呢?那么多美食还没有吃过,那么多口红还没有擦过,那么多美景还没有去看过”

    白慕川:

    唐元初:

    就连孔新琼也微微皱了眉。

    三个人都看着她,把向晚看得莫名其妙。

    她当然不会知道白慕川刚才也说了与她类似的话,略略思忖一下,叹息一声,就像与孔新琼是要好的朋友一般,闲闲地聊起天来。

    “好好的人生,被你自己搞成这样,你真的甘心吗?”

    “”

    “我猜你一定不甘心吧?”

    “”

    “就算想一死了之,你也得死得明明白白不是?何必为自己留下遗憾呢?”

    “”

    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几乎都与白慕川一个谱子印出来的。

    这个时候,唐元初才发现,她跟白慕川有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默契。

    一字一句,向晚说得慢而缓。

    不逼,不急,不为难。

    即便孔新琼不答,她也不在意。

    吃着冒菜,吹着冷风,她辣出了汗,声音却越来越低沉

    “其实谁活着,不都有向命运低头的时候吗?”

    “”

    “我猜,你杀人的时候,一定也是身不由己吧?孔姐,我真的挺心疼你的。”

    听到这里,病房里突然一静。

    白慕川双眼如有冰刃,看着她抿紧了唇,就连沉默的孔新琼也双眼发直地望向她,冷不丁冒出一句。

    “没有人愿意杀人。”

    她沙哑的一句话,仿佛饱含着无尽的痛苦

    向晚眼皮颤了一下,随意地问:“吴宏亮,是怎么死的?”

    孔新琼一怔。

    突然切入话题,让她有点始料不及。

    而这攻其不备的一招,是向晚跟白慕川学的。

    孔新琼沉吟一下,慢慢启开唇,三个字说得像在念魔咒。

    “他该死”

    她跟吴宏亮多年夫妻,有一个共同的亲生儿子,最初两个人是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并没有人知道。但活生生地杀死枕边人,不是一般的勇气,要承受的压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些年,她一年不好受。

    藏着一个秘密,守着一具尸体,住在一个房子

    向晚这时已经明白,为什么每次看到孔新琼,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苍白冷脸了。

    在这个被向晚刻意营造出来的生活氛围里,她显得很轻松,哪怕听着最残忍的事,她也没有让自己露出异样来。

    轻松地拿纸擦了擦嘴巴,她又问:“你为什么要杀他啊?”

    不是审讯的审讯,更容易让女人敞开心扉。

    孔新琼垂下眼皮,“他要杀我。”

    白慕川:“说具体点!”

    “”

    他一说话,孔新琼就不说话了。

    对别人来说,他还是太凶了!

    向晚看他一眼,对孔新琼微微一笑,“不急,你慢慢说,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刚刚苏醒的孔新琼也一样。

    她说话很费力气,思维也没有正常人那么活络,但对于情绪上的感知没有问题。

    “吴宏亮,他没有,并没有卷款潜逃”

    她说得累,别人听着也累。

    几个人交换一个眼神,不插话。

    孔新琼像在思考,又像迟疑,说得很慢。

    “他杀了谭子阳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脾气暴躁,易怒,经常对我动手”

    在出事之前,孔新琼是他们家里的当家人,吴宏亮大事小事都听老婆的,脸上长年挂着老好人的微笑,对谁都温声细语,客气周到,尽管这样,孔新琼还经常当着别人的面对他大呼小叫。因此,吴宏亮甚至被工友在私底下嘲笑成“妻管严”,就这样的人,谁能猜到他会杀人?

    风水轮流转。

    孔新琼出轨,吴宏亮杀人。

    这两件事促使他们的夫妻关系发生了一次质的改变,角色发生了逆转。

    被发现出轨的孔新琼内心对他有亏欠,有罪恶感,变得小心翼翼。

    杀过人的吴宏亮心底的兽性被彻底勾起,再也没有顾及,变得肆无忌惮。

    那种随时会被警察发现,逮捕,并丢失性命的巨大压力,被吴宏亮淋漓尽致地发泄到了老婆孔新琼的身上。

    他认为他的失手杀人,是孔新琼害的,本就对她恨之入骨。更何况,那些日子,对外宣称卷款潜逃的他,其实一直躲在家里,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长期无法融入正常社会,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他,俨然变成了一头邪恶的困兽。

    “他打我,天天打,往死里打还不许我出声,不许我叫要不然,他就要跟我和儿子同归于尽”

    一个虚弱的女人,说到悲惨的往事,格外让人同情。

    向晚的脑子里,全是她被吴宏亮欺负的画面。

    而白慕川听到这里,却突然沉下声音,问到了案件细节。

    “那个墙,是他自己凿的吧?”

    “是!”孔新琼嘴皮在颤,“他为了藏尸偷偷凿出来的。”

    只不过,吴宏亮肯定不知道,自己也会被埋葬里面吧?

    白慕川蹙一下眉,“为什么不把谭子阳的尸体,全部封在帝宫?”

    “我我不知道。”孔新琼摇头,“也许是没机会吧,那边工地上人也多。他是很怕被人发现的。那个时候,他天天去工地都紧张得要死,然后回来就冲我发脾气”

    “可并没有被人发现啊。”向晚皱眉,“为什么会选择在自己家里藏尸?”

    孔新琼垂下头。

    久久,她弱弱说。

    “是在家里分的尸,没别地方选择,反正房子也不是我们自己的”

    “他怎么杀的谭子阳?”白慕川又问。

    这个时候,孔新琼已经完全被带了节奏。

    她思考般说:“是我约的谭子阳到家我并不知道他要杀谭子阳。他只说约谭子阳来吃饭,喝酒,感谢他介绍帝宫这个大工程给我们我跟谭子阳是哈市的老乡他怀疑我们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

    孔新琼说得凌乱。

    但大概的事情是清楚的。

    白慕川看了向晚一眼,等她把嘴里那一口冒菜咽下去,才慢吞吞地问。

    “你把吴宏亮封入墙里的时候,他还活着,你知道吗?”

    “”

    旧景旧味入脑,向晚的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儿。

    她抿紧嘴巴,剜向白慕川,然后就听到孔新琼啜泣般低吟。

    “我知道也不开始也不知道”

    ------题外话------

    哇欧,今天二锦很给力对不对?两更000多字呢呢呢呢呢

    这样,是不是可以要求小仙女的初吻和初那个爱了?来吧,包养我,不用跟我客气!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仙府之缘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