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享受的过程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会议结束。

    回到办公室,大家各位忙开。

    没有人说话,只有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声,把气氛衬得格外凝重。

    调查还在继续,一条条消息传到大队来,再进行汇总,分析。在数字化办案的今天,很多东西都变得相当简便

    可如果真的就这样以“盗窃杀人犯孔庆平意外死亡”来结案,确实不足以服众。

    至少向晚这样认为。

    好几个疑点没有解开,就算白慕川本人没有间接参与这个案子,有些事也说不通。

    在食堂吃过午餐,向晚这个编外闲人就又无所事事了。

    坐在电脑前,她正准备干自己的私事儿,谢绾绾就来了队上。

    她没有直接进大办公室,而是在外面的群众接待室,找了白慕川过去。

    这个消息,向晚是听唐元初说的。

    那家伙特地从她的桌子前绕过去,就为了八这么一卦。

    “向老师,白队出去了,你不去瞅瞅啊?”

    看他笑得意味深长的样子,向晚皱了一下眉,认真问:“白队有叫我吗?”

    唐元初嘿嘿一声:“白队不叫,你也可以去嘛。”

    向晚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为什么?”

    被连续反问两次,而且,她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唐元初绷不住了,搔了搔脑袋,索性直接招供,“咳,向老师,其实是我想请你帮个小忙”

    “什么啊?”向晚轻笑,“神神秘秘的,非奸即盗!”

    “不不不。”唐元初压低了声音,“不开玩笑了,向老师,其实是我最初认识了个妹子,刚听我说谢绾绾来了我们队上,她非得让我去给她要个签名你看我一大老爷们儿,不合适是不?嘿嘿,向老师,要不你行行好?”

    噗!

    向晚开始以为他是故意来传递情报顺便看热闹。

    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私心?

    向晚淡定地收回视线,“不去。我对妹子没兴趣。”

    唐元初回头看一眼,坐到她的身边,眯起眼问得贱兮兮的,“不要这样嘛,你就顺便帮一下嘛?情敌都来了,你不去刺探刺探情报?难道就甘心被人抢占了先机?”

    抢?不是自己的,抢有用吗?

    向晚挑了挑眉,“不好意思,唐警官,这种事我真的做不来。”

    唐元初抿着嘴巴,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笔记本递到她面前,拼命冲她挤眼睛,“去吧去吧!拜托了,小姐姐。咱刑侦队就你一个女的,我也没别人可以拜托”

    “梅心听了会打你的。”

    “她啊?我从来没把她当成女的。”

    “”

    梅心就站在背后。

    手上抱着一叠资料,清冷的眼扫过他的脸。

    然后,她目不斜视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去。

    尴尬了!

    唐元初微张的嘴,几秒后才合拢。

    实在太窘,梅心走远,他才松一口气。

    “你看是吧,这哪像女同志?向老师,我只有拜托你了”

    向晚审视他几秒,犹豫。

    不是她不肯帮忙,而是人家谢绾绾跟白慕川在一起说话,她出去太不合适了。

    “我敢保证,向老师,白队最喜欢你!真的,你去了,他不仅不会生气,肯定还会特别开心”

    “我不在意他开不开心。”

    “那你都不在意了,何不顺便帮弟弟一个忙?”

    人家连“弟弟”都搬出来了,向晚再冷血也有点不好意思拒绝。

    更何况,唐元初最后一句话,真的打动了她。

    “向老师,难道你就不好奇他们说什么吗?那个神秘的娃娃哎,我都快好奇死了啊!”

    这个差事对向晚来说,有点为难。

    但思忖片刻,她还是拿起那个笔记本走了出去。

    接待室。

    谢绾绾很大牌,气场很足。

    一个人占据了整个大沙发,跷着二郎腿,旁边站着一个助理和两个保镖,三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西服,把她给衬得好像一个出来找人谈判的女老大,形象与平常的宣传判若两人。

    不知道白慕川说了什么,谢绾绾脸色有点难看。

    “都两天了还没有消息,警方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

    白慕川哼一声,冷冷剜她,“没办法,等吧。东西找到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你一直让我等,等等等,可这得等到何年何月啊?要是一直没有消息要怎么办?”谢绾绾今天的情绪非常糟糕,看得出来,她在拼命克制,但满心的焦躁却掩饰不住。

    “那不等,又要怎么办?”白慕川冷冷反问,突然指着外面:“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啊?跑刑侦队来干什么?”

    谢绾绾一怔。

    “小白。”

    白慕川一硬,她就软了。

    压低声音喊他,谢绾绾双手合十,那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充满了请求,“拜托,拜托你,一定要找到。一定要。这两天,我做事都没有心思了。不,我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白慕川瞄她一眼,背靠椅子,拧着眉头没有回答。

    接待室突然安静下来。

    向晚站在门口,就显得有些突兀。

    于是,她轻咳一声,“白队!”

    白慕川扭过看到拿笔记本的她,先是迷惑地眯了眯眼,随即眼波突然亮开,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整个心情都飞扬起来,薄唇一扬,就冲她招手,“过来吧。”

    这么热情?

    在女朋友面前,不该对别的女孩子保持距离么?

    向晚迟疑一下,规规矩矩地把笔记本递上去,“唐警官想请谢小姐帮她家妹妹签个名儿,但他自己在忙,所以我来代劳了”

    她把事实讲明白,就是不想让谢绾绾和白慕川误会。

    结果,一听她是为别人办事来的,而不是来“抓奸”的,白警官的脸色反倒不好看了。

    “唐元初的家庭信息里,没有妹妹。”他把笔记本摔回去,“还有,这是办公的地方,签什么名?”

    向晚:“”

    不明白他突然发什么脾气。

    签个名,难道会累着他女朋友?

    谢绾绾看一眼白慕川,又看一眼向晚,顿了顿,把笔记本拿过来了。

    “小事情。不就签个名嘛。你发什么火?”

    向晚僵硬地一笑,“谢谢!”

    助理递上笔,又躬身过来帮着谢绾绾翻开了笔记本。

    谢绾绾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用那一只做了漂亮图案的手指压住纸边,唰唰签名。

    签完,她亲自合拢,递给向晚。

    “麻烦你交给他吧。”

    “好的,谢谢!”向晚继续保持得体的微笑,然后低头看白慕川,“那我就先过去了,白队。”

    “嗯。”白慕川情绪不明地应了一声。

    凉凉的,不太高兴。

    向晚看他一眼,走开。

    背后,隐隐有一束目光追随。

    等向晚背影消失不见,谢绾绾才收回视线。

    “小白,是她吗?”

    白慕川不耐烦地剜她一眼,准备起身。

    “不要你的事,你就别瞎打听了。回去吧,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他说完就要走。

    谢绾绾却突然喊住他,“小白”

    白慕川回头,目光渐深。

    微微昂头看他的谢绾绾,情绪与刚才不太一样。

    大概做表演这一行的人就有这样的本事,前后人格交替毫无压力。

    刚才还好端端的她,眼圈完全红透了。

    “之前我的话,重了。因为我实在很紧张。很害怕。小白,请你一定要帮我。”

    白慕川静静看她。

    片刻,他点点头,大步离开。

    办公室里,向晚托着腮帮在看书。

    白慕川瞥一眼,是那本灰名单。

    最近要拍剧了,向晚对这本已经完结很久的书,又重新拾回了兴趣,比第一次看的时候还要认真仔细。

    因此,她没有发现白慕川什么时候过来的,直到他在办公桌上叩了叩。

    听到声响,她抬头,吃惊地呃一声,“白队,有事?”

    白慕川看一眼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偏了偏头,“你跟我过来。”

    “哦。好。”

    怎么一副要找人打架的样子?

    向晚猜不到他找自己有什么事,飞快地把书塞在抽屉里,跟上去。

    阳光斜斜从玻璃窗照射进来,在白慕川的办公桌上披了一层金黄的霞光。

    向晚在门口站了几秒,走到他的面前,端端正正地坐下。

    “我来了。说吧。”

    白慕川一脸严肃:“向晚,你愿意相信我吗?”

    向晚一怔,笑开了脸,“你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问我这个吧?”

    白慕川不说话,掌心慢慢放在面前那一叠文件夹上,摩挲着思虑了片刻,“我想请你把这个案子捋一捋,然后更新到你谋杀男神的新章节里,当成第三个案件来写。”

    嗯?

    向晚心里咯噔一声。

    莫名地,她想到那个神秘d的书评。

    “为什么?我不太想写。”

    白慕川沉默。

    过了一会,他慢声说:“对这个案件,我心里有一个近乎荒唐的想法。没有办法证实,也没办法告诉别人,但我认为你会理解我。”

    唔?向晚怔住。

    他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在案子里突然产生某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不敢寻求别人的认同,却偏偏认为对方可以。

    异样的默契感,让她心弦微震,“你说。我听着。”

    白慕川直视她的眼睛,“这个案子不是一个单纯的盗窃杀人案。事实上,盗窃案变杀人案的很多,可像这个案子一样干净利落的却不多。”

    干净利落?

    向晚想了想,“你是想说,案子背后还有黑手?”

    白慕川眯起眼,“我怀疑最近锦城接二连三发生的几个案件,背后都有同一只黑手。”说到这里,他似乎深陷在自己的思维里,突然低头,双手撸一把头发,又敲敲额头,“可我至今没有找到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从表面上看,三个案子间毫无关联。

    甚至连一个相关的目的和线索点都没有

    总不能用凭空猜测来说服别人吧?

    向晚点头表示同意,白慕川却突然盯住她,声音沉沉,“我今天细想了一下,其实是有一个关联点的。”

    “什么?”向晚惊。

    “你的书。”白慕川眼底迸出冷冽的光,“是你的书,把前面两个案子联系在了一起。”

    与他对视片刻,向晚凝了凝目。

    “所以,你希望我继续写这个盗窃的案子,把它与前两个案子连在一起?”

    “对!”白慕川点点头,“我认为,对方其实很矛盾。本来每一个案子他可以干得更完美更干净,甚至可以让警察察觉不到他。但他偏偏又不甘心,好像对警方的无知无觉很不满意,所以,每次又都试图通过别的方式来提醒我们有他的存在。”

    “他在享受这个过程。”向晚接着他的话,就像与他本来就心灵相通一样,完全可以理解他在表达什么,“有一句网络上的流行语,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哪一句?”白慕川皱起俊眉。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白慕川指节敲敲办公室,沉吟间,突然朝她挽唇一笑。

    “总结准确!”

    一笑百媚生啊!

    这家伙的笑,向晚从来都抵抗不住。

    她轻咳一声,看向窗户那一抹阳光,淡定地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我认为,他的心理状态不是矛盾,而是在过程中一层层递进的。”

    “说说看!”白慕川饶有兴趣。

    向晚看着他展颜时脸上的光彩,放松心弦,认真地分析起来。

    “在赵家杭案里,他第一次体会到‘游戏总设计师’的快感。利用赵家杭、田小雅、徐招娣、王同生几个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复制我的案子,制造了今年以来锦城最大的一个新闻热点,引起无数人恐慌”

    “当然,我无法肯定他与这些人,到底有没有恩怨,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他一时兴起的杀人游戏,还是精心策划的阴谋。但可以肯定一点,他的爽点没有持续多久,就开始焦虑了。”

    听她说得双眼发光,完全不像熬了夜的样子,白慕川轻笑,面色也渐渐缓和。

    “怎么说?”

    “这么讲吧。比如你策划了一个游戏,玩家们在游戏里玩得很爽,全社会都因为这个游戏hh起来了,纷纷猜测游戏规则,争论游戏的玩法,把游戏变成了一场现象级的狂欢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你的智慧被掩盖了你会不会很失落?”

    白慕川一笑,“会吧?很有道理,你继续。”

    受到他的鼓励,向晚扬起眉,说得更加自信。

    “尤其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哪怕他故意在案子里留下一丝半点的线索,结果警察并没有发现。赵家杭案子结了,帝宫杀人案结了,依旧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嗯,他会不会想。妈的,是时候给警察提点提点了!”

    最后一句,她模仿男人的声音,说得惟妙惟肖。

    白慕川一怔,突然揉着额头,低笑起来。

    “向老师,你真是朕的开心果!”

    “”

    “不开玩笑!”白慕川端正姿态,语气沉沉道:“那就这么干吧。你写,继续写这个案子。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在背后,他一定会关注你的”

    “你就借机引他出来?”

    “也可以借你的书,说一些警察不方便说的话。”

    向晚皱眉,点头表示理解。

    “反正就是勾引人上当呗。”向晚与白慕川对了个眼神,突然莞尔,“但我对案件的前情并不了解,没有办法下笔除非你先剧透我几个疑问。”

    白慕川嗯一声,“你说!”

    向晚看他平静的样子,抿了抿唇:“我们假设有那个人存在。那么,这个案子里的孔庆平,就是个炮灰,对方的目标要么是你或者谢绾绾,要么就是那一个娃娃。鉴于你和谢绾绾同时被人双双下药的事实,我必须得知道两个问题。第一,那天晚上,你跟谢绾绾在一起喝酒,是你约她的,还是她约你的?你们约会的事,还有没有外人知道?第二,那个娃娃里,藏了什么秘密?”

    白慕川目光凉了凉,盯着她,不说话。

    向晚无奈地摊手,“很难回答吗?白警官,我毕竟不是神仙,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没办法写出跟现实吻合的情节。恐怕对方也不会上钩吧?”

    呵!白慕川突然轻笑。

    抬手,他似乎想去抓向晚放在桌子上的手。

    可下一秒,看她缩开,他又收了回来,正经面孔。

    “好。我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那天是谢绾绾约我的。我们约在锦艺宾馆三楼的酒吧。没有外人知道,也没有外人参与。第二,那个娃娃,关系到一些谢绾绾的个人**。这个我不方便说。你可以发挥想象,随便写。”

    向晚看着他,深深地凝视。

    然后,微微一笑,“你很厚道。”

    白慕川:“必须的。”

    向晚低头拿手机看一下时间,“那么厚道人,离你的任务目标还剩一天。你准备怎么结案?”

    白慕川眯起眼,轻笑,“杀害安保的凶手孔庆平已经死亡,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王局要的案子已经结了。至于背后到底有没有‘那个人’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来。”

    “嗯。”向晚无辜地抬抬眉,“可是白警官,你要怎么证明孔庆平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被他父亲所杀?”

    “我只说孔光明有杀人嫌疑!可没说一定是他。”白慕川哼笑一声,目光带一丝狡黠,“我叫你来,不就为了这个么?你马上写这个案子,就说警方准备结案,并认定孔庆平死于意外”

    “那我的书,设定会不会太简单?”

    “后面再圆回来。”白慕川看着她,“正像你刚才说的,你这么写,如果他真的在关注,一定会很伤心唉,又一次被警方无视了。这样一来,他肯定会想办法拉住我们的视线,让我们发现他的存在”

    “然后,我们将计就计?”

    白慕川伸手来,“合作愉快!”

    向晚与他击掌,拍得有点痛,然后想想又好笑。

    “这波操作,好像有点玄幻啊!”

    说到底,有没有那个人,都只是他们的假设。

    最后要的,是证据。

    向晚没有证据,白慕川也没有。

    但他们两个之间,因为这个约定,突然就有了一个小秘密,这感觉,让她莫名有点振奋,对破案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坐在办公室里,她一步都没有挪动,晚饭都是请唐元初帮她打过来的。

    一直写到晚上九点,这个情节终于写完。

    上传、发布,她松了口气。

    吁!伸个懒腰,她回头一看。

    白慕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安静地站在她的背后不远。

    “回来了?”她疑惑地问,“有什么进展吗?”

    今天下午,白慕川他们带孔光明回了孔家村,去还原案发现场的细节。她因为要留下来写更新,就没有跟过去

    白慕川走过来,扔了一瓶水给她,“从孔光明的表现来看,确实不像有杀人故意。”

    噗!向晚正喝水,闻言差一点呛住,“怎么?你终于发现自己对这个事情有点偏激了?”

    向晚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跟程正扛上了的原因,反正觉得他对这个事情的敏感超出了常理。

    然而,白慕川却哼声,“不。他越不像故意,就越有故意的可能。”

    “呃?怎么讲?”

    “一个父亲,打孩子,骂孩子是正常的。可一般人会把他捆起来,还把嘴用胶带封上?最主要的是孔光明无法交代清楚那个封口胶带的来历。还有,孔庆平是一个22岁的强壮男人,为什么他会反抗不了他体弱多病的父亲,还被他被捆得死死的?”

    “嗯?”向晚眼睛微亮,“对啊!孔庆平并不是那种听老子话的乖孩子”

    村民们说过,父子俩一言不合就干上。

    在这种情况下,孔庆平怎么可能由着父亲摆布?

    有了矛盾点,就像写书有了新梗一样,向晚马上兴奋起来。

    “那你准备怎么办?”

    看她急切的样子,白慕川轻轻一笑,“等着我们的向老师,一起去提审嫌疑人。”

    “啊?我。”向晚有些意外,他会对她如此信任。

    “是!”白慕川懒洋洋的,“今天晚上就把案子做出来,明天好交差。”

    说到这里,他一双满带桃花的眼,又轻飘飘瞄她一眼。

    “我的未来可都交到你手上了,给我争点气!”

    “”

    “走吧!审讯室。”

    ------题外话------

    妹子们久等了,我一如既往爱你们。么么哒,三八节快乐!半夜、送上初吻,鲜红鲜红的

    吼吼!

推荐阅读:官术 火爆天王 光明纪元 宠魅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最终进化 醉枕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