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戏精上身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好严肃。好认真。

    灯光到位,气氛到位,呼吸频率也到位

    只要他的头再低下来一点,鼻尖就会碰上她的,唇就会贴着她的。

    向晚深吸一口气,迎上他深邃的眼,“不想错过的意思是你想吻我?”

    白慕川一怔,笑了,“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向晚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突然冷笑一声,“不过,没有剧本,也没谈片酬,你莫名其妙就想让我配合演出,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嗯?”白慕川被她弄懵,“你在说什么?”

    “难道不是你最近常跑剧组,戏精上身?要找人对戏?”向晚死劲把手抽出来,撑在他的额头上,往后狠狠一压,咬牙切齿地说:“要不你改行去做演员吧?戏演得这么专业,不去浪费了人才。”

    “演戏?演戏?”

    白慕川重复两遍,被她气得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大晚上没事,特地来跟你演戏的?”

    向晚挑衅地反问:“难道不是?”

    白慕川顿了两秒,淡淡地笑着,不急不缓地凑近她的脸,哑声问:“我跟你能演什么戏?色戒?还是苹果?”

    他看人时的眼,格外专注

    向晚后背一层热汗,黏黏的,有点不敢与他对视。

    讲真,白警官是很有些玛丽苏偶像剧里男主的镜头感,就连这气极生怒的一笑,也蛊惑人心,闹得她怦然心跳,恨不得马上就跟他上演一场不打码的色戒删减剧情或者苹果浴室镜头

    咳!

    偏了。

    向晚脑子想偏了,脸上却很严肃。

    “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对别的女人说人生太短,想要珍惜?都不敢这么写。会被读者骂死的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行为,换到我里,脑门上早被人贴满标签了。”

    “什么标签?”

    “渣男、渣男、渣男!”

    “!”白慕川眯眼,“我没有女朋友?我还要说几遍?”

    “哦对。你好像跟人家单方面分手了。”向晚唇角一勾,弯曲的弧度乖巧里带几分邪恶,有点欠揍,“那我换个说法好了。一个刚刚把女朋友抛弃了的男人,怎么好意思转头就对别的女人说”

    “向晚,你傻吧?”白慕川好不容易松开了手,听了这话,又拎小鸟儿似的把她扯回来,死死圈在怀里,那咬牙切齿满眼痛恨的样子,像是下一秒,就会啃上她的嘴巴,把她连人带骨吃下肚子,皮都不吐

    “喂!别乱来!”

    向晚哆嗦一下,“未经我的许可,不管你要拍色戒还是苹果,都是犯法的!信不信我报警?”

    “再说一个字试试!”白慕川凑过来,鼻尖几乎贴着她的,“说啊!”

    “”向晚闭嘴,拿眼斜瞅他。

    “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往死里亲”

    好凶!霸气侧漏。

    向晚脑袋拼命往后仰,眉心拧成一团,“好好好我不说了。小白警官,你浮夸的演技,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回头会给灰名单剧组写推荐邮件,让他们撤掉男一号,换你上!”

    “向、晚!”

    “在。”

    “可以闭嘴?”白慕川俊目似有火光,“还是你很想被我亲?”

    “可以放手?”向晚怼回去,“还是你很想做灰名单男主,和谢绾绾组p?”

    两个人对峙着,没有下一步动作。

    向晚头此发麻,心里像有一只老鹿在跳

    男人温热的呼吸,深邃的眼眸,俊朗的五官,一点点挤入她的思维里,霸道而蛮横地推倒她防御的力量

    她内心大叫不好。

    再看下去,她怕怕自己会忍不住反过来亲死他。

    “白慕川。”向晚轻咳一下,润了润嘴唇,试着去推他,“圆圆一会儿醒了,出来看见多不好?你先松开我,咱俩有事说事,又不是阶级敌人,犯不着”

    “她早就醒了。”白慕川哼笑,“她比你聪明。”

    “”醒了吗?

    所以说那家伙现在躲在屋里听壁角?

    “还有程正”向晚想了想,“你不是约他谈事,他等下会过来。”

    “呵呵!天真。”白慕川挑挑眉,“难道你以为我会给他开门?”

    “”

    那这家伙是要干嘛?

    “懂了!”向晚尴尬地看着他,“逻辑清晰,布局周全,看来你早就想好了要图谋不轨啊。可万事俱备,毕竟还是欠东风!”

    这比喻,很逗人!

    白慕川似笑非笑,慢慢扼住她细软的腰拉近自己。触感太好,他手臂不由往自己怀里收了收,低头看她,汲一口那不同于自己的香味儿,声音低哑。

    “说说看,还欠什么?”

    “欠点爱。”

    “你不是说过,你喜欢我。”

    “哦。那是以前。我现在不了。”

    向晚很佩服自己。

    落入狼爪了,还能镇定地谈条件。

    “不好意思,我无法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跟男人搞莫名其妙的暧昧你真想玩,找别人陪你玩吧。”

    “是我说得还不够清楚?”白慕川眯眼,凑近她的脸,仿佛要看穿她的心思,“我和谢绾绾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牵扯。说句难听的,我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这算哪门子的女朋友?”

    手指头都没碰过?

    放着那么漂亮性感的女明星不碰,他不会有病吧?

    向晚狐疑地眯起眼,想到初见时,白慕川那一张高冷的禁欲脸,肩膀莫名瑟缩一下。

    “你们的私事,我不感兴趣。白慕川,既然你把话说开了,我也说句难听的,就算你跟她确实没有男女感情,我也很难接受。”

    “嗯?”白慕川扫她一眼,静默。

    似在倾听。

    向晚稍稍从他怀里挣脱一下,深吸一口气,“首先,你有一个交情过命的女性朋友,你跟她之间存在一个不可示人的秘密,除了你们自己,谁都不可以知道。其次,你说你欠她的,这就代表,你们这种关系,将会长期地保持下去做你女朋友,得我糟心啦?”

    白慕川手臂一僵。

    挑眉,不说话,他就那么看着向晚。

    向晚轻笑一下,勇气更足,“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矫情了,对男朋友的要求太高了?你是不是觉得你肯纡尊降贵来追我,我应该感恩戴德地表示热烈欢迎才合理?”

    “没有。”白慕川嘴唇微抽,“不要那么敏感。”

    “不是敏感。”向晚看着她,突然低声一叹,“其实,这个社会从来没有给过女性真正公平的择偶权力。包括你现在的示爱,也是高高在上的”

    呵。白慕川哭笑不得,沉吟一下,问她:“我只是不理解,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跟她过去、现在、将来都不可能会有任何男女之情,这还不够?”

    “不够!”

    向晚沉默一会,又微微一笑。

    “如果我有这么一个男性朋友,你会接受吗?我对他随叫随到,感恩满满。他有事情,我舍命相陪,除了身体不能给他,我连命都是他的。你可以吗?”

    这个反问,精准到位。

    白慕川面色一变,“谁?我掐死他!”

    “噗!”向晚笑出声来。

    “我只是说说你就受不了,凭什么要求我接受?”

    “这不是一回事。”白慕川眉心蹙起,试图向她解释,可眉心微微拧起,似乎很难开口,终是重重一叹,抬手捋了捋她的头发,温声细语:“向晚,亲疏轻重,我分得清楚以后,我会尽量保持距离,如非必要不见面。”

    白慕川说得很真诚。

    明朗英俊的面孔,染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此时此刻的他,让向晚想到了绿苑小区楼道上,他倚在门口时等她的样子。

    尽管两个人熟悉之后,他在她心里的形象有了很多的改变,但他眉宇间的凉沉忧郁似乎一直没有变过。

    有故事的男人。

    这个故事,还与她无关。

    “对不起。”向晚听到自己并不淡定的声音,“我不知道你跟她一起经历过什么。也不想追问。每个人都会有过去,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但是,我认为你现在并没有理清自己的感情,包括今天晚上,你对我讲这番话,难道真的不是受了刺激后产生的冲动?”

    白慕川一怔。

    向晚勇敢对上他的眼。

    “我这段时间读了很多师姐给我的专业书。”她笑,“以前那些只能体会,找不到准确词语来形容的感觉。慢慢的,我就懂了。”

    白慕川不说话。

    沉沉郁眸,有一抹令人心疼的凉。

    向晚低下头,沉默一会儿,又抬头望入他比刚才更为深沉的眸子,平淡的声音里有一丝触不到的温柔,“曾经我以为你喜欢我,并自信满满地认为我跟你,一定会有发展。可后来,你在回京前彻底否定了我那时,我就知道,我们之间隔的不是千山万水,而是心。”

    “那时我没有考虑好。”白慕川叹一口气,低头蹭一下她的鼻尖,“我投降,好不好?不翻旧账。往后,你看我表现?”

    向晚一笑,“我记得看沐二少的白名单时,里面有一句对男人感情的干货。他说,男人的爱在本质上比女人复杂,可表现却最简单。”

    白慕川沉默一会。

    “哪里复杂,哪里又简单?”

    向晚说:“男人的爱需要权衡、思虑、选择这是复杂。可表现形式却单一,仅仅只受性的驱使。”

    “!”

    白慕川浅眯的眸,突然迸出一丝笑。

    “女作家。惹不起。”

    “那你还不松手?”

    “别介,我得问清楚!”白慕川神态轻松了不少,缠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捏一下,火热的掌心紧贴着她薄薄的衣衫,一片汗湿,“咱俩说了这么多,你的重点就两个对不对?第一、我的追求让你感觉不到诚意,你认为我不是认真的,所以不肯接受。第二,你对我跟谢绾绾的事存在疑惑。哪怕我再三保证,你依旧有顾虑。”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向晚被他滚烫的眼神烙着肌肤,思考力下降。

    “差不多吧。”

    “很好。”白慕川满意地捻一下她的鼻子,“这两点,我都可以解决!”

    解决他要怎么解决?

    向晚一头雾水,白慕川却突然松开她,把她放到沙发上稳稳坐好,把那杯水放到她面前。

    “等着!”

    搞什么?

    向晚蹙眉看着他。

    白慕川不解释,转身就走。

    拉开门时,他又回头看一眼愣愣坐在沙发上的向晚,突然回来,站在她对面,低头温柔地摸一下她的头,噙笑的眼窝在灯光下格外迷人。

    “乖乖等我!”

    有电流,从他的手臂落下,贴着头发,暖入血液。

    向晚心脏麻麻的,双颊滚烫。

    “”

    莫不是疯了?

    她瞠目结舌看着门被他合上。

    门外,程正刚洗完澡换了衣服过来就撞见白慕川离开,稍稍一愣。

    “这就走了?”

    “有点事。”白慕川从他面前风一样走过,摁电梯时又特地大声嘱咐一句,“她们已经睡了,你不要去打扰。”

    程正:“”

    那他今晚来,究竟是干嘛?

    锦城,夜晚。

    华灯初上,一片繁华色彩。

    街边一家花店里,幽香阵阵间,白慕川微皱眉头。

    “女孩子都喜欢什么花?”

    女店员的理智完全被他的盛世美颜谋杀了,姨母般的笑容温柔得自己都害怕。

    “其实不管你送什么花,她都一定会很开心的。”

    有这么好看的男朋友,只看脸就够了,还看什么花啊!

    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

    女店员思忖间,心潮起伏,白慕川的脸却瞬间凝固,“你说什么?”

    白慕川并不是那种对谁都暖的中央空调,这冷不丁沉下来的脸,把女店员一吓,立马找回了自我。

    “我是说,女孩子都喜欢花儿。只要是喜欢的人送的,什么都行”

    这话不假。

    可白慕川却听得纠结。

    “那如果不那么喜欢的人送的呢?”

    “啊!”女店员一脸不可思议。

    还会有不喜欢他的人么?

    哦天,好想打死她!

    女店员在发懵,白慕川奇怪地扫她一眼,“赶紧介绍两种,可以讨女孩子喜欢的。”

    女店员:“哦。”

    什么贵卖什么吧。

    女店员介绍:“这些都是我们卖得比较好的,女孩子都很喜欢。这一束呢,叫长相思,这束叫微微一笑很倾城,这束叫钟爱一生,这束叫蓝色生死恋”

    “行了!”白慕川听不下去了,指了指插在花筒的几种花,“你随便帮我搞一束漂亮点的吧。”

    “哦,好。”浪费表情。

    白慕川一直在看时间,也回避着女店员的视线。

    第一次买这东西,他不习惯,脸臊得慌。

    女店员速度很快,花包好,给他一张卡片。

    “先生,你看这个要不要写”

    白慕川皱眉,拿起笔,思忖一下。

    “朕的女王!笑纳!”

    “”女店员汗毛都竖起来了。

    到底何方女子走了好运,得了这样的男朋友,还对她小心翼翼?

    “谢谢!”

    白慕川付了钱,抱着花束正要离开,手机铃声就响了。

    他看一下来电号码,把话换到左手,接起来,“什么事?”

    来电话的是今晚值班的谢辉。

    “白队,兰桂香坊出事了,一群明星粉丝聚众斗殴,动了真格的,群众报警说有人员死伤还有,那个谢绾绾好像也受伤了。110指挥中心刚来电话,让我们马上调派警力前往现场处置”

    听完谢辉的话,白慕川的脸已然冷绷。

    他挂掉电话,看看抱在手上的花束,想了想,递给那个女店员。

    “我给你一个地址,你明早帮我送过去!”

    房间里,一盏孤灯。

    向晚没法坐那儿枯等,索性抱了电脑过来,懒在沙发上准备写点东西。

    白慕川的笑。

    白慕川的表情。

    白慕川说的话。

    还有,白慕川临走前的样子

    统统占据了她的脑子,以及她的电脑。

    她写不下去。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没办法马上消化,心里仿佛长了水草,一圈一圈在纠缠

    衰!

    还让不让人好好码字了?

    向晚使劲搔头,准备整理心情。

    吱呀!房间开了。

    穿着睡衣的方圆圆火急火燎地走出来,一脸惊乱。

    “姐,白警官没在了啊?”

    向晚摇头:“怎么了?”

    方圆圆面色微微一白,“刚才我正跟黄黄聊天,他突然说了一句有人打架,然后就没再回我。我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姐,我心里有点乱啊,怕他出事”

    “你别急!”向晚说:“那么大个酒吧,不止他一个保安,而且出了事,肯定会报警的。有警察,你怕什么?再说你家黄黄也是刑警出身,他懂得保护自己。”

    恋爱中的女人,是盲目的。

    方圆圆满心满眼都是黄何,哪听得进去?

    “上次他出事我没有陪着他。这次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向晚看着她,“最好别添乱。”

    “我不添乱,我就是不放心。我就去看看,只要他平安,我马上就回来。”方圆圆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姐,你陪我去,我们就看一眼情况好不好?”

    “唉!”向晚把电脑放在茶几上,站起来,“还不快去换衣服!”

    “好。我马上就好。”

    方圆圆飞快地冲回了屋子。

    向晚看着紧闭的房门,想到离开的白慕川,思忖一下,怕他回来找不着她,还是厚道地发了一条短信询问。

    “你哪去了,还过不过来?”

    白慕川没有马上回复。

    她们临出门时,他的信息才回过来。

    “我有点急事处理。今天就不过来了。你早点休息!”

    急事?向晚沉下眉头,“有案子吗?需不需要我过来?”

    “不用。你给我好好睡觉,别瞎折腾!”

    向晚抬抬眉,莫名从他语气里感觉到一种浓浓的男友力,又不免心生好笑。

    “哦。”

    兰桂香坊。

    锦城有名的一个高档酒吧。

    明星在酒吧夜店玩乐不是稀罕事,可纠集大批粉丝从线上撕逼到线下斗殴,却是一件稀罕事儿。

    在前往兰桂香坊的路上,方圆圆忧心忡忡,一直拨打黄何电话,向晚却一直在刷新网页。

    网络消息来源不一定都准确,但速度往往很快。

    果然,锦城本地论坛和圈子很快就有人报了猛料。

    消息说,谢绾绾今天在剧组耍大牌,在跟叶轮搭戏拍一个亲热镜头时,她全程黑着脸推诿拒绝。导演照顾她的情绪,表示可以借位。结果,叶轮刚刚搂上她的腰,头还没凑近,她就变了脸,一巴掌甩过去,推开叶轮,跑去卫生间拿水漱口,狂吐特吐

    很小的一个事情。

    理智党认为,不一定是谢绾绾嫌弃叶轮,也可能是谢绾绾不舒服

    戏谑党认为,万一谢绾绾是怀孕了,孕吐呢?

    谢绾绾的粉丝下场洗地,表示谢绾绾出道这些年,从来没有拍过大尺度的戏,一直是玉女掌门的形象,她能答应出演灰名单,完全是因为真爱,拍这场戏之前,导演应该早一点跟她沟通,而不是临时通告有吻戏,强迫她跟一个尚且陌生的男人亲热

    不过,谢绾绾有多红,就有多黑。

    黑粉毫不留情地抨击她,吸烟、喝酒,私生活糜烂,请求绾粉不要侮辱“玉女”这个词。

    叶轮粉丝更是潮水一般涌上去攻击谢绾绾,说她老女人爱扮嫩,比叶**那么多,叶轮是当红小鲜肉呢,人家肯亲她,她就该偷着乐了,还敢嫌弃?简直就是一朵十恶不赦的白莲花

    千人千面。

    千人千言。

    一时间,粉丝撕得昏天黑地。

    看热闹的人也不嫌事大,拼命煽风点火,事情愈演愈烈。

    剧组不怕炒作。炒得越火越好。可网上的粉丝掐架,严重影响到演员的心情,那就不利于接下来的拍摄了。于是,今天晚上,导演请几个主创几个主演一起去兰桂香坊,本意是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做个和事佬,哪知道,双方粉丝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呼朋唤友地跟过去,要给对方一点颜色

    十几岁的小姑娘,最容易被煽动。

    年轻气盛,一副要为偶像抛头颅洒热血的劲儿,谁都摁不住

    “呼!疯狂!”

    向晚叹口气,突然想到白慕川。

    那家伙说她有事,不会就是去了兰桂香坊吧?

    网上说,谢绾绾被叶轮粉丝围攻,差点被泼硫酸,他能不去?

    ------题外话------

    嘎嘎像我这么憨直的人已经不多了又发糖又虐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