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娃娃掉了(一更)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旷野里,幽幽的风。

    脚踩在土地上,带出来淤泥,却一步都不敢再迈

    一个黑洞。

    两个黑洞。

    三个,四个

    向晚的面前,是一片荒凉的黑暗空间,无边无际,她除了看着那一个个参差不齐的黑洞绵延远方,什么也做不了,无法阻止黑洞的开启,也不敢轻易踩错一步那黑洞深不见底,如同深渊,一步踩错,她就将粉身碎骨

    长长的梦境,绷紧了向晚的神经。

    醒来,她发现浑身都湿透了。

    呼!捋了捋头发,手指上黏黏的,全是汗。

    心悸的感觉还闷在胸口,好一会她才平静下来拿手机看时间。

    早上八点了!

    幸好噩梦惊醒了她。

    向晚看一眼厚重的遮光窗帘,打个呵欠爬起来,又倒下去,两分钟后,再滚个圈才落了地

    “你终于起来了?程队等你好久了呢。”方圆圆在客厅里,正跟程正说完,看到向晚从房间里出来,笑盈盈地冲她挤眼睛,“快吃早餐吧,程队准备的。嘿嘿,我沾光,已经吃好了,准备上班去啦!”

    说完,方圆圆飞快地钻入了自己的房间。

    向晚尴尬地站在原地,看着沙发上坐姿端正的程正。

    “不好意思程队,我起晚了。”

    “没事儿,来得及。”程正抬腕看一下时间,“快去吃吧,一会凉了。”

    向晚不太自在地嗯了声,客气地问他,“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就等你。”

    越发不好意思了啊,妈蛋!

    向晚滚去餐厅吃饭了,程正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方圆圆的杂志翻看,很安静。

    “表姐,我上班去了啊!”方圆圆拎了包出来,逃也似的溜了。

    一个屋檐下单独相处,向晚的尴尬症都犯了。

    吃早饭,她用了不到两分钟。

    然后换衣服,擦口红,装好电脑包,五分钟。

    整个过程,一共不到十分钟,完全是破纪录的速度。

    “好了,可以走了!”

    程正打量她一眼,大概被她的速度感动了,没说什么,站起来。

    他是个很安静的人,大多时候都会很沉默。一路上,向晚想着自己的事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上两句,到了地方,竟完全不记得跟他都聊了些什么内容。

    队上的人看她跟程正一起进门,看一眼,没太注意。

    “我上去了。”程正冲她客气地点点头,径直去了技术科。

    这样的态度,大概那些人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他们就住在隔壁,一起吃过早餐再一起来上班的吧?

    向晚突然有点想笑。

    也好,程正懂得避嫌,不用让她再悬着一颗心。

    但往后,彼此还是不能太过亲近了。不然关系越来越近,总将无法收场。

    毕竟,两个人是相亲对象的关系啊

    刑侦队没有大案子,这个顾问就是一个闲职,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找唐元初要了一批卷宗来看,将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案子当成故事,又可以学习,又可以打发时间。

    结果越看越入迷,越看越惊叹

    作者的脑洞算什么?

    人民群众的脑洞才是最大的!

    现实发生的案件远远比故事来得狗血和精彩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啊?

    吃午饭的时候,向晚遇上了梅心。

    刑侦队里的女警员很少,两个人相对而视,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坐在一起。

    也自然而然地无话可说。

    向晚同一天感受到两场尴尬,不得不再次相信“有其师必有其徒”的说法。梅心是程正的徒弟,简直就是他的翻版,性格一样一样的

    “向老师,吃完饭去哪?”梅心放下筷子,突然问。

    难得她主动开口,向晚微惊,然后微笑。

    “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或者看会儿书。你知道的,我没什么事儿可做。”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她又问。

    “额?好啊。”向晚掀开唇,笑得灿烂。

    梅心说声谢谢,不再多言,去放了餐盘过来,就安静地坐在对面等她。

    吃不下了!向晚被她盯视着,感觉自己像一堆没有穿衣服的肉。

    “等我一下啊!”她端着餐盘离开。

    再回来时,发现梅心还坐在那里,似乎都没有动过。

    怪人!

    向晚笑,“可以走了!”

    梅心点点头,跟她一道离开。

    两个人一冷一热,从食堂中间过道走过时,很多男警员都投来注视的目光。

    向晚不知道在他们眼里,她跟梅心在一起会被怎样定位,但从他们的视线里发现了那么一线不寻常。

    “我没有朋友。”梅心突然说,“跟他们也不熟。”

    “哦。”向晚不知道怎么回答,发现自己情商真的负分了。

    “在队上,我很少跟人说话。当然,也包括进餐。”

    这一下,向晚听懂了。

    也就是说,她高冷不近人情,跟谁都没有交集,偏偏跟她向晚接近,所以引来了其他同事的侧目?

    “谢谢你看得起我。”向晚轻声一笑,尽量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尴尬,“不知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梅心看她一眼,“很简单的事,不要紧张。”

    “”

    她有紧张吗?并不啊。

    嗯,只要不是搬运尸体标本什么的,她都不紧张

    很快,向晚就发现自己想错了,梅心没有说谎,确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技术队有一个大平台,上面搭了好几层花架,花架上养了一堆多肉植物。

    这些多肉被照顾得很好,长势旺盛,被一个个精致的花盆娇惯着,摆放得整整齐齐,也美得惊心动魄。

    向晚乍一看,仿佛走入了西双版纳植物园的多肉园区,惊得合不拢嘴。

    “这些全是你种的?”

    “不。程队的,我帮他打理。”

    “”

    “当然,我也喜欢。那几盆是我买回来的。”

    哦哦哦!

    向晚脑袋快方了。

    萌萌哒的一堆多肉v两个冷漠无情的多肉植物爱好者?

    只想想就觉得画面莫名诡异啊!

    他们天天用面瘫脸对着一堆多肉植物,有考虑过多肉的感受么?

    啧!这些温柔细小的小叶子,怎么受得了他们那么冷的温度?

    向晚发现技术队的冷气很重,条件反射地打个哆嗦。

    “不敢想象!程队会喜欢这些小东西”

    梅心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看她一眼,不说话,蹲下身就开始伺候这些“小祖宗”。

    向晚站她身边看着,有点无从下手。

    “那个我能帮你做什么?”

    “看。”梅心回答,“你看就好。”

    “”

    不是让她来帮忙的?

    “多肉不用每天浇水。”梅心低着头,根本不看她惊诧的表情,自顾自地介绍多肉的养护方法,“它们本来就该生长在艰苦的环境里,不怕你不爱它,就怕你太宠它。浇水多了,会浇死。”

    向晚从沉默中,硬生生挤出一个“哦”。

    她不知道梅心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只能倾听着。

    “太阳大的时候,不要烧水,也不要让它们接受长时间的日照。”

    “多肉也会有虫害,我一般不用药剂喷虫,而是用针,一只只扎死它们”

    一只只扎死?

    向晚莫名打个哆嗦,尬笑。

    “你可真厉害,懂得这么多!”

    “我开始也不懂。”梅心平淡无波地说:“跟程队的时间久了,就会了。”

    向晚再一次沉默。

    好一会儿,梅心没有再说话。

    等她把面前那一排“小祖宗”伺弄好了,突然转过头,深深凝视向晚。

    “以后你有空,来帮我一起养吧?”

    “?”向晚脸上全是问号。

    他们家的多肉,她凭什么要来帮着养?

    偶尔一次算帮忙。天天来,那不是

    不对,梅心什么意思?

    向晚看着她的眼睛,这年轻的女孩儿避开视线,抬手拭了拭额头,眼睛里空荡荡的,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哪怕阳台上有炙烈的阳光照进来,她的皮肤依旧苍白一片,毫无血色。

    “程队很喜欢你。”梅心突然说:“你好好珍惜他,行吗?”

    这略带请求的声音,闹哪样?

    向晚双唇紧闭,沉吟一下,轻声笑了。

    “所以,你让我来学习帮他养多肉?”

    梅心看她一眼,“不可以吗?”

    这真让人无言以对啊。

    向晚不知道该说梅心本质单纯,冰冷的外表下其实藏了一颗幼稚到逼近幼儿园小朋友的童心,还是该说她们这种钻研技术的人都莫名其妙地少根筋

    凭什么她认为自己愿意做的事,别人就愿意做呢?

    “对不起,不可以。”向晚认真地看着梅心的眼。

    梅心抿了抿嘴唇,请求地看她,不说话。

    对视片刻,向晚发现这个外表冷漠的女法医,哪怕她天天与尸体打交道,哪怕接触了世间最阴暗的一面,其实根本就是那种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人

    “你明明喜欢他,却要把他推给别人。这不是伟大啊,小姐姐。”向晚说到这里,叹息一声,想了想又说:“讲真,换到别人身上,这叫矫情。但你,我想说,小姐姐,你可以再勇敢一点。”

    她说完指了指门洞,“我先下去了。”

    “我没有。”梅心突然急切起来,转过身,看着离开的向晚,“我真的没有喜欢他。”

    向晚挑挑眉,不说话。

    “他是我的恩人。”梅心的目光单纯得像一汪泉水,“我只是想帮他”

    恩人什么梗?

    向晚其实有点好奇,但为免对程正的事情涉足太深,并不追问,只淡淡一笑。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我收回刚才的话。但我跟你一样,也没有喜欢他,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还不到天天帮他照顾多肉的情分”

    向晚下楼的时候,发现大厅的气氛跟上午有点不一样了。

    一个警察在接电话,倾着身体倚着办公桌,对着话筒紧张地说着什么,唐元初站在他的边上,凝视着他,绷紧着脸。

    挂了电话,他们说了几句话,那警员就行色匆匆地离开了。

    唐元初看到向晚,怔一下,大步走了过来。

    “向老师,你这会不忙吧?”

    他问得很客气,向晚笑着摇头。

    “不忙!”

    她不是那种可以白领工资不干活儿的人,虽然不希望真的出什么人命大案,但如果能有点什么事做,也可以缓解一下来到陌生单位的尴尬,同时也让人不要总认为她是因为白慕川的“裙带关系”才进来的公主病患者。

    “唐警官,是出什么事了吗?”

    她紧张地问,攥紧手心,生怕是大案子。

    “是有点事。灰名单剧组失窃了。”

    呃!灰名单,失窃?

    向晚怔一下,“失窃也归咱们刑侦大队管?”

    恐怕这才是“裙带关系”吧?她莫名有一点酸溜溜的。

    唐元初看她一眼,显然不明白她在想什么,认真地回答,“那小偷离开的时候,被剧组的安保人员撞上。安保被捅了一刀!白队刚来电话,让我们赶紧过去一趟,顺便带上你。”

    这是今天向晚第一次听到白慕川的名字。

    从早上到现在,她没有见过他,也刻意回避去了解与他有关的一切。

    然而,同在一个屋檐下工作,又怎会没有交集呢?

    “那人伤得严重吗?”她问。

    “送医院了,目前不清楚。”

    “走吧!”向晚没有迟疑,拎上自己的包,就跟了上来。

    除了她之外,唐元初另外带了两位民警,一共四个人。

    向晚坐在副驾上,上了警车,突然又问唐元初一句,“除了一个安保,剧组有什么东西掉了吗?”

    “有!”唐元初说,“那个大明星谢绾绾的娃娃”

    “啊!”娃娃掉了?

    所以,这么大张旗鼓地过去,是帮大明星找娃娃的?

    “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娃娃。具体情况,得到了那里才知道。刚电话里,白队也没有说得太清楚”

    很重要。

    向晚还对白慕川说过自己的睡衣是爷爷留下的生日礼物很重要呢

    想到当初种种,她眯了眯眼,“那白队呢,他不过去?”..

    唐元初:“白队就在那边。他昨晚喝多了,刚好在那个酒店睡的不过,一个人也出不了警啊!”

    嗡!

    向晚耳鸣一下,想了片刻,终于捋清楚了事情的先后顺序。

    如果程正所言非虚,那就是说,白慕川昨天去灰名单剧组探女朋友的班,晚上跟谢绾绾喝酒,喝多之后就睡在酒店了。

    当然,他到底是一个人睡还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睡这个不打紧,打紧的是有一个小偷悄眯眯地潜入了剧组居住的酒店,在白警官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了他女朋友出门拍戏也携带着的“重要娃娃”,在逃离的时候,捅伤了一个安保?

    ------题外话------

    不好意思,前面有两章作者犯二,灰名单和白名单傻傻分不清,已经统一较正过了。灰名单是沐二少已完结作品,也是正在拍摄的作品。白名单是沐二少的连载作品

    嗯,今天有二更,不过得晚点,我也要伺候家里的小少爷大家不用等,可以明早来看。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官术 宠魅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百炼成仙 召唤万岁 最终进化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