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匆匆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向晚调头就走。

    速度很快就赶上了那两位警官。

    她突然冲过来,把他们吓了一跳。

    “向老师”

    “借过一下!”看他们愣在面前挡了道,向晚微笑着向他们点头,然后从他们慢慢侧开的路中间大步穿过,往白慕川的办公室走去。

    她一天没有看到白慕川了。

    早上报道,中午在食堂午餐,他都不见踪影。

    向晚知道他工作忙,没刻意去问,不好意思也不方便去问他的行踪。

    但此时此刻,她很想问一问他

    问他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问他,是不是为了她留下的?

    也问他,林林总总的恩情加在一起实在太厚重了,她可不可以对他以身相许?

    向晚猜他会在办公室,结果走近一看,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哪里有人?

    刑侦队不值班的人,在准备下班,三三两两,说说笑笑。

    向晚一个人颓然站在办公室门外的过道上,形单影只的落寞身影,落入了程正的眼里。

    他刚与梅心从楼上下来,见状,停下脚步,“你先走!”

    淡淡三个字,是对梅心说的,却不看她。

    梅心眯起眼,睨一眼他的侧脸,眉心蹙了蹙,云淡风轻地嗯一声,默默地走了。

    程正没有察觉她的离开。

    在原地站了约十来秒,他走向那个低头走路的女人。

    “他今天都不在队上。”站在她的面前,程正缓缓说。

    向晚最先看见的是他修长的双腿,然后才慢慢抬起头,直视他的眼,“谁?”

    “白慕川。”

    “你怎么知道我找他?”

    “你说呢?”

    每一次,程正都是这种笃定的样子。

    脸色淡淡,语气淡淡,眼睛分明盯着向晚,却让她察觉不到被专注凝视的感觉

    “全世界都知道。”他说:“我不傻。”

    “呃”向晚脚尖在地砖上磨蹭一下,“是的,我刚想到点事儿,想问问他。可白队不在,只有明天了。”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又说:“程队,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嗯,一起。”程正说罢转头。

    向晚一愣,僵在原地,有点尴尬,“不用”

    “顺路。”

    “”

    他是二房东,顺路顺得理所当然。

    可向晚真的不想开这个头。

    第一天上班顺了路,以后会不会每天都顺路?

    又或者,将来还会顺便串个门,借个酱油?

    她站在原地不动,程正却有点不耐烦,突然转头过来,用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表情,盯视着她,“有些事,我认为有必要告诉你。路上说吧。”

    私事转为正事口吻,很难拒绝。

    向晚愣了愣,终是慢慢跟上他的脚步。

    下班时间,锦城一如既往的拥堵。

    阴沉沉的天空,没有阳光,闷热得令人窒息。

    汽车落入车流里,行驶了老长一段路,向晚没有从程正嘴里听到所谓的“正事”,叹一口气,转头看着他,“程队,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程正眯眼,正视前方,考虑一下问:“你了解白慕川吗?”

    嗯?向晚皱眉,“什么意思?”

    “如果不了解,为什么要让自己越陷越深?”

    “”向晚无言以对。

    沉吟片刻,她不悦地轻哼。

    “程队,我个人的私事,没必要跟你交流吧?”

    程正不看她,从来没有笑容的脸,也没有别的情绪。..

    “你知道今天他为什么不在队上吗?”

    冷不丁的问题,让向晚莫名其妙,嗤一声笑。

    “他是领导,爱上哪儿上哪儿,我哪里管得了?”

    程正慢慢转头,“向晚,你了解他太少。不,你对他根本是一无所知。有时候,我不知道该佩服你的痴心一片,还是该耻笑你的无脑幼稚”

    “”

    谁都不爱听批评,哪怕向晚是个好脾气的人,也拉下了脸。

    “程队,我在前面路口下车,谢谢。”

    对她的突然的冷脸,程正不以为意,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说话节奏,“你是不是跟队上那些人一样,以为他留在锦城是因为你,被感动得不知所以了?”

    向晚深吸一口气,才忍住让自己没骂人。

    三观不合的人,无法沟通,更不用解释。

    她五官敛起,保持沉默。

    程正看了看她,却突然说:“他女朋友来锦城了,要呆好几个月。他今天,是去探她班了!”

    女朋友?探班?

    向晚像被雷劈了脑袋,好久没有动弹。

    前方红灯。

    程正把车停下,转过头来,迟疑着说:“他的女朋友就是出演白名单女主角的演员谢绾绾。”

    向晚没动。

    程正看了她很久,直到绿灯亮起,才重新踩下油门。

    “看来你并不关注娱乐新闻啊?白名单剧组正在锦城拍摄的,不过他们的关系,外界所知不多。女明星嘛,谈个恋爱总得遮掩一下的”

    “我关注的”向晚突然觉得有点心绞痛,心窝处一抽一抽的,很难过,却说不出来,那种感觉比她的预想更为猛烈,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嘶哑得都不正常了,“不过,我只注小鲜肉,对女演员没兴趣,这叫异性相吸。”

    她很佩服自己,可以平静而完整地说这么多话。

    程正却对她的反应不太乐观。

    侧过眸子,他扫她一眼,“他们认识很多年了,有很深的渊源”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突然又转了话题,“上次白慕川回京前,她来过锦城的,你可能不知道”

    上次?

    向晚努力地回忆。

    是她给白慕川打电话时,电话里那声柔柔的女声。

    还是她一个人在火锅店巧遇他们一群人时,站在他身边那个长发妹子?

    向晚努力地回想当时看见的女生长什么样子,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即便是那位当红炸子鸡谢绾绾,她了解得其实也不多

    脸,是很好看的,但辨识度不高,与网络上很多网红脸,像一个妈生出来的,向晚有点脸盲,对同一个模子的长相经常傻傻分不清。所以,对谢绾绾的剧,她的关注度也不高。

    最为关注她的一次,大概也是因为白名单。

    因为谢绾绾饰演了白名单的女一号。

    做为沐二少的铁杆粉丝,其实向晚对谢绾绾出演白名单女一号并不特别满意。

    当红小花,流量担当,话题人物,微博大v,粉丝千万谢绾绾这样的一线女明星,确实是影视方的首选,她的伽位也配得上白名单这个超级ip,但向晚始终觉得谢绾绾与她脑子里的白名单女主角无法重合。

    有人说,谢绾绾能争取到这个角色,是名字取胜。

    而谢绾绾的粉丝最近却在热炒,得意地表示沐二少笔下白名单的女主角,本身就是以谢绾绾为原型的

    实在不巧,白名单女主角,也叫绾绾。

    没有姓,就绾绾两个字。

    当初追书的时候,无数读者曾留言问沐二少,为什么绾绾没有姓

    沐二少没有解释。

    当然,他从来不回复任何留言,写得极其任性。

    “唉”

    好久,向晚才发现自己的手心攥出了汗来。

    心窝那一股子抽扯的隐痛渐渐淡去,她仿佛刚刚从某种情绪里清醒过来,然后,给了程正一个不太好看的微笑。

    “我没兴趣知道这些,你不用告诉我。”

    程正抿了抿嘴,语气不像刚才那么淡定,内容依旧是那种老生常谈的生活教育大洗脑。

    “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我也相信你是一个活得清楚明白的人。其实,人生很短暂,一个晃眼几十年就过去了。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何必分散太多精力在感情上呢?向晚,不要让自己为感情受伤,不值得。”

    “”

    她吸气,微笑。

    “程队,想多了。”

    程正皱一眉头,“你也不是小姑娘了,很多道理肯定能明白。爱情是什么?苯乙胺作用下的产物。人类误解了一些天生的生理密码,给了自己太多的误解很多人以为,爱情是生活的必需品,尤其是女人。其实,并非如此,人类没有爱情,不会死。”

    这算是安慰她了?

    好特别的安慰方式。

    然而,这不是向晚需要的。

    她其实不太需要安慰,白慕川跟她之间从来没有越过雷池,更多的时候只像是一种成年人之间的那种玩笑。也许心动,不必认真。

    而且,她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不论有没有白慕川,她都不会赞同程正这种对待感情近乎冷血的观点。

    不过,一个人有一个活法。

    她不赞同他,也不会试图改变他。

    “你开心就好。也许,不分泌苯乙胺也是一种幸福吧。”

    程正看一眼她微笑的脸上掩不住的落寞,没有说话。

    直到又一个红灯,停下车。

    他的手反复摩挲着方向盘,思忖着,诚恳地说:“向晚,我不想骗你。可能我确实无法感受你们所谓的那种爱情但我对你是认真的。”

    “”

    又来了。

    向晚无法表态。

    她只能笑,就像不曾难过那样笑。

    程正看她一眼,“跟我在一起,我会给你充分的自由,尊重你的喜好和生活习惯。你完全可以做你喜欢的任何事情,我不会干涉,除非我认为特别不妥当的地方,才会提醒你。当然,接不接受在你,我们始终可以是一种比朋友更好的关系”

    比朋友更好的关系?呵呵。

    比柏拉图还要柏拉图啊!

    不知道为什么,向晚此刻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种关系。

    “谢谢你,程队!”在这个时候,她的脑子异样冷静,并没有因为失去了一个怀抱的温暖,就马上投入另一个可以避风的怀抱,而是真诚地告诉他。

    “我知道你这个人其实挺好的,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说,论条件我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是烧高香了。可我说实话,真的没来电嗯,就是你说的苯乙胺,没有作用。”

    干脆、彻底。

    但她认为这样不是伤害,而是认真对彼此的感情负责。

    “程队,其实我很希望你在将来,嗯,可以找到一个让你怦然心动的女孩儿,看到她的一瞬间,你的苯乙胺就汹涌而来到时候,你一定会感谢我今天的拒绝之恩。”

    向晚认真地说完,程正却许久没有反应。

    开着车的他,表情淡然而冷静。这一点让向晚很欣慰,至少他并不玻璃心,没有苯乙胺的人,对她又一次的拒绝接受得相当坦然。

    “其实你还是放不下白慕川吧?”

    程正的反射弧似乎有些慢,过了足有一条街,向晚才听到他的声音。

    “不。”向晚轻笑,“两回事。真的,我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

    程正点点头,“还是那句话,我尊重你的想法。”

    向晚抿嘴一笑,“谢谢!”

    程正突地转头,凝视她,“不过你要记清楚,这是你第三次拒绝我的认真请求。”

    “”

    向晚哑巴了。

    第三次和第一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了解自己的性格,不来电就是不来电

    回到小区,程正在驶向地下停车场的路口把向晚放下。

    向晚冲他挥手,他却没有动,凝视她说:“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会同意。”

    他平静地说着,一直都是那样不疾不徐的样子,始终遵循着自己的节奏,就像一颗实心的石头,不论风吹雨打,永远不会被打破内心的安宁

    “你说。”向晚扯了扯衣服,觉得被他打量,身上有点热。

    “我们”程正徐徐开口,“可以做朋友吗?”

    “”

    向晚再次无言以对。

    男人的目光有点炙热,在那一个瞬间,向晚的心尖像被什么东西轻轻一拨。

    是他的视线。带了类似感情的情绪渗出来,让她始料不及,有点惊,条件反射想要回避。

    “我可以加一个期限。”程正看她不说话,又道:“等你有了男朋友,就中止我们的友谊。这样,也不会影响你。”

    向晚微微一怔,“我们本来就算朋友吧?”

    “好。”程正像是松了一口气,“那明天早上,跟我一起上班。不准拒绝!”

    向晚:“”

    汽车呼啸着驶向地下停车场。

    向晚停顿一下,返身上楼。

    电梯徐徐往上,她脑子嗡嗡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叮!

    电梯停下。

    她刚迈出电梯,还没等转那个弯道,就听到家门口有人在低低的娇笑。

    “讨厌!你这手,再不规矩我给你宰了啊。”

    “嘿嘿!快开门吧。”

    “等一下,我找钥匙呢唉呀,你这样我要怎么拿出钥匙嘛嗯咯咯咯你不要弄我啦讨厌!”

    向晚在电梯口停了下来。

    说话的人是方圆圆和黄何,从对话里听,似乎有点少儿不宜,她现在过去打扰人家,合适么?

    可她不过去,又去哪里?

    砰!房门打开了。

    然后,她听到黄何说:“我就不进去了,今天晚上还有事”

    方圆圆不太高兴地嘀咕,“你不是还没有恢复工作吗?有什么事啊!”

    黄何:“我没恢复工作,也得工作啊。”

    方圆圆:“噫,你找到工作了?是什么工作?”

    黄何迟疑了一下,回答的声音有点弱。

    “夜场保安。圆圆,你会嫌弃吗?”

    “”

    好一会,没有听到方圆圆回答。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向晚也能感觉到二人之间那种浓浓的窘迫。

    她了解方圆圆,知道她是一个爱了就义无反顾的妹子,不会嫌弃黄何的职业可黄何做刑警的时候尚且得不到家里人的同意,现在去做了保安,让小姨知道,怎么能接受?

    “没事。”

    方圆圆终于出声,带着笑。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的。”

    她是真心的,可停顿这么久的回答,已经让黄何有点尴尬了。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我没有失望。我只是在想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吗?”

    “刑拘的档案是永久都在的。我那事儿,虽不算得什么前科,可好多工作岗位,人家都会介意。你知道,这个社会就这样不过你放心,我干保安只是暂时过渡一下。只要人活着,总会有办法的。”

    “嗯,我相信你。”方圆圆抱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上,深呼吸好几下,才忍着让泪水没有掉下来,语气轻松地笑:“反正我要跟你在一块儿,哪怕你去要饭,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傻瓜!”黄何抱紧她,“我发誓,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我相信你。”

    “”

    爱到浓时,山盟海誓。

    黄何走过来的时候,向晚还在电梯口。

    四目相对,黄何尴尬地搔了搔头,向晚更尬。

    “不好意思,我我刚上来。”

    “我听见了。”到底是做过刑警的人,耳聪目明,黄何其实是知道她上来的,只有方圆圆对电梯的声响没有半点反应。

    “向老师,圆圆她有时候会犯糊涂,你多帮助她。”

    这话什么意思?

    向晚警觉地看他,“你不会又想溜吧?”

    “没有没有。”黄何赶紧摆手,叹口气道:“我只是从今天开始工作了,会有些走不开,怕万一顾不上她,所以想把她拜托给你。她这个人跟你不太一样,不像你那么通透睿智,遇事钻牛尖,冲动急躁,容易大喜大怒。呵呵,还是个小丫头。”

    把女朋友当孩子的男人

    向晚心里一暖,突然想笑,“我会的,她是我表妹。”

    说到这里,她停一下,敛住眸子望住黄何,“不过,你那事儿真那么严重?就不能回警队了吗?”

    其实她有些疑惑。

    白慕川能把她弄去做编外顾问,就不能把黄何弄回去?

    这不科学啊!

    黄何与她对视一秒,慢慢转头,抿住嘴巴,像是思考了几秒才说:“怕是不能了。”

    “可白慕川不是说”

    “这个事情比较复杂。”黄何轻咳一下,又看一下时间,微笑说:“我不跟你聊了,再聊下去,该迟到了。向老师,回见。”

    “回见。”

    黄何走了,脚步匆匆。

    向晚开门进去,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发呆的方圆圆。

    她没有意外,走过去为方圆圆倒了一杯水。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表姐!”方圆圆突然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小姨肯定不会同意我跟黄何在一块儿的。本来他要是能回警队,我还可以跟家里耗着,天长日久慢慢磨,可现在他去做保安了,我这回家根本不敢开口。”

    “”

    怎么办?

    怎么办?

    向晚这会儿手脚麻木,浑身的神经和思维都没有复原。一个自己都没有得到治愈的人,又能为别人想什么办法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方圆圆如是,黄何如是。

    她自己也如是。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仙府之缘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