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高颜值帅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向晚走出刑大,刚刚站了片刻,方圆圆就开车过来了

    今天她们俩确实有约会。

    小姨的女儿邢菲菲今天满1岁,生日宴加成年宴,非常隆重。她俩做表姐的人,哪怕平常跟邢菲菲不太对付,再怎么着也要去的。

    方圆圆心情不错,穿了身新衣服,擦了个特别艳丽的口红,神采飞扬。

    相比于她,向晚比较沉默。

    汽车驶上大路,方圆圆反复瞄了她好几眼,试图跟她说话。

    “你给菲菲准备礼物没有?”

    “嗯?”向晚回头看她,用了三秒时间才消化她的问题,然后看看自己空空的双手,“准备了。但是忘了拿。”

    方圆圆:

    “大姐,你在想什么啊?”

    “我讨厌人家叫我大姐了。你不知道吗?”

    “是。小姐!”方圆圆咕哝,“我是丫头命啊,得想想怎么调头”

    这条路是单行道,往前开了好长一段才终于找了个拐弯的地方。

    汽车往回走,方圆圆脑仁儿都痛,“表姐,你最近魂不守舍的样子很吓人,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向晚一脸无辜,朝着她莞尔一笑,“我只知道我最近更新都挺好的。编辑大人,你就没发现吗?”

    “是,你最近更新很不错,订阅数据也好看不少。今天开会的时候,主编还说起你呢,说你的这本书虽然小众,但非常有潜力,可以申请网站的扶植作品”

    “真的?”向晚开心起来,“那不就很好吗?”

    方圆圆瘪嘴巴,回头看她一眼,“可我觉得你,不太好嗳?跟白警官还没有和好吗?他今天对你的态度,有没有好一点?”

    得!又来了。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白慕川不理会她,她就会很不好?

    “我再说一次,我好得很。方圆圆,别找抽啊!”

    “我就没看出来”

    “你给我闭嘴!”向晚拉下脸瞪她。

    “窝里横!”方圆圆扁着嘴,斜视,“有本事,去冲白慕川吼啊!”

    “”

    她为什么要吼他?

    又凭什么去吼他?

    向晚给了方圆圆一个不可理喻的表情,收回目光,直勾勾看着前方拥堵的街道。

    方圆圆是纯粹的恋爱脑,向晚跟她不同,情绪掌控力稍稍强一点。

    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总能坚持下去。

    然而,老天就像诚心给她开玩笑,她好不容易沉下心情回办公室拿送给邢菲菲的礼物,刚拔腿入门,就听到唐元初跟两个女人说笑的声音。

    很熟悉,她很容易就分辨出来。

    是谢绾绾和她的女助理。

    “我说了,她不听。她是女王,我能怎么办呢?”

    “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吗?不好意思白吃白喝还让你们来接我。反正闲着也没事,就过来看看。从这里过去,不是更近一点吗?”

    说到这里,谢绾绾话音骤停。

    因为,她不经意看到了门口的向晚。

    向晚也看到了她。

    不巧,谢绾绾坐在她的椅子上,戴了个鸭舌帽,穿一身很仙女范儿的清纯小裙子,打扮清冷素净,五官长得十分标准,乍一看,像个在校大学生。她的助理坐在身边,牛仔裤恤衫,本来挺好看的妹子,活生生被衬得颜值低了几个档次。

    唐元初站在谢绾绾的桌前,讶然地看着向晚,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尴尬的情节,怔了片刻,调转头望向刚刚从办公室过来的白慕川。

    向晚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神经突突一下。

    白慕川离他们稍远,衬衫西裤,双腿笔直修长,眉目硬朗英俊,一个不羁的微表情,染满桃花的双眼自带凝视感,撩力十足。

    向晚觉得很尴尬。

    人家在一起的气氛本来很好。

    结果她一出现,直接影响了他们聊天。

    向晚,“不好意思,我东西忘拿了。”

    她说着走向谢绾绾——也就是自己的位置。

    不看任何人,目光带着笑,看上去很平静,心脏却跳得很快。

    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她这样自嘲着,觉得这种体验虽然不太美好,不过好歹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她必须牢牢记住此时此刻的感觉,等以后里写到类似情节的时候,可以再来回忆,可以写得更为精准到位。

    谢绾绾看她站到自己面前,“嗯?”

    她不解。

    向晚指了指她背后的抽屉,“我拿下东西。”

    谢绾绾怔一下,马上滑开椅子。

    “我不知道。抱歉!”

    向晚朝她微微一笑。

    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以把谢绾绾的脸看得很清楚皮肤光滑白皙,毛孔很细,几乎看不到瑕疵。明星跟普通人,果然有很大的差距。

    “那天——谢谢你。”谢绾绾显然记得她。

    “没事。”向晚点头,微笑,“应该的。”

    谢绾绾也朝她笑,并在向晚拿起礼品盒准备离开的时候,礼貌地邀请她。

    “一起吃个饭?”

    老实说,了解了谢绾绾的成长经历,向晚很难讨厌这个女人。

    但白警官插着兜站在过道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让她望而却步,哪里敢去蹭人家的饭?

    “不了,谢谢。我还有约。”

    她把对唐元初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又朝谢绾绾扬了扬手上的礼品盒。

    那个花俏的包装,一看就是要送人的。

    她的话,令人深信不疑。

    谢绾绾目光掠过她,看了白慕川一眼。

    “那下次。”

    “嗯,好的。再见。”

    人家待她礼貌,向晚也待人礼貌。

    她朝谢绾绾和唐元初摆个手,轻松地转头往大门走。可半晌没动的白慕川却走了过来。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向晚跟前,黑沉沉的眼里,几乎不见情绪,双唇紧抿着,看她时唇角微微往上一提,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凉邪。

    向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微微仰头,与他对视,心跳很快,不说话。

    白慕川沉吟两秒,说:“你的侧写报告我看了。”

    “”

    果然职场无私事。

    向晚微微提口气,做足心理建设,尽量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自然从容。

    “我等着白队批示呢。”

    “离题千里。”白慕川锐利的视线扫过她的眼,俊朗的面容在下着雨的阴天灯光下,有一种沁入心扉的凉,“你没有挖掘出问题的实质,对案件的剖析也很业余。”

    “”

    她本来就业余。

    她也从来没说过她专业啊。

    “所以?”他是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可以离开刑侦队了么?

    向晚直视她,不说话,等待他的下一步训示。

    白慕川黑漆漆的眸,深邃如海,过了半晌,淡淡说:“这个案子你不用参与。报告也不用做了。”

    不参与案情分析。

    也不用再做侧写报告。

    那她在这里做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只拿钱不做事,我会很尴尬。”

    向晚始终看着他的眼睛,真诚地微笑,“白队,如果你觉得我不胜任这份工作,要解雇我,我没有意见。但你不能让我在上班期间不工作,我的责任感让我做不到,你也对不起队上付我的薪水,对不对?所以,你这么说,是要开除我吗?”

    向晚在大队上班,属于单位自聘,拿的薪水不走财政,属于自筹。所以,她跟其他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不一样的。她也不想让人家觉得,来时因为有白慕川,走也仅仅因为“失宠”。

    那会让她夜不能寐,难以释怀。

    “不是。”

    白慕川用了很久才说出来两个字。

    “那是什么?”向晚穷追不舍,直视他的眼,目光挪也不挪。

    “这个案子接近尾声了,用不着浪费你的时间。”白慕川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关注一下锦城一中的案子。”

    “什么案子?”

    “昨天晚上,锦城一中校长办公室的保险柜被盗。”

    “”

    向晚很想掉头就走。

    或者啐他一声,老娘不干了!

    但她不能忘记初心,更不能灰溜溜地走。

    “好的。我明白了,会关注的。”

    领导的安排,不用否定,照做了就是了。

    在这里,所有人都是这么开展工作的。她不能例外,也不认为自己应该例外。

    她准备走,白慕川却喊住他。

    “等一下。”

    “还有事吗,白队?”向晚微笑着问。

    白慕川转头看一眼唐元初,“把锦城一中的案情发给向老师。”

    “啊?”唐元初有些措手不及,“现在?”

    “现在。”白慕川眯起眼,“有问题?”

    “没问题。”

    老大都安排了,能有什么问题?

    唐元初嘻嘻笑着,让向晚稍等一下,就打开电脑。向晚应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哪怕胃里塞满了各种的酸辣滋味儿,把她搅了个天覆地复,她仍然神色不变,尽量保持心平气和的淡定状态。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向晚除了看着唐元初,不知道眼神能往哪里安放。

    幸好,方圆圆等不及,打电话来催。

    向晚听到铃声,松一口气,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朝白慕川和谢绾绾微笑示意一下,走到旁边接电话。

    “再等我一下。”

    “对不起,亲爱的”

    “不生气啊,我马上就来我保证,我马上!”

    等她挂了电话回来,唐元初已经弄好资料,又大概跟她说了一下案件情况。

    向晚听完心里就有数了。

    那就是一个简单的盗窃案。

    跟谢绾绾这个案子的复杂性完全不同。

    向晚嗯一声,不表态,“行,那我今天回去研究一下。各位,我先走了。”

    转身离开,她脊背凉涔涔的,如有寒芒在背。

    她很怕白慕川又喊住她,说点什么。

    然而,他没有声音。

    向晚也没有回头。

    “哦吁!”

    唐元初重重松一口气。

    “老大,你们咋回事儿啊?我这心肝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白慕川意态闲闲地斜他一眼。

    “那你心肝怕是都不能用了。”

    “”唐元初尬笑一下,走过来,凑到他的身边,又回头看一眼谢绾绾,一头雾水地问:“我这都搞糊涂了啊。您这一波操作,我怎么都看不懂?”

    白慕川拍拍他的肩膀。

    “你要懂,你就是我老大了!”

    “不敢不敢。我哪敢有这种想法?”

    白慕川哼笑一声,“少他妈装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我还不想要呢!”

    “嘿嘿。那现在”

    “走了。吃饭。”&bp;&bp;

    向晚的遭遇,让方圆圆狠狠震惊了一回。

    “我勒个去!这也太巧了吧。我都替你感到尴尬啊!”

    要不是开着车,方圆圆肯定得朝她竖一个大拇指,“不愧是我表姐!换我遇上这种事,要么调头就走,要么当场就被气得开闹。哪能那么便宜了狗男女”

    “别胡说八道!”向晚拔高声音,表情严肃地瞪着她。

    方圆圆被她的样子吓住了,余光瞄她一眼,不敢吭声。

    “人家是朋友,在一起吃个饭是合情合理的。我跟他现在连朋友都称不上,说人家狗男女,那我不是更狗?”

    方圆圆瘪瘪嘴巴,气嘟嘟地说:“我是替你不服气嘛。这么欺负你,太过分了晚晚,你以后也别理会他了。不如就考虑一下程队吧?我觉得他真心不错。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长得帅还有本事,还对你一心一意,这样的男人哪里去找?”

    向晚叹口气,懒洋洋地说,“他是挺好的。可我跟他在一起,身上就忍不住发冷,就像躺在棺材里似的”

    “呃!”

    方圆圆打个哆嗦,哈哈大笑。

    “那他跟你不是绝配吗?你现在这逼鬼样子,我坐在你旁边也像躺在棺材里”

    “!”

    九月锦城,七点多,天就黑下来了。

    方圆圆把车停好,和向晚一起往酒店宴会厅走。

    邢菲菲的成人宴办在新世纪酒店,是洪江区乃至整个锦城首屈一指的大酒店。

    她们都还没有走近,就能感受到那热闹的气氛。

    酒店门口的巨大灯箱广告牌上,是邢菲菲穿着小礼服的艺术照,漂亮得令人惊艳,一排排写着“生日快乐”的气球与鲜花点缀出的拱门,香气四溢,来往宾客,衣襟得体,言态雍华,与普通人的市井生活似乎隔着一个世界。

    谭云春站在接待来宾的地方,看到向晚就走了过来。

    “怎么才来?不是让你们早点过来帮忙?”

    方圆圆挽唇一笑,直接甩锅,“我下班去接表姐了。”

    谭云春的眼睛像盯阶级敌人一样看着向晚。

    今天邢菲菲的生日,她非常看重。她们平常受小姨家照顾得多,在这种日子,她就想尽力多帮一点忙,也是一种知恩图报。

    向晚了解她的心情,没顶嘴。

    “妈,我去给菲菲选礼物,耽搁了。”

    一听这话,谭云春脸色好看了。

    “呐,菲菲在那里,还不把礼物拿过去?”

    邢菲菲小公主跟父母一起,在接待宾客,看到叔叔伯伯大叔大婶大哥小妹一口一个招呼,嘴甜得像抹了蜜,拿红包已经拿到手软,当然不会稀罕她们的什么礼物。

    向晚知道老妈已经给过礼金了,特地选了一条丝巾,算是自己的心意。

    她也知道,不管她送什么,对小公主来说,都看不上眼。

    所以,其实这条丝巾,她没有费什么心思,随便买的,价格与质量差不多过得去,拿个绸带锦盒一包,就算完成任务。

    不过,谭云春对她们的礼物却很上心,拽着两个姑娘过去,就往邢菲菲跟前凑。

    “菲菲啊,你大表姐和小表姐给你买了礼物”

    “晚晚,圆圆!”她回头示意向晚跟方圆圆拿礼物。

    向晚跟方圆圆微笑着,一前一后把礼盒递上去。

    “菲菲,祝你生日快乐。”

    邢菲菲瞥了一眼,笑得有点勉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没有多说,点点头接过,随手放在边上,不甚在意地说:“谢谢啊!”

    这声谢谢没什么感情。

    向晚知道,在邢菲菲眼里,她妈妈这边的亲戚都是穷鬼,不能给她们带来丝毫好处,反倒会丢她们家的人。只有她父亲那边的亲戚,才可以帮她脸上贴金

    亲戚关系,有时候也很现实。

    她懂。所以也不怪。点点头,就往里走。

    这时,邢菲菲却突然笑着尖叫一声,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哥哥大嫂子,你们来啦?爸,妈,我大哥哥和大嫂子来了”

    她叫得太欢了,向晚不想回头看都不行。

    几个人正从门前的红毯上走过来,最前面那一对男女真的像在走红毯的明星,男的英气逼人,女的婀娜美好。

    对邢家的背景,向晚听过一些。

    不过,有些传闻玄乎其玄,她以为小姨家在吹牛,也不怎么往心里去。

    但此刻,看到这两个人,心里顿然生出阶级差别。

    “那是谁啊?好帅!”方圆圆挤挤她的胳膊,“我从来没有见过呢?”

    向晚耸耸肩膀,表示不知道,只静静看戏。

    这个时候,谭月春和邢远航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也开了花——

    “烈火,连翘,这么大老远的,麻烦你们跑一趟。快,快里面坐!”

    这个叫烈火和连翘的人是谁,向晚不知道。

    但小姨和姨夫脸上的笑容,她却格外熟悉——就像她的母亲、大姨、大姨夫每次见到小姨和小姨夫“光临寒舍”时的笑容。

    客气、无措、想热络一点,又怕被说高攀。

    向晚突然有点想笑。

    角色互换,人性的可悲,在这个衣香鬓影的宴会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后来入了席位,向晚才听到老妈说起。

    那对夫妻是邢家从京都来的亲戚。

    邢菲菲的爷爷,与那个叫邢烈火的爷爷是亲兄弟(注)。

    这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在邢菲菲的爷爷活着的时候,两家还经常走动。邢菲菲的爷爷过世后,就只剩下偶尔走动了。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邢远航一家上京“朝贡”,毕竟京都邢家的名望地位,远远高于他们,邢远航的生意,也往往要仰仗老祖宗传下的血缘。

    京都邢家大事小事,也会叫上他们。

    他们这边的事,京都每每是礼到人不到。

    毕竟太远,是个最好的借口。

    因此,这一次邢烈火夫妇来参加邢菲菲的成人宴,小姨一家有点受宠若惊。

    “厉害了!”

    听完邢烈火的个人传说,方圆圆眼睛都瞪大了。

    “我一直以为,这样的英雄人物是活在和电视剧里的。妈呀,没想到,居然有活的,活生生的。好想靠近他好想要个签名,好像比个小心心”

    “噗!”向晚被她的形容逗笑了,远远看着被邀请坐在主桌的那对夫妇,淡淡道:“我录音了。自己说,给多少封口费吧?”

    “干嘛?”方圆圆瞪眼。

    “告诉黄何!”

    “赶紧去死一死。说得好像你不喜欢似的”

    “当然不喜欢。”向晚说:“有老婆的男人,再怎么好,也没有价值了。”

    “你不如说你看高颜值帅哥看够了,产生了免疫力。”向晚眼刀子剜她,然后又笑着问:“你觉得白警官帅,还是这个大哥哥帅?”

    向晚翻个白眼,不搭话。

    在她的心里,二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一是各有不同的风格,二是观感和出发点完全不同。

    晚宴开始了。欧式建筑风的大厅里,高高的吊顶,让面积更显宽敞。被鲜花、彩带、气球装点过的宴会场,高档大气,又略点缀着一丝小女儿的粉嫩,那颜色与桌面上的美酒佳肴,高档餐具相映一起,不显浮躁,极尽奢华。

    邢菲菲像一只漂亮的蝴蝶儿,甜甜地穿梭在晚宴上,一身粉色的抹胸小礼服将她象征着成年的酥胸高高托起,清纯中带一点小性感,让人很有破坏欲

    向晚在人多的地方,习惯性低调旁观,基本不说话。而且,她跟方圆圆坐的位置比较偏,也不是邢家的重点招待对象。所以,她们非常不显眼。

    她看到了程正,程正也没发现她。

    程正不仅来了,他的身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大厅明晃晃的水晶吊灯下,他们衣着考究,举止雍荣闲雅,时不时与程正互动几句,满眼慈爱的笑容。

    是程正的父母?

    向晚的目光在他们脸上短暂停留。

    依稀可辩的熟悉感,让她确定了这个猜测。

    看来,小姨这次宴请的宾客,各有各的不一般,全都有些来头。

    除了她们和大姨一家。

    大姨、姨夫和她的母亲,如出一辙的小心翼翼,动作谨慎克制,生怕言行举止不合这规格,给小姨丢了脸。

    可他们不知道,有时候,人越是紧张,越是容易出差错

    这不,司仪刚刚拿麦主持晚宴,向晚的耳边,就传来一声碗筷落地的碎响。

    安静的大厅,那响声很刺耳。

    霎时,无数人侧目看来。

    没有人责怪,甚至都没有人说话。

    可是——

    众人的尴尬,老妈红红的脸上堆满的羞愧,邢菲菲厌弃的眼神以及小姨夫的隐忍和小姨纠结的目光,让向晚像被人狠狠搧了一个巴掌。

    不小心摔了碗的人,是她的老妈谭云春。

    “晚晚,快帮,帮妈妈收拾啊”

    谭云春弓着腰,想捡碎掉的碗快,可她太紧张了,手抖得像一只慌乱的兔子。

    在别人的目光里,她与宴会厅格格不入。

    向晚无法去分辨那些目光,平静地搂住她的肩膀,慢慢蹲身。

    “妈,我来。你坐着”

    ------题外话------

    注:邢烈火和连翘的故事,详见唯愿此生不负你(原名军婚撩人),此处不详细介绍。

    嗯,今天更新结束。小仙女们,明天见——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求魔 百炼成仙 宠魅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