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释然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办公室的门半掩着。

    向晚迟疑一下,低头走近,轻轻敲了敲。

    里面没有动静。

    向晚一怔,把门推开一点。

    里面空无一人。

    亏她在门外做半天思想建设,原来浪费了表情。

    白慕川不在办公室。

    她拿着辞职信踌躇着,低头看手机。

    “向老师”

    唐元初从背后走过来,诧异地看她一眼,“你找白队?”

    “嗯。”向晚手指了指门里,微笑看他,“白队不在啊?”

    呃!唐元初欲言又止地看她几秒,随即又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白队下午就走了啊?他跟谢辉去了谢绾绾那里了解情况。”

    “哦。我不知道。”向晚笑得有一点尴尬,“那我先回去了”

    唐元初指了指她手上,一脸热情地问:“你是有什么东西要给白队吗?我等下要赶过去,可以代转”

    代转

    向晚想了一下,觉得这种事还是亲自递交比较好。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谢过唐元初,回到座位上拿起自己的电脑包,默默离开。

    出了大门,程正的汽车就驶过来了。

    “回家吗?上车吧。顺路捎你一程。”

    向晚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看见唐元初和另外几个同事都陆续出来,摇头道:“我约了圆圆去逛街,不太顺路。程队你先走吧!再见”

    她冲程正摆了摆手,转头,背着个小包消失在人前。

    程正坐在车里,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怔了片刻,发动汽车追上去,从她身边经过时,摁一下喇叭,然后走远。

    九月中旬的锦城,正当夏秋交替的季节。

    中午的时候太阳还明晃晃的亮眼,晒得大地上一阵闷热,到了仿晚,天空收住火气,渐渐下起雨来。

    向晚仰头,感受着天空零星的雨点时,恍惚记得今天看过天气预报。

    接下来一周。锦城,有中到大雨。

    向晚不是生活得特别精致的人,这些事情,看过就忘,不往心里去。

    可今天不一样。

    因为下雨,又赶着下班的时间点,不好打车。

    偏偏她还穿着一个裙子,连共享单车都没法儿骑

    等了十来分钟,她取消了订单。

    当初程正选房子的时候,肯定也考虑过上班的问题,住地离刑大不算太远干脆走回去吧,也就两站地铁那么远。

    向晚起了这个念头,就不再犹豫。

    离开学校后,她已经很少这样漫无目的地压马路了。冷不丁有这样的机会,一个人背着包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来来往往的人群擦肩而过,安静地思考人生和未来,她浮躁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

    此时辞职,对她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吗?

    做逃兵,一时爽,将来再回忆这一段,不都只剩下难堪了吗?什么也没有做成,像个小丑一样灰溜溜地离开,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而且,她当初到刑侦队上班,本就不是为了白慕川,而是冲着学习的机会来的。

    不能忘了初心啊。

    就算白慕川不让她直接参与案情侦察,她也可以在第二时间了解案情,比起她一个人在家里闭门造车的写作,是不是会好很多?

    同样可以学着东西,只是换一个方式而已。

    他不想她直接接触案子,反而让她腾出了更多的时间来写作,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她会因此而郁闷?

    这么一想,她心里的阴霾突然就散开了。

    再抬头,天上淅沥的小雨也渐渐变得温柔,落在身上,舒爽、自在。

    果然,遇到事情时,只要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就会豁然开朗。

    向晚抿着唇笑了笑,慢悠悠地哼起了歌儿。

    情绪一旦转变,看什么都觉得好,就连路边小食摊上传来的香味儿都比平常更为诱人。

    她有点饿了。

    想了想,她停下脚步,调头走向一家铁板烧,准备买点吃的。

    可这时,眼角余光却发现一辆汽车随着她的转身而缓下了速度,却又在向晚回头去看时,突然加速,消失在茫茫的车流里

    不会有人跟踪她吧?

    向晚眯起眼看了半晌,也没看清,稍稍有点糊涂。

    然而,四周一如往常,全是陌生的人,陌生的脸。

    呵!

    她又笑起。

    最近神经质了!

    她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谁会费心跟踪她?

    “老板,来点土豆。还有这个,臭豆腐”

    闻着那香味儿,向晚馋得要命,拿到东西就吃。

    食物入胃,整个人都温暖了。

    一个人步行回来,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细雨没有停,渐渐下得更大了。

    小区门口,方圆圆一个人站在路边,拿着一把伞,踮着脚尖在看经过的车辆。

    向晚奇怪地停了一下,走过去,“圆圆,你在这儿干什么?”

    方圆圆闻声回头,似乎没有想到她是步行回来的,愣了一下,飞快地拿着伞冲过来,遮在她的头顶上。

    “你在搞什么啊?打电话也不接,可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额?向晚连忙掏出包里的手机。

    果然有好多个未接来电。

    除了方圆圆之外,还有两个人的未接号码。

    一个老妈,一个程正。

    “”

    向晚摁了摁手机,“不好意思,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静音了。”

    说到这里,她抬头,“他们怎么会给我打这么多电话?”

    方圆圆气鼓鼓地,瞪她,“还不是你?撒谎也不先给我串一下供。我下班回来刚好碰上程正,他问我怎么没跟你一起逛街,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穿帮了嘛。”

    “”

    “结果我打你电话,你怎么都不接。我就有点紧张了,就又打电话给二姨,小小地探了一下口风,看你有没有在她那里。”

    “”

    她就走个路的时间,发生那么多事?

    向晚翻个白眼,方圆圆继续说:“然后我一个人在家里六神无主的,就打电话问了一下程正。他建议我找一下白慕川。还把白慕川的电话给了我”

    听到那个名字,向晚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微变。

    “你打了?”

    “额!打了。”

    “”向晚抽气,“他怎么说?”

    方圆圆只顾着说,没注意她的脸色,“还能怎么说?他说没见过你。”

    “就完了?”

    “完啦。”方圆圆瞄她一眼,瘪瘪嘴,“不然呢?还要怎样?”

    向晚:

    确实不怎样啊。

    只不过从未接来电显示,他并不关心她这个下属的安危。

    向晚迟疑一下,低着头躲在方圆圆的伞下,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

    “喂,晚晚啊!”谭云春一听到她的声音,绷紧的情绪一下就化开了,“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上哪里去了,让圆圆和我好一阵担心”

    向晚斜了方圆圆一眼,笑嬉嬉地道:“我没去哪儿,就是手机不知道怎么搞成静音了,没有听到妈,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啦。”

    “你干那个工作,怎么能不让上担心?天天跟罪犯打交道,你都不知道,妈这些天想得啊都睡不着”

    “噗!”向晚笑道:“我全职写书吧,你们说写书不好,收入不稳定,又没法接触社会,早晚写成神经病。我这好好找一份工作吧,你还是不满意”

    “我也不是不满意。唉!丫头,妈就是担心你。最近锦城不是又出案子了吗?妈就是紧张!”

    向晚沉默一会,又笑开,“妈你放心吧,我这工作不跟罪犯直接接触,就是坐办公室里,看看案子,写写分析材料什么的。嗯,就相当于办公室的文员,懂了吧?”

    “真的?”谭云春不太信。

    “真的。我保证!”

    听她语气轻松,笑得没心没肺的,谭云春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吧,那你就好好工作。在单位上好好跟同事相处,少说多干,不要怕吃亏,年轻不吃亏,老大徒伤悲!”

    “”这词,老妈独创的?

    向晚汗涔涔的听着,与方圆圆交换个眼神,两个人都忍不住笑。

    “好了。妈,我刚回来淋了雨,衣服都湿了,我得赶紧去洗个澡,不跟你聊了啊。”

    “出门为啥不带伞?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快去吧”

    谭云春说到这里,突然又“嗳”了一声,叫住向晚,“对了,你什么时候带小程回来吃个饭吧?你小姨昨天又问我,你跟小程发展得怎么样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这不温不火的,什么时候才能叫我们不操心啊”

    “妈!”听到这个事向晚就头痛。

    “我跟程正已经说好了的。大家只是朋友,不可能有别的发展”

    “啊?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你耳朵不背。”

    “”谭云春顿了片刻,“小程怎么说?”

    “就是他提出来的啊?他说我们做朋友好了,我就同意了。这不是挺好么?”

    这事还真不算是向晚甩锅程正。

    那次她拒绝后,确实是程正主动提出来的。

    而这也是向晚能与他相处下去最和谐的一种关系,彼此都轻松。

    “唉!”

    谭云春在那头重重叹气。

    “作孽哦!这么好的男人,你以后上哪里去找”

    眼看老妈的长篇大论又要开讲,向晚故意打个哆嗦,“不行了,妈,我都冷起来了,得赶紧洗澡换衣服,就这样,再见啊!”

    说完,她利索地挂了电话,长吁一口气。

    方圆圆看她这样,也跟着松气,“看到你这样,我就想到了我的未来,太可怕了”

    向晚斜她一眼,“什么叫你的未来,根本就是你的现在好么?”

    方圆圆:

    最近她跟黄何好上,家里人还不知情。

    这事要不捅破呢,偷偷摸摸的也可以岁月静好。

    可一旦被家里知道,她完全不敢想会是怎样的结果。

    也许是雨丝浸润了心境,方圆圆看着伞外那一层薄薄的雨雾,幽叹一声。

    “不喜欢秋天,也不喜欢下雨。你看好端端的树叶,就掉了,好端端的天气,突然就萧条起来,搞得人心里怪难受的”

    向晚沉默着跟她并肩而行,过一会,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会好起来的。换个角度想吧,这只是老天要考验你跟黄何的感情呢?”

    方圆圆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被她这一安慰,跟着就笑起来。

    “嗯。只能这么想了。不过,你跟白警官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啊”

    “今天我跟他打电话的时候,挺着急的,他居然也没找你?”

    向晚看一眼拽在掌心的手机,微微一笑。

    “说了没关系,人凭什么找我呀!?”

    “我瞅着你们怪怪的。”

    “你瞅着哪个人不怪怪的?”

    “也是,咱们不是常说吗?世界有三怪,一怪为言情编辑,二怪为言情作者,三怪为言情读者”

    “噗!去你的!”

    这一天的雨,缠绵一夜。

    到了天亮的时候,窗外还是雨雾蒙蒙。

    清晨,向晚推开窗一看,小区里的树木苗圃全是湿漉漉的,整个空间仿佛被清水洗涤过,显得干净而清亮。

    吁!新鲜空气入肺,向晚精神不少。

    从卧室出来,方圆圆已经在吃早餐了。

    向晚微微一愣。

    她以为经了昨天的撒谎事件,天又下着雨,程正应该不会来的。

    “早啊!”程正照常坐在沙发上,同一个位置,同一个表情,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过,一如既往云淡风轻。

    向晚沉默一下,莞尔:“早。程队还真是风雨无阻,这样的天气,也跑步呢?”

    程正:“习惯了!坚持了十几年。”

    向晚惊愕地点点头,回屋拿了一些钱过来,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笑着说:“这些天,一直让程队破费,我跟圆圆实在不好意思了。这些钱你收下,就算我跟圆圆那一份早餐钱。”

    程正没动,抬起头,目光淡淡看着她。

    “大家都是朋友,邻居,干嘛这么计较?”

    “正因为是朋友,我们才不能老是占你的便宜呀?要不然,这朋友哪能长久得了?”

    她脸上挂着从容的笑,眼底却是坚持和固执。

    程正点点头,不再多说,“那我就收下了。”

    向晚心弦一松,“谢谢!还有啊,我跟圆圆约好了,为了锻炼厨艺,从明天起,我们准备轮着做早餐,所以”

    方圆圆一脸的大问号,含着个小笼包子看她,“喂”

    向晚回头瞪她一眼,接着对程正笑说:“就不用总麻烦程队了。”

    程正看看她,又看看方圆圆,并不在意地点点头。

    “行,自己做早餐好。健康、营养。既然这样,那我就不买了”

    向晚提着的心,慢慢落了下去,然后,接着就听程正说:“那我明儿也来你们家蹭个早饭。偶尔你们起不来,我也可以帮你们。”

    “程队”

    “大家是邻居,又是朋友,应该的。”程正挑挑眉,“还是你们不愿意我蹭个早饭?”

    “”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向晚发现自己的段位还是太低了。

    或者说,她根本就低估了程正对这件事情的执着。

    不过也是,一个坚持天天跑步的人,足可以坚持做任何事情。

    好在程正并没有太让她们难做,从头到尾都不曾对她表现得太过亲昵,与正常朋友、同事没有什么区别。

    车到大队,程正去停车,向晚迈过门阶下的积水进入办公室,发现今天队上的气氛比往常更为凝重。

    以前早餐的时候,大家还会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今天,每个人都很安静,互相之间零交流。

    向晚有些奇怪,走到办公桌前,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把电脑摆好,侧过脸小声问隔壁的同事。

    “咋回事儿?今天大家都哑了?”

    她隔壁是一个内勤协警,大家叫他小刘,刚刚从部队复员回锦城,应聘到刑大的时间,比向晚还要晚,他对大队上的人事,也不是十分熟悉。

    闻言,他摇头,“不知道啊。”

    向晚:“那你们为什么都不吭声了?”

    小刘:“我看大家都不吭声,所以不敢吭声啊。”

    想了想,他又看一眼白慕川的办公室,挤了个眼睛,“老大今天一来,整个人阴风阵阵,哪个敢多话?”

    向晚做了个哦的表情,收回视线,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邮箱。

    没有新邮件。

    她发过去的侧写报告,白慕川没有批示。

    向晚抬头,看了看他办公室的方向,关掉邮箱。

    这一天,她都没有见过白慕川。

    人家故意回避她,她也识趣,不再去纠缠,更不去刨根问底地问原因,只把所有的想法与推论都写入了谋杀男神的章节里。这本书,这一亩三分地,成了她施展推理能力的战场。

    以案写案,感觉更真实。

    沉下心来写,这部分情况越发情况顺畅,订阅也随着字数的增多,在稳步增长

    向晚很满意。

    对的成功,向晚是有渴望的。

    她非常清楚,对一个女人来说,比拥有一个好的男朋友更重要的是拥有一分好的事业,一个足以养活自己的本事。

    她也确实做到了白慕川说的那样,没有他,她照样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潜意识里,她其实是认同白慕川观点的,不管爱情还是婚姻,说到底是一种等价的交换,只有自己双脚站得稳,才有力量去追求想要的东西。要不然,哪怕幸运地握在了手上,也不敢踏实地拥有

    男人给的,哪有自己赚回来的稳当?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毛病。

    会矫情,脑补多,个人意识强。

    所以,与其说那天她拒绝的是白慕川,不如说她拒绝了一个还不够好的自己。

    年轻的感情,无法找到安全感的两个人,又都弯不下膝盖,即便今天在一起,也走不到未来。

    她释然了,全身心投入工作。

    于是,白慕川就成了一道糊在她心底的剪影,一直存在,却不再时时惦念。

    每一天,她都精神抖擞地上班,找唐元初了解一下案件,回来做自己的事,在下班前,往他的个人邮箱里发送一份侧写报告。

    白慕川没有给过她反馈。

    一次也没有。

    那些邮件就像丢入湖里的石头,有去无回。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看了没有。

    不过,向晚不再介意。

    从唐元初那里拿到案情进展,她便沉在了案件里。

    目前,据谢绾绾交代,跟她联系的人就是曹梦佳。

    曹梦佳混入她的后援会里,随着后援会成员来到锦城,在她们与叶轮粉丝发生冲突的时候,突然抽刀捅向谢绾绾,结果杀死了为谢绾绾挡刀的于蕙。然后,她以娃娃里的录音内容相要挟,要谢绾绾做死亡直播,要不然,就揭露她的丑事。至于她为什么一定要谢绾绾那么做,曹梦佳没说,谢绾绾不知。

    对这一点,向晚个人是存疑的。

    如果只有录音里那点“丑事”,值得谢绾绾以命相抵吗?

    她曾经代入过谢绾绾的角色,想过如果自己遇上这种事,会不会为了不堪的往事就去自杀?

    答案是否定的。她不会自杀。

    不仅不会自杀,还会配合警方把那个人揪出来

    然而,她不是谢绾绾,没有亲身经历和痛苦的体验,无法感同身受。

    所以,就这一点,她标了红。存疑,但值得深究。

    另外一个疑点,兰桂香坊的监控没有发现曹梦佳离开,那她是怎么在杀人后顺利离开现场,还拿到娃娃要挟谢绾绾的?

    从调查来看,曹梦佳这个人从小虽不突出,但也是乖巧的孩子,在学校也不是激进的学生,行为也非常端正,学习成绩较好,在京都一所高校上学,根本就不是会千里迢迢来杀人的那种人。

    更何况,从调查来看,她和谢绾绾并没有社会关系的交集。

    曹梦佳唯一出格的地方,大概就是追星。

    她同室的室友表示,并没有听说她喜欢谢绾绾,只知道她是叶轮的脑残粉。

    脑残到什么程度呢?她听不得谁说一句叶轮不好。

    但是,这个行为在她谈恋爱之后,就改变了。有一段时间,室友没有听她提过叶轮,不过,关于她男朋友的情况,室友表示不知情。她藏得很深,她们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不过,从叶轮的审问笔录来看,他表示自己不认识曹梦佳,他跟那天晚上闹事的粉丝团队,也从来没有接触,既不知道他们要找谢绾绾闹事,更不可能指使他们去闹事。

    为此,他还特地表示,他其实跟谢绾绾并没有私仇。

    那天晚上在兰桂香坊,谢绾绾向他道歉,表示那天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失态,他当即就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无所谓。

    他不在意网上的言论,在第一时间就发了微博,对谢绾绾表示愿意约束粉丝的行为。

    那天晚上,两个人握手言欢,还讨论了一会灰名单的拍摄情况。

    这一点,得到了谢绾绾的确认。

    警方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叶轮跟案子有关。

    所以,那天的审讯后,叶轮继续回了剧组,拍摄自己的戏份。

    如此一来,这个案子好像就从曹梦佳那里结束了。

    ——死无对证?

    当天下午,向晚在办公室里写了一个章节。

    “在酒吧死亡的女大学生,一度渴望成为灰名单里那个愿意为男朋友赴汤蹈火的女配角,她从京都到锦城,辗转数千里,来的是一个人,留下的是一具尸体而她的男朋友,并没有因为她的死亡产生半分怜悯。他利用了她,然后在她死后,继续光鲜亮丽的生活”

    发送完章节,她将今天写的侧写分析发送到白慕川的邮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唐元初正好从白慕川的办公室过来,笑盈盈地问:“向老师下班了?”

    向晚抬头,笑了一下,“是的,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

    “没有。我们也准备去吃饭”

    唐元初说的是“我们”,向晚眉心微微一蹙,没问哪些人,笑了笑就准备走。唐元初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邀请,“向老师,要不要一起?”

    “你请客啊?”向晚浅笑,随意调侃。

    “咳,白队请客。今天谢绾绾出院”唐元初顺嘴说到这里,好像发现自己有点大嘴巴,尴尬地笑了一下,“横竖就队上哥几个,都不是外人,一起去吧?”

    “谢了。”向晚对他淡淡一笑,“我今天有约了。下回等你请客,我一定去。”

    “嘿嘿,一定,一定。”

    “再见!”

    向晚匆忙拎着电脑包,走得比兔子还快。

    唐元初怔了一会,摇摇头,突然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白慕川。

    “白队,我们也走吧”

    白慕川目光凉沉,转身就走,“你那么急干什么?”

    “呃”

    ------题外话------

    每个人观点不同,对人物和故事的看法肯定不同。大家求同存异,可以讨论与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要对不同的看法置气,看是为了高兴才来的,么么哒相信你们都爱我。嗯,明天见!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