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真心很甜的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找到人了?

    那个视频直播的发布者?

    向晚内心突然振奋起来,可持续不到十秒,就开始有了担忧。

    好几个事件里,情况从来都没有预想那么乐观

    “我们要过去吗?”她问白慕川。

    白慕川看一眼几近昏迷的谢绾绾,点点头,走到谢绾绾身边。

    “剩下的事,交给我。你回去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想。”

    谢绾绾头低垂着,像是没有听见他,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白慕川沉默一下,跟几个特警对接了一下情况。这时,梅心的经纪人和助理也跟着上了天台。

    女助理还没靠近,就哇一声哭了出来,然后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谢绾绾,哭得撕心裂肺,经纪人也在旁边一边安慰,一边掉眼泪

    “过去了。”

    “都过去了!”

    “再没人能伤害你了!”

    天空有一群飞鸟掠过,发出凄厉的叫声。

    谢绾绾仰头,一颗泪滑下,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她应该不会再想不开了。”进入电梯,向晚叹口气,“不过,你还是得给他们说,不要放松警惕,目前最好24小时监控,等她渡过了最难熬的阶段,会慢慢好起来”

    “嗯。”

    白慕川淡淡一声,突然又转头,“刚才谢谢你。”

    “我?”向晚挑挑眉,笑开,“我又没有做什么”

    白慕川抿一下嘴,掌心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捏了捏,却没有解释。

    向晚奇怪地看他一眼,沉默。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那个音频让她仿佛用半个小时的时间经历了谢绾绾整个童年和青春期的痛,沉重的心绪这时还没有调整过来

    她想,白慕川会不会也一样?

    离开大厦,阳光不知何时已经收入了云层。

    风吹来,竟有一些冷。

    入秋了。

    车辆行驶在大街上,路边的树,在悄悄落叶

    向晚一路失神而思,直到熟悉的小巷进入眼帘,她才从恍惚中瞪大眼睛。

    “噫,怎么到这儿来了?”

    绿苑小区。

    她曾经租住过的小区。

    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因此那种曾经经历的惊悚画面,也格外强烈。

    眼看汽车拐个弯往小区驶去,向晚心脏开始不正常乱跳。

    “白慕川,难道那个人也住在这里?”

    白慕川扭头看她,“是的。”

    怪不得唐元初刚才会用那样的语气。

    向晚诧异地想着这奇异的巧合,警车已然驶入了绿苑小区。

    看门的王大爷还认识他们,热情而紧张地迎上来。

    “警官,怎么又是你们啊?”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前方院子里停放的警车和一辆20急救车,小声地问:“是你们一起的同志啊?嘿嘿,咱们院子里,难道又摊上事儿了?”

    白慕川冲他点点头,下车没有说话,大步往里走。向晚猜他熬到现在,身心都已经疲惫不堪,恐怕已经到了多说一个字都成为负担的状态了。于是,她客气地跟王小爷招呼一下,紧跟上去。

    熟悉的楼道。

    黑乎乎的就在眼前。

    向晚心里一跳,指了指上头。

    “妈呀,该不会还跟我住在一幢楼吧?”

    白慕川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然而,结果比她想象的更为恐怖。

    那个人不仅跟她住在一幢楼,根本就是住在她曾经租住的那个房子里。

    唐元初和谢辉比他们早一步到达地方,已经在等候。

    楼道口,还有两个准备下楼的医护人员。

    看到白慕川上来,唐元初耷拉脑袋,有一点垂头丧气的样子。

    “白队,我们来迟一步。”

    一听这话,向晚就有一种担心变成了现实的感觉。

    她紧张地问:“难道说人又跑了?”

    唐元初目光微微敛住:“死了!”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股血腥味儿冲入鼻端。

    向晚条件反射地退后一步,神经突突直跳。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布置、摆设、什么都不曾改变。

    那个女孩儿就静静地躺在她曾经睡过的床上。

    她是割的脉。

    鲜血从她搭在床沿的手流了一地,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很大。

    向晚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那女孩儿,仿佛看到曾经躺在上面的自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喃喃着,一连问了两遍。

    白慕川拍拍她的肩膀,安抚一下,回头问唐元初,“通知技术队没有?”

    唐元初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儿的尸体,点点头,“程队马上就到!”

    “嗯。”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程正过来处理,最合适不过。而在这之前,唐元初和谢辉等人已经就现场做了初步勘查,也拿到了死亡女孩儿的身份证等个人证件。

    这个女孩儿就是在兰桂香坊失踪的女大学生曹梦佳。

    她的身份证和学生证、银行卡等物件都在随身的钱夹里。

    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从兰桂香坊出来,又怎么住到这个小区里来的。

    不过,那个会录音的娃娃谢绾绾的娃娃,就静静地坐在枕头上。

    那是一个很破旧的娃娃,尽管身上的衣服好像新换过,但娃娃的脸却掩饰不住岁月沧桑打磨过的痕迹

    娃娃甜甜地微笑着,看着这个血腥的画面

    白慕川走过去,拿起娃娃,端详一下,放入一个物证袋里,递给唐元初。

    “带回去!”

    唐元初瞄他一眼,“是。”

    这个娃娃涉及谢绾绾的个人**,他刚才还在犹豫白队是要交到队上还是让白队带走,本来想问,却不好问。而白慕川所表现出来的专业素质,让唐元初这个警队新人,内心不由涌起一份厚重的情怀。

    “白队,你又给我上了一课。”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嘿嘿轻笑,“我还以为”

    白慕川淡淡剜他一眼,没有多说。

    几个人又勘查了一遍现场,做了些记录,程正就带着梅心赶到了。

    白慕川看他一眼,对唐元初说:“接下来的事,交给程队就好。我先回去休息,明早队上碰头,大家捋一下案情。”

    唐元初一听,重重点头,“好的。这里的事。交给我就行。”

    怕白慕川不信,他还挺胸敬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白慕川哼笑,捶他胸口,“你小子。”

    “嘿嘿!”

    房间里没有开窗,血腥味儿久久不散。

    程正戴着口罩,眉头皱了皱,戴上梅心递来的手套。

    白慕川冲他点头示意一下,从他身边走过去,看着站在门口的向晚。

    “走了,还要在这儿怀旧吗?”

    向晚呃一声,“我也跟你走?”

    白慕川面无表情,“现场情况你都看到了,接下来也没你什么事儿。你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案情分析会,好好发挥。”

    “哦。”向晚看着他通红的双眼,“那行,我就回去了。你不用送我。”

    隔一条街,就是白慕川的家。

    她觉得自己打车回去很方便,根本不用麻烦他。

    毕竟他已经很累很困了,比她更需要休息。..

    然而,白慕川剜她一眼,直接拖住她的手腕就走,一句解释都没有。

    “喂”向晚尴尬,又不好挣扎得太过分,只得跟着他走。

    “咳咳!”他们的身后,唐元初看破而不说破地清清嗓子,“老大,向老师,你们回去好好睡一觉”

    “”

    挺正常的一句话。

    可把他俩名字凑一堆,会不会有点怪?

    向晚回头看一眼,刚好与唐元初的视线对上,他古怪地挤了挤眼,给他比个“k”的手势,闹了向晚一个大红脸。

    她狠狠瞪他一眼,再一转眸,就看到程正投来的视线。

    凉凉的,清冷的,没有温度,也没有情绪,但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

    向晚糗得耳根都烫了,白慕川却无知无觉。

    他头也不回,走得很快。向晚被动地跟着他的脚步,有点吃力。

    丫的,不知道自己大长腿啊?

    她心有怨怼,不过看他现在状态不好,没吭声。

    到了楼下院子里,白慕川拉开车门,示意她上去。

    向晚有些犹豫,“白队,真的不用送我。你都那么累了”

    “谁说我要送你?”白慕川叹口气,有一丝疲惫,“我饿了。你去给我整点吃的”

    啊?敢情让她去他家?

    对那个房子,向晚有阴影。

    “不是我不肯帮忙,只是不太好吧,要不我帮你叫外卖?”

    她纠结地说着,手指不停在包带上摩挲,内心情绪一览无遗

    白慕川斜她一眼,扶住她的肩膀,半拉半抱地把她“抬”上去坐好,系好安全带,然后转过去坐到驾驶室。

    “革命同志,八荣八耻你都没好好学么?怎么忍心让我空着肚子回去睡觉?”

    “”

    都什么跟什么啊?

    这指责,也是绝了!

    向晚不悦地看着他,“司马昭之心!”

    白慕川微微带笑,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哦一声,“原来你也知道啊。不傻!”

    他说完,像摸小狗狗似的,在向晚脑袋上抚了一下,端正坐好,一脚油门踩下去,汽车就驶离了绿苑小区。

    王大爷在背后挥手。

    熟悉的画面感,还有这深长的小巷,让向晚内心充盈着一抹淡淡的暗影。

    “白慕川,这一切都太巧了!”

    那个叫曹梦佳的女大学生,跟谢绾绾有什么深仇大恨?

    为什么她要杀谢绾绾?为什么她那么巧住到了向晚曾经租住的房子里?为什么她要用全网直播的方式把谢绾绾的**曝光,然后还割脉自杀?

    这些悬念,全留给了警察。

    向晚想着想着,捋得头都大了。

    “有好多事情,我都想不通。不行,我回去得把案子的线索串一串,要不然我该精神分裂了”

    她一个人在说,没听到白慕川回答,也不甚在意。

    “你跟谢绾绾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是不是以前就了解她这段过去了,所以一直守口如瓶,不肯说出来?还有,谢绾绾录音里开头那一句,我是谢绾绾,谢绾绾不是我,又是什么意思?”

    白慕川正视前方道路,“这个红灯的时间怎么这么长?”

    “啊?”向晚猛地回头,看他的侧脸,“你没听到我讲话啊?”

    白慕川回视她,“听见了。问题太多,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个一个回答啊!”

    “女王陛下,我有点累了。”

    他目光缓缓在她脸上流连,热热的,暖暖的,疲惫而温柔,那种无辜的样子让向晚莫名想到了那一只叫啸天的警犬。手心突然有点痒痒,很想帮他顺顺毛

    白慕川:“你看我都这样了,你不是应该想想,给我做什么东西吃吗?”

    向晚:

    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向晚认为白慕川不想说的原因,除了累之外,还有别的思量。

    不过,因为故事太悲伤,确实不合适继续讲。

    总得让人缓一口劲儿吧?

    向晚没有再问,静静跟着他回了家。

    旧地重游。

    没有李妈的别墅里,异常冷清,一点声响都没有。

    进了屋,向晚发现一个男人独自居住比一个女人独自居住凄惨多了。

    厨房好像从来没有人动过,一点烟火气都没有,就连沙发上李妈盖好的罩巾都没有取下来。

    “白慕川,你是鬼吗?家里就跟没人住似的”

    “我是鬼就好了。”白慕川淡淡地叹息一声,等向晚回头时,他已经安静地躺在了沙发上。双眼紧合着,精工雕刻的一张脸,带一点懒懒的情绪,眉头轻轻皱着,微微凌乱的头发,有几缕搭在额头

    向晚怦一声心跳。

    行吧!

    看脸的世界。

    向晚承认自己庸俗。

    她没法拒绝这个男人要吃一口热饭的请求。

    尽管她都未必愿意在累得要死的情况下为自己做一口饭

    小区外面就有超市。

    向晚很快就买了一些蔬菜肉类和水果回来。

    白慕川还在睡,她瞄他一眼,安静地去了厨房。

    华灯初上,天渐渐黑了。

    窗外的天空,像拉上了一层黑幕。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个人在厨房里洗洗涮涮,不一会儿食物的香气就溢了出来。

    一个躺在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神态极是沉静

    岁月静好,大概如此吧?

    向晚中途跑出去看了白慕川一次。

    他睡得很规矩,躺下去的时候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连手脚都没有挪动过

    不过,看他睡得这样沉,向晚有点担心,这饭菜做好了,有人吃吗?

    回到厨房,向晚看着镫亮的锅台碗灶,渐渐失神

    做饭的时候,她想了很多。

    谢绾绾的故事,还有,她跟白慕川之间的事故。

    到目前为止,如果她还单纯地认为白慕川跟谢绾绾是男女朋友,那只能说她太傻叉或者太矫情了。

    她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没有男女私情。

    至少,白慕川没有。

    这个男人该怎么说他?

    跟她一样,他身上也有一种时代催生出来的不安全感。

    或许工作中的他,稳重,踏实、做事清醒有条理,但他内心并不踏实,是那种缺爱中长大的孩子。一开始他对她的态度,若即若离,说到底,不也都是现代人的通病么?

    饭菜一个个上桌。

    接下来,等汤烧好就大功告成了。

    向晚把火调小,走到客厅的沙发边去看白慕川。

    这家伙睡得真沉!

    没有三天三夜,怕是醒不过来了吧?

    向晚想着,慢慢蹲在他身边,看着他英俊的眉眼,恶作剧地抬起手指,轻轻碰他的睫毛。

    “起来吃饭啦!”

    她说得很小声,指尖上的触感,格外柔软。

    “不闹”白慕川嫌弃地皱了皱鼻子,没睁眼,像搧蚊子似的搧了搧,接着睡。

    “白慕川?”向晚小声偷笑。

    睡着的他,怎么这么可爱?

    等他安静下来,向晚又伸指尖,轻轻拂他长长的睫毛。

    “饭要不要吃的呢?”

    白慕川不舒服地呻吟一叹,突然抬手盖住眼睛。

    “再闹我揍你!”

    噗!向晚忍俊不禁,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

    “白慕川?”

    没人回答她。

    她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有人在搞他。

    想了想,又喊:“白慕川”

    白慕川充耳不闻,显然还在跟周公打架。

    “唉,你再不起来吃,我就走了哦?”

    向晚叹息一声,扶着沙发就要站起来,却突然被人拽住了手腕。

    她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家伙就势圈住了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身上一带,她就无奈地扑了上去,刚好撞在他的怀里。

    “白慕川”她轻呼。

    他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半阖着眼,突然凑近,堵住她的嘴。

    向晚睁大眼,与他四目相对

    小睡了一会的他,眼睛恢复得很快,清亮一片,再不见疲惫,更何怕的是,单单这样拥抱,他狼性的一面就在迅速复苏,让这般的贴近变得极为暖昧

    “不要这样!”向晚仓促地撑着他的肩膀,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他却不肯放,含糊地叹息一声,在她唇边轻轻一啄,然后收紧手臂,把她重重勒在怀里,喘气般哑声低喃。

    “别动!我就抱一下。”

    就抱一下就抱一下

    那他干嘛这样喘气,这样紧张,心跳这样快

    向晚觉得自己趴在他身上的姿势很是别扭,还有这一个猝不及防的狼抱和轻吻,已然乱了她的节奏。

    “白慕川,你不是饿了么?”

    “是”他吸气,似乎在咬牙,“是有点饿。”

    “那你还不起来吃”

    “嗯。”他温柔地应着,没有起身,扣得她更紧,“可是我想先洗个澡再吃”

    他这话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哦不,根本就像对待自己最亲的人。

    毫不顾及,释放温柔,也想得到她的温柔。

    向晚的手心,渐渐渗出汗来,头皮都麻了,无视直视这样性感迷人的白慕川,眼皮眨得比心跳还快。

    “想洗,那你就去洗啊?”

    “我累了,没劲”他无辜地说着,下巴搁在她肩窝,轻轻蹭着,呼吸温热。

    向晚心乱如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好像神智都不属于自己,方寸全都乱了。

    “你该不会让我帮你洗吧?白三岁?”

    “嗯?你愿意?”

    “”向晚怔怔地看着他,那迷惑又无辜的样子把白慕川逗笑了,他碰一下她的鼻尖,笑着说:“逗你的。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

    傲娇成这样!

    “不过,你得帮我放水,找衣服”

    我去!向晚整个人是崩溃的。

    “白慕川,你是不是缺妈啊?”

    她无心地玩笑,白慕川身体却突地一僵。

    向晚敏感地察觉到了,低头看他,觉得他的眼眸突然变得格外深浓

    “我缺个媳妇儿。你要不要试试?”

    “”向晚磨牙,“你到底起不起,吃不起的?”

    “生气啦?”白慕川慢慢说着,看向晚双颊通红,倏地笑开,在她背上轻轻一拍,“你压着我,我怎么起?”

    这家伙!

    向晚慌不迭地从他身上爬起来,冲入厨房。

    背后,传来白慕川的笑声。

    白慕川洗澡换衣服的速度很快。

    这头厨房里,向晚刚刚准备把汤起锅,他就下来了。

    “好香!”洗了澡的他,比刚才更精神了,好像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走进来,二话不说,熟悉且自然地从背后圈过来,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腰,从她的肩膀看过来,“给我煮什么好吃的了?”

    男人温暖的气息,暖暖地近在耳窝。

    他高大的身躯圈住她,让她像一只被大熊霸占的小兔子。

    向晚浑身燥热,轻轻甩一下手臂,肘他。

    “松手!汤好了,我找东西盛起来”

    “我来。”白慕川侧头在她耳朵上轻啄一口,低头找来汤碗,“这种粗活,让男人来干!”

    向晚脸颊一阵发热。

    这种感觉,怎么像小夫妻似的?

    她轻咳一下,找回自己的理智,大眼珠子瞪过去。

    “得了吧,装什么好人?你要真这么能,干嘛不自己做饭?”

    “我不是累了吗?”白慕川回眸看她,深幽的眼窝里盈着笑意,“回头专门给你做一顿大餐,犒劳你怎么样?”

    “呵!大餐?”没听错吧?

    向晚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瘪瘪嘴,摇头。

    白慕川一边盛汤,一边回头瞅她,“你还别不信!”

    把汤碗放好,他冷不丁又凑到她的面前,猝不及防地吻一下她的额头。

    “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我保证!”

    呃!脑门上一热,向晚如梦初醒,傻傻地抹了一把被他亲过的地方。

    “我这是被狼给啃了?”

    “呵呵!”白慕川冷眼,“得了便宜还卖乖!”

    “什么鬼?咱俩搞清楚啊,谁占谁的便宜了?”

    “爷这么好看。美得你吧?”他高冷又矜持瞥她一眼,端着汤,从她面前走过,“娘娘,开饭了!”

    ------题外话------

    是不是很甜,唉呀,二锦说了这是一本甜文,甜的,一直都很甜

推荐阅读: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