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嫩嫩嫩(二更)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向晚到了酒店才发现,除了他们之外,辖区派出所的几个民警也在现场。

    酒店门外本来很宽敞的地方,但此刻被一堆吃瓜群众围了个水泄不通,加上外面停放的警车,以及剧组和酒店两家的安保人员身着制服围成一群,莫名给人一种“此处出了大事”的紧张感。

    人群中,白慕川格外显目。

    隔了老远,向晚就看见了他。

    高高的个子鹤立鸡群,一身宽松休闲的黑衣黑裤配上一双干净利索的板鞋,戴了一顶嘻哈风格的帽子,遮了眼以上的部位,衬得他雕刻般的英俊面孔更为立体,整个人又潮又时尚,根本不像个警察,倒像是某个乐队的主唱或者剧组的男主角

    “老大!”唐元初迟疑片刻才叫人。

    看来白慕川今天服装太扮嫩,连唐元初都被比下去了,几乎不敢相认。

    “来了?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案情。”白慕川大步走过来,拍了拍唐元初的肩膀,又看了向晚一眼,突然蹙起眉头,“昨晚偷牛去了?”

    向晚:这句话好耳熟,不是上次她问他的么?

    唐元初:不是要给他们介绍案情么?

    结果他耳朵都竖起了,却听他们谈恋爱?

    这小子尬笑一下,瞄了向晚一眼,“老大,向老师不太舒服”

    白慕川剜他,“没问你。”

    唐元初:

    他怎地这么苦逼?

    默默退后一步,他把最接近白慕川的位置让给了向晚。

    然而,向晚并没有在这里跟白慕川联络感情空聊天的好兴致,“我很好。”

    不冷不热三个字,看不出情绪。

    白慕川上下打量她,挑挑眉,“真的?”

    向晚皱眉,不耐烦地说:“我们过来,是办案子的吧,白队。”

    说罢她伸了伸脖子望他背后,看那七嘴八舌议论的人群,“我们不办正事吗?”

    问得很随意,却字字扎人要害。

    来这里当然要办正事,他哪能公时私用?

    白慕川扫她一眼,朝那边正在跟保安说话的民警招了招手。

    “小邓!”

    哎一声,那民警笑着过来了,“白队!”

    白慕川似乎失去了介绍案情的心情,指了指唐元初。

    “你们对接一下。”

    “好的。”小邓指向背后的酒店大门,“案发时间是凌晨四点左右,我和张浩最先接警赶过来。来的时候,受伤的安保已经被送去了医院,现场没有别的目击证人,只留下一滩血迹,几乎没有发现打斗痕迹。酒店的前台服务员听到伤者的呼救声赶过去的时候,没有撞见凶手,而伤者很快昏迷,目前还在抢救中”

    他说到这里,看一眼白慕川。

    “我们调取了酒店的监控,凶手穿着黑色连帽衣,盖着头,戴一个大口罩,从监控里无法直接辨别其长相五官酒店服务员表示,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入住,也没有他的其他资料。但不排除是入住旅客中的一个。”

    “电梯没有监控吗?”唐元初问:“他是从哪一层下来的?”

    小邓又看一眼白慕川,小声道:“有个剧组在锦城拍戏,包了酒店三十五层以上的房间,酒店应剧组要求,为了维护剧组明星们的个人**,关闭了三十五层以上的监控”

    “也就是说凶手是从三十五层上面下来的?”

    “不一定。”小邓说:“酒店也有监控死角。”

    白慕川点点头,脸色阴阴地看一眼向晚,“向老师怎么看?”..

    向晚面无表情:“凶手刺伤安保只是临时起意!他的目标不是安保”

    “”

    这还用说?

    白慕川眉心拧起,“继续。”

    向晚:“没了。”

    白慕川:“”

    向晚无奈地看他:“我就听了这一点内容,其他都不知情,能说什么?”

    白慕川嗯一声,“很好。”

    两个人说话并无破绽,可站在边上的唐元初却莫名觉得四周的杀气好重。

    剑拔弩张有没有?

    他俩噤声。

    白慕川沉吟一下,“跟我来!”

    向晚默默跟上,一个字都没有。

    白慕川走了几步,突然黑着脸转身看唐元初。

    “你也来!”

    一个警察是没法办案的,得到的口供也不具备法律效力。

    向晚本身没有警察编制,所以他必须叫上唐元初一起上去见谢绾绾。

    “老大,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明星啊,有点小激动有没有?”进入电梯,唐元初的嘴就闲不住,一直在说:“以前看到的明星不是活在电视里,就是荧幕上。没想到办个案子,居然还能见到谢绾绾”

    “你今天的话咋那么多?”

    白慕川黑着脸斥他。

    向晚唇一掀,挪开视线望向旁边。

    在她看来,这是白警官对“秘密恋人”被男人yy的气愤,只可怜唐元初不知情而已

    “我”唐元初也是心塞塞,“老大,我一直都这样多话的啊?你认识我第一天不就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小子咋这么聒噪呢?那时候我觉得你对我挺喜欢的啊?”

    向晚:

    翻翻眼皮,她望着电梯里的广告。

    白慕川望着她,“闭嘴!”

    “好吧!”夹在两个人中间,唐元初被冷空气影响,打了个喷嚏,“皇帝打架,百姓遭殃,你俩再这样我都快内分泌失调了。”

    “噗!”向晚刚好在看治疗内分泌失调的电梯广告,冷不丁一点这话,整个人都方了。

    没想到,躲过了白慕川的冷眼冷面,却没躲过唐元初的冷幽默啊。

    “唐警官,你可真逗!”

    美人展颜一笑,电梯里瞬间春暖花开。

    “嘿嘿!”唐元初也跟着笑,“对呗,看你们一个两个都板着脸,死气沉沉的,我都快要被冻死了嘛。求求二位,关爱一下小动物,单身狗很可怜的”

    “得了吧你,好像谁不是单身狗似的”说到这里,向晚又想到人家白警官是“名草有主”的人,轻咳一下,小声道:“我是指我自己。”

    “你?”唐元初侧过头来,悄眯眯扫一眼白慕川,冲她傻乐,“不能吧,向老师”

    他戏谑的样子,本是为了逗弄她跟白慕川,可他跟向晚不停在说话,把白慕川完全地晾在了一边,话题也压根儿没他什么事儿

    “唐元初。”白警官冷着脸,怒刷存在感,“你这么喜欢逗乐子,回头就留在剧组,找个卖嘴皮子的差事干干得了?”

    “不不不不,我可不卖,我是白队的卖也只卖给你。”

    白慕川冷哼,向晚忍不住想笑。

    而可怜的唐元初,拼命摆手,然后给嘴上了锁链。

    二十六层。二十七层。二十八层

    唐元初发誓,这是他有史以来乘的时间最长的电梯

    好慢啊好慢啊。

    气氛好逼仄啊。

    压力山好大啊。

    气场好强劲啊!

    “叮!”

    第三十八层到了!

    唐元初第一个闪身出了电梯,离他俩远点。

    “你今天吃火药了?”白慕川站在电梯口,沉声问向晚。

    然而,向晚充耳不闻,就像没有听见一样,从他身边迈了出去。

    白慕川:

    进入那间总统套房的时候,唐元初紧张得跟什么似的。

    向晚笑话他,“见明星而已,又不是见美国总统!”

    唐元初呼一声,“亲娘也,见美国总统可没有这么紧张”

    向晚挑挑眉,然后就听这小伙子诚实地说:“毕竟美国总统是个男人嘛,我只对美女不产生抗体的”

    哐!门突然被拉开,恰好止住了唐元初的话。

    他尴尬地张着嘴,把没来得及说的话咽了下去。

    “你好!”

    门里的女人穿一条宽松的韩版裙子,大得像睡衣,齐肩的长发懒洋洋地披散着,星眸半眯,好像还没有睡醒似的。不过,她妆容精致,甚至可以化得有些过分浓厚了,漆黑而长挑的眼线有一种漠视众人的倨傲,“进来吧!”

    然后,她转身进去。

    个子不高,跟向晚差不多。

    绝对没有官宣的2这是向晚第一看法。

    谢绾绾本尊的人设也绝对不是包装出来的清纯玉女风。那一股淡淡飘来的香烟味,让向晚对她的个人形象有了天翻地覆的颠倒性认知。那个被包装出来的甜美玉女全是假相,真正的她,气质偏社会风尘味儿。

    嗯,好像一个大哥的女人,挺有个性的这是向晚的第二看法。

    于是,她看一眼白慕川。

    莫名发现,他俩其实外形挺配。

    ——都不像好人!

    “想问什么?”

    谢绾绾懒洋洋坐在沙发上,语气远不如她的名字那么温婉。

    “说说被盗的情况。”白慕川皱眉看着她。

    “情况?”谢绾绾斜他一眼,呵一声,“你不是都知道?”

    咚!向晚心脏咯噔一响,揪住了。

    那刺刺麻麻的感觉,来得莫名,就像被锋利的刀子突然划过一样,来不及疼痛,就已血流如注。

    谢绾绾说的话不多,可透露的信息却十分丰富

    白慕川都知道,哪种情况他才可能都知道?当然是他俩睡一起。

    她屏紧呼吸,拼命告诉自己,这些都不关自己的事儿

    然而,她刚刚缓过那股劲儿,就听谢绾绾又若无可察地叹一声,“你们警察可真麻烦,问了一次又一次我刚才不是都跟你说过了?我把娃娃抱在怀里,睡着了,再醒来,娃娃就没了。”

    向晚一怔。

    原来没睡一起啊?

    唐元初也搔了搔脑袋,从刚才那句信息量巨大的话里回过神来,傻傻一乐,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儿的地方

    这个叫谢绾绾的女人,有点面熟啊?

    而且,她跟他们家老大,貌似也很熟

    “哎呀妈!”唐元初突然叫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是你——”

    他看着谢绾绾,莫名的兴奋,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谢小姐,那天晚上在海天吃火锅,是不是你?”

    谢绾绾早就看见他了。

    听他嚎叫,眯了下眼,“嗯。”

    “嘿,我这都认不出来了!你这就跟变脸似的!”

    “!”憨直by。

    女人化妆跟不化妆本就两回事。

    情商高的人都不会说出来好不好?

    向晚瞥一眼唐警官,为他情商堪忧一秒,又马上为自己智商点起焟来。

    人家的事,她操门哪子心?

    接下来,她管住胡思乱想的神经,全场专注案情。

    然而,从谢绾绾嘴里能获取到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她根本就是一个在无知无觉中被人偷了的女人。

    最可怕的是,她的手机、皮夹、电脑、首饰一切可以变钱的东西都没有丢失,就一个抱在怀里的娃娃不见了,这会不会太诡异?

    “难道是私生饭?”向晚听完始末,迟疑一下,环顾这个套间,又问白慕川,“现场有没有什么发现?”

    白慕川看她一眼,“我跟你一样,刚刚进来。”

    嗯?不是问过话了?

    白慕川不解释,只说:“她早上起来到处翻找东西,然后叫来了经纪人,助理,策划、导演,副导演,道具,服装嗯,还有酒店经理,服务员等等,大概没有三十人,也有二十人。现场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

    众人不说话,白慕川站起来看了唐元初一眼。

    “打电话,问程正到哪里了?”

    ------题外话------

    艾玛,月底了,要个月票怎么样?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九星天辰诀 神座 重生小地主 圣堂 醉枕江山 神煌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