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就谈个恋爱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这是向晚第二次到帝宫。

    不论是心情还是感受,都与第一次完全不一样。

    喷泉女神的雕塑还静静地立在门口,在宁静的夜里,带着一种孤傲的嘲讽。

    向晚从她身边走过,心情格外沉重。

    孙尚丽。

    为什么而跳?

    保险?复仇?还是被逼无奈?

    到今天为止,帝宫还没有重新开业,但为了给黄何“洗尘”,在白慕年的吩咐下,里里外外都洒扫了一遍,除了五楼没有开放以外,其他地方灯光大亮,与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尤其,还有一个贴心服务。

    帝宫九层的门口,服务生将熬好的柚子叶水,用漂亮的盆钵装了,整整齐齐地端站成两排,完全是迎接贵宾的待遇。

    每一个人走过去,宫装服务生就会捧着盆子让人洗手。

    “柚子水,去晦气!”

    “我们帝宫里外都用柚子水熏过了!”

    黄何道了谢,把手伸入盆里,心里沉重地洗了洗,手刚要拿起来,方圆圆又给他塞了回去。

    “再洗洗,再洗洗,去除霉运,大吉大利!”

    黄何无奈地笑,“回来前刚洗过澡的,我又不脏。”

    “我知道你不脏。”方圆圆撩他一眼,眉间眼里全是压不住的笑,“我都闻到了,洗发水和香皂的味道,没汗臭”

    “嘿嘿。”

    “傻子,笑个屁,快洗!”

    两个人声音低低的,像在讲悄悄的小情话。

    黄何轻笑一声,在盆子里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

    服务小姐眼尖,看见了这个小动作,偷偷抿着嘴笑。

    方圆圆不好意思,拍他,“死相!”

    骂完,她怔一下,又拿柚子水拍打自己的嘴巴,“呸呸呸,胡说八道,洗一洗,不灵不灵!”

    “”

    在帝宫这个地方,提到死,很敏感。

    向晚本就觉得白慕川选择在这里招待朋友,很有挑战性。

    只要想到墙体里有人体组织,似乎那山珍海味都全变了味道。

    不过,帝宫早晚得重新开业的,他这也算为他堂兄打前阵了吧?

    “怎么不动筷子?”白慕川坐在向晚的身边,看她神思游走,刚刚跟黄何说话时还挂着笑的脸,转过来立马沉了几个色度。

    “不太饿。”向晚勾唇一笑。

    “叫你出来吃饭,你似乎不太高兴?”

    对他阴晴不定的态度,向晚有点莫名其妙,“不高兴的人是你吧?”

    白慕川不否认,一句废话没有,哼笑一声,直接怼他。

    “我又不像你刚搬新家,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这话听得向晚忍不住翻白眼儿。

    “那请问白警官,我搬新家,你到底哪里不高兴呢?”

    白慕川淡淡沉眉,给她一个“自行领悟”的眼神,不说话。

    “嘿!”向晚斜睨他半天,突然笑了出来,“你说你这人也真是奇怪,我住那里是我的事儿,你至于这么生气?”

    “谁告诉你我在生气?”白慕川挑挑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明白了。”向晚轻笑着凑过头去,笑盈盈地道:“该不会程队是你的心上人吧?所以,我搬过去住在他隔壁,让你嫉妒得面目全非,对我恨之入骨?”

    白慕川唇角怪异地一抽。

    “嘿!难道我说中了?”向晚咬了咬下唇,玩笑道:“要不这样好了。反正我那房子也是三室的,刚好空下来一间,4000块,把那间转租给你好了!”

    白慕川沉下脸瞅她。

    突然冷哼一声,“出息!”

    “”神经!

    他不说话了。

    向晚一个人说得没趣,转过头也不理他。

    莫名的,他们僵硬着身体不看彼此的姿态,莫名有些喜感。

    今天来为黄何接风的人,还是那几个刑侦队的熟人,但有了前车之鉴,除了白慕川之外,谁也没有喝酒,一律以饮料和茶水代替。

    这生活作风突然变得健康起来,大家唏嘘之余,都不免有些感慨,哪怕珍馐美味在前,也吃得不是那么个滋味儿。

    “案子,不是结了吗?大家咋还闷闷不乐了呢?”

    黄何看今晚的话题怎么都带不起来气氛,主动开起了自己的玩笑。

    “该不会是我从里头带出来了敌对势力的味道,你们都吃不下去吧?”

    “闭嘴吧你。”白慕川淡淡说着,拿起酒杯凑一下他面前的饮料,“出来了,就不再想里头的事儿了。从头再来!”

    他今儿脸色不大好,大家都察觉到了。

    于是,在那若有若无的杀气里,众人应和着他,却始终有点拘束。

    “老大,我来敬你一杯!”黄何去拿酒瓶,“多亏你罩着兄弟,要不这次真就栽了!”

    方圆圆一怔,条件反射就想去按住他的手。

    可手伸到半空,顿一下,又缓缓收了回来。

    在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她对黄何喝酒有一点恐惧后遗症,但黄何还没有恢复工作,现在喝酒也没有人会管

    工作!方圆圆下意识看向黄何的脸。

    这个问题,大家都闭口不提,连白慕川都没有说过他到底能不能再恢复工作。

    因此,方圆圆心里头为黄何揪着。

    黄何干了很多年刑警了,习惯也喜欢这个工作,他以前曾经告诉过方圆圆,希望自己可以从刑警的岗位上退休。所以,方圆圆怕他失去工作,受不了打击,又跟她玩消失

    两个男人喝了起来。

    其他人想一起喝,被白慕川阻止了。

    不过,这样一来,气氛慢慢有了好转。

    男人们聊着天,向晚却一直沉默。

    方圆圆看了半天,突然侧过头问她。

    “你和白警官吵架了?”

    “”

    向晚哼声,“不至于!”

    他俩这样的关系,哪有吵架的可能?

    顶多是你不高兴我,我不高兴你而已。

    唯一让她郁闷的是,他究竟凭什么不高兴她。

    “那是为什么?”方圆圆皱一下眉头,扯着她的胳膊,“是为了网站让你整改的事儿?”

    这件事,向晚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白慕川。

    毕竟网文圈里的事情,旁人也不懂。即便说了,也不一定能理解。

    但方圆圆这一问,坐她旁边的白慕川就听见了。

    他锐利的视线唰地看过来,“修什么文?”

    方圆圆呃一声,正要解释,却被向晚接了过去。

    “你不说是我的铁杆粉丝吗?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对得起我么你?”

    这语气有点欠揍!

    白慕川挑挑眉,冷剜她一眼,却难得地没有怒怼她,而是皱着眉头放下筷子,拿出手机来,认真去做她的“小粉丝”,打开了谋杀男神

    书评区的热闹已经退了不少。

    不过,稍稍翻阅一下就能还原事件始末。

    “操!”白慕川突然低骂。

    这冷不丁地暴怒,让饭桌上的人都愣住了。

    众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他的脸上,脸上写满了问号。

    “老大?”

    白慕川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很懂得控制情绪的人,尤其像今天这种场合,他更不会随便骂人。

    是谁让他黑了脸?

    白慕川不说话,众人面面相觑。

    方圆圆了然的目光在他和向晚间来回流转,戏谑轻笑。

    “白警官关心你呢”

    向晚有点尴尬,“没事的。在网文圈,这个事儿很正常”

    “正常?你哄我是小白啊?”

    “你本来就是小白啊。”

    白慕川脸上冷气未退,气哼哼睨她一声,冷声嗤道:“我说向老师,你在我面前这么横这么跩,怎么落到别人手上,就这么怂这么包子呢?”

    她哪里横,又哪里包子了?

    向晚深深啜一口气,“不跟你说。你压根儿就不懂”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就像向晚不懂他的行业一样,她深知白慕川也不能懂得她的圈子有多复杂。所以,她不愿意浪费口舌对外行解释

    然而,不等她的话说完,白慕川突然黑着脸站了起来。

    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他离开了房间。

    向晚:

    气什么呢?这么凶。

    她又没有说他什么啊?

    他一走,一桌人的目光,又都挪向了她。

    向晚被众人瞅得一脸囧。

    无辜地摊了摊手,她尬笑。

    “你们吃着,我去看看!”

    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向晚发现了白慕川。

    他背着对她,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有了上一次偷听被他发现的尴尬经历,向晚这次没有走近,只远远看着他的背影。

    氤氲的夜灯中,男人挺拔的背,颀长的身材,懒洋洋的动作,还有那修长的手指上一闪一闪的烟火,莫名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不在办案状态的白慕川,不那么沉稳,不那么严肃,却别有一种魅力。

    “行了!别跟我扯这个。我不爱听理由!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他不知在跟谁讲话,突然生气地拔高了声音,说完也不等对方解释,直接挂掉了电话,抬起手,狠狠吸了一口烟,露出一种莫名郁燥的情绪

    “咳!”

    向晚慢慢过去。

    “白慕川,你真的生气了?”

    白慕川回头,半眯起眼看她,轻谩无情的表情里有那么几分不确定的疑惑。

    “你情商真是欠费!”

    向晚:“”

    “你特地来找我的?嗯?”

    他突然又问,微扬的唇上带一丝笑。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向晚想笑,可带笑的眼角刚刚弯起,就被他冷飕飕的目光给瘆了回去。

    咳!她马上表示,“为了抢救我濒临死亡的情商,我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对,白慕川,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听她说到这里,白慕川的脸上表情已经好看了很多,而向晚却回头指了指包间的门,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大家怕你一时想不开,让我来看看。毕竟五楼已经飞了一个孙尚丽,要九楼再飞一个白慕川,那他们今年都没法休假了!”

    “向、晚!”

    白慕川一声怒叱,充分发挥大长腿的优势,黑着脸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你这女人,怎么就不识好歹呢?”

    “”

    向晚抿唇。

    隔一秒,她幽幽地:“我情商欠费啊!”

    白慕川:“”

    两个人对视,有微光在彼此眼中游走。

    他高她很多,她不得不仰着头。

    走廊的光线似乎比刚才更朦胧了几分,在他俊朗的脸上添上一抹淡淡的光晕,把他冷硬深邃的五官衬得格外好看,给了向晚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一眼,很短。这一眼,又似乎很长。

    向晚的心里渐渐生出一种此刻已然亘古的错觉,就好像他原本该站在这里等她,就该用这样的目光凝视她,无悲,无喜,只有无尽的情浓

    “白慕川。”

    “向晚。”

    两个人异口同声。

    “嗯,你说。”

    “你说吧。”

    又一次异口同声。

    然后,再同时闭上嘴。

    “唉!”向晚怔一下,突然笑了,“我刚才在背后看了你很久。”

    “嗯?有什么发现?”

    “你的背影很有几分**的味道呢!”

    “”

    白慕川黑漆漆的眸几乎沾在她脸上。

    久久,他突然哼笑。

    “认真的?”

    “我毕竟是个善良的人。”

    “嗯?”他缓缓撩起眼皮,“你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

    “那你想说的是哪个?”

    “我想说”白慕川抬手,突然扼住她的下巴,往上微微一抬。

    长长的走廊上,有一股幽冷的风不知从哪个角落拂来,让这个仿古宫廷风的精装角落,突然变得温暖而暧昧。

    他高高在上,低头凝视,仿若古时帝王在审视自己的嫔妃,从低沉的男音到迷离的表情,以及挽起的嘴角弧度,无不给人一种诱惑的味道。

    “我在想,今晚要不要翻你的牌子。”

    向晚睫毛一颤,整个人呆住了。

    这么直接。是玩笑?是恶意?

    他的表情认真得让她无法直视。

    “不喜欢我?”

    “”

    今天晚上的白慕川,眸色太深。

    突然抛出的问题,让向晚无法回答。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突然用力,将她的下巴抬得更高一点,噙笑的脸慢慢低下,温热的气息几乎要喷到她的脸上,“可以吗?”

    ------题外话------

    今天状态不是很好,rr

    明天见,我的宝宝们。比心!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仙府之缘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