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尴不尴尬?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姒锦   书名:慕川向晚_慕川向晚无弹窗_慕川向晚最新章节

    向晚得救了!

    酒店紧急启动了火灾应急预案,在消防赶来之前,火已经扑灭。

    出了这么大的事,邢菲菲十八岁的生日宴会更加精彩了,宾客们围观了火势,纷纷对起火的原因议论不休,各种猜测。

    酒店方很快表示,经过检测,是因为电路老化引发的火灾。

    火灾扩散范围不大,火情得到了迅速控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酒店的危机公关做得很好,很快恢复供电,对宾客进行安抚。

    如此一来,质疑性,渐渐小了。

    向晚惊魂未定地回到大厅,就有酒店经理过来找她,微笑着表示抱歉,并说要给她一定的经济补偿。

    向晚摆手,“不用了。我也没出什么事儿。”

    经理职业微笑脸,再次表达了他们公司的歉意,然后说,“麻烦女士留个姓名和联系方式,等我们赔偿方案出来,好联系你协商具体事宜”

    向晚皱了下眉,看他一眼,不再拒绝,写给了他。

    “谢谢向女士。”经理微微一笑,停顿一下,突然说:“要是都像您这样,我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向晚一怔。

    然后就听到邢菲菲生气的吼声。

    “我不接受,不接受!你们赔多少钱,也补不回我完美的十八岁生日!”

    显然,酒店方面也在跟他们协商,遭到了拒绝。

    这个时候,宴会厅里的人都没有散,受到惊吓的宾客,也没有急着离开。

    可邢菲菲跟人家争执起来,这被打断的生日宴还开不开了?

    谭月春笑盈盈地安抚着众宾客,然后悄悄拉了一下邢菲菲,对酒店方说:“这个事情具体要怎么解决,我们接下来再谈。现在我女儿的生日宴还没有结束,麻烦你们做好善后。”

    “好的。”经理躬身,态度十分友好,“我们会尽量配合。”

    司仪拿麦上场,被中断的生日节目重新开始。

    向晚环视一周,发现叶轮已经不在现场。

    他应该是唱完歌就走了。只不知,是火灾前,还是火灾后

    “晚晚。”方圆圆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大惊小叹,“你没事了吧?”

    “没事。”

    “吓死我了!真特么的,怎么突然就着火了呢?”

    为什么突然就着火了呢?向晚也想知道。

    她将出事时的画面,在脑子里复盘了好几次,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在众人或同情或关注的视线里,只能尴尬地低头玩手机

    这时,程正的一条微信消息过来。

    “有没有受伤?”

    向晚默然,回复,“没有。”

    “吓倒了吧?”

    说不吓,是假的。

    可如果说吓惨了,又太亲昵了。

    她淡淡地回复了一个“无所谓”的动图。

    话题终结。

    程正没有再发消息,人也没有过来。

    宴会厅里的气氛,与出事前相比淡了很多,司礼费劲儿地暖场,恨不得把肺都吼炸,向晚看了片刻,不耐烦再坐下去了。

    “妈,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出了这样的事,她即便离开,也不会再有人说什么。

    向晚把这个分寸拿捏得准。果然,谭云春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要不去妈那里吧?妈给你煮好吃的,压压惊”

    “不用了妈。我又没有受伤,就是有点累了。”向晚瞄一眼欢歌笑语的舞台,“你留下来帮小姨收拾送客,圆圆跟我一道回去就好。”

    “对对对,二姨,有我照顾表姐,你就放心吧!”方圆圆心里也长了草,一说走,满脸兴奋。

    “那行吧。”谭云春没有拒绝,目光上下打量向晚,“真没事?”

    “你就放心吧!”

    谭云春松了一口气,又叮嘱了几句。

    向晚都一一应了下来,然后朝方圆圆使个眼色。

    从向晚被连翘救出来到现在,酒店经理都过来慰问了,小姨家却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也许是宾客太多,太忙。不过更主要是,她这个人,不那么重要。

    向晚懂得,也不甚在意,带着方圆圆默默离开了宴会厅。

    酒店大门口,碰上连翘与邢烈火,夫妇俩挽着手,在等司机。

    向晚走过去,再一次对连翘表达了谢意。

    “不要这么客气,你这样,我倒不好意思了!”

    “应该的,像您这样见义勇为的人,真的不多了”

    向晚正说着话,背后突然传来“嘀”的喇叭声。

    一辆汽车缓缓驶过来,停在酒店门口。

    下车的男人,面容冷峻,高大挺拔,大长腿线条迷人,一双微阖的眼,在璀璨的灯火下,仿佛有一种勾魂的力量,让人看着她就移不开眼

    白慕川?

    向晚微怔。

    他拔腿走近,站在她的面前。

    “没事吧?”

    在这个死里逃生的夜里见到他,向晚心口一跳,却不知道说什么。

    更好奇地是,他为什么知道她有事?

    向晚摇摇头,眯起眼审视他,“你怎么会来?”

    白慕川看她一眼,没有解释。向晚侧头看着方圆圆,方圆圆摇摇头,退后一步,又无辜地歪了歪头,表示跟自己没有关系。

    一瞬间,向晚有点僵硬。

    白慕川的消息来得快,人也来得快,会不会太诡异?!

    她奇怪地看他,白慕川却从她脸上移开目光,看向旁边沉默的邢烈火。

    “好久不见!”

    呃,他们认识?

    向晚回头,看一下邢烈火,又看看白慕川,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关系。

    邢烈火笑了笑,“好久不见!”

    沉默。几个人堵在门口。

    迟疑一下,白慕川挑了挑眉:“你还在介意呢?”

    邢烈火:“过去那么多年了!还介意什么”

    这两个人说的话,旁边的人不懂得。

    可他俩似乎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互相对视着,千言万语从眸底溜走,不透半点口风。

    好一会,白慕川低笑一声,懒洋洋地做出邀请。

    “今天晚上,我请宵夜。”

    邢烈火没有拒绝,“好。”

    “那一会电话联系。我现在得去办点事。”

    白慕川指了指酒店大概,邢烈火点头,看着他,脸上略略沉重。

    这时,司机开车过来,互道再见,邢烈火带着连翘走了。

    向晚看着门口这一幕,觉得他俩的关系有点怪怪的。看上去不是特别热络,可骨子里又像是熟到了极点。而且,邢烈火这样的人会随便答应去吃宵夜,也不会是特别陌生的关系

    “走吧!”白慕川突然说,“进去!”

    向晚一怔,看着他,“我准备走了。”

    白慕川冷淡一笑,“你对别人的案子感兴趣,却对自己的案发现场不感兴趣?”

    案发现场?有那么严重吗?

    向晚不是一个凡事往坏了想的人。

    尤其她自认是一个平凡简单的人,从来没得罪过什么人,哪有人会处心积虑来害她?

    “你在怀疑什么?”

    “你说呢?”白慕川反问,尔后一笑,“怎么没笨死你!”

    人为纵火,刚才她也这么猜测过。

    可事发时洗手间就她一个人,谁纵的火?

    向晚更愿意相信是意外,但白慕川叫了她,从工作职责来讲,她就不能拒绝。

    “圆圆,你”向晚为难地看着方圆圆,“要不”

    “我知道了!不做电灯泡!”方圆圆扯着嘴巴一笑,“我回去继续吃香喝辣了,你们小心点啊!”说罢,她捏一捏她的手,笑吟吟地转头,“白警官,我家表姐今天受了惊吓,刚才脸都白了,整个人瑟瑟发抖,麻烦你照看好她”

    “一定!”

    方圆圆挤眉弄眼地走了。

    向晚和白慕川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地跟上。

    酒店出事的那个洗手间位置,被酒店拉上了隔离线,正在做善后处理工作。

    白慕川向酒店经理出示了警官证,“我们要看一下现场。”

    那个经理刚好是找向晚衔接赔偿问题的人。

    他奇怪地看了一眼向晚身边的白慕川,然后问向晚,“向女士,您也是警察?”

    向晚刚想否认,白慕川就淡定地接了过去,“是的。警察办公,麻烦你们配合。”

    经理愕然一下,连连点头不止,“好的好的,两位警官,这边来!”

    被焚烧过的洗手间,已经不是向晚逃出来时的样子了。

    酒店的工作人员大概有十几个在现场忙碌,把烧坏的东西挨个御了抬出来,洗刷、冲水,排线人来人往,哪里还找得到什么痕迹?

    白慕川眉头深深皱起,看了一下现场,又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去了保卫室察看监控。洗手间外面的走廊有一个监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洗手间里是没有监控的,更是什么都发现不了。经理再三对向晚表示抱歉,表示这次事故是酒店的责任,是他们没有做好检修维护造成的失误,并表示一定会赔偿。

    他以为向晚带个警察过来,是找茬的,目的是为了多要赔偿。

    向晚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到了潜在台词,有一点尴尬,又不好点明。

    白慕川到不以为意,仔细又听了一遍向晚讲述事发的过程,皱了皱眉头,问那个经理,“事故原因,你们怎么定的责任?”

    经理:“电路老化!”

    白慕川凝目,“消防定的责任?”

    经理:“一致认定。”

    白慕川眯了眯眼,没有多说,瞄一眼现场忙碌的工人,回头朝向晚说:“走吧!”

    向晚默默跟随,走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她才停下脚步,“还要去哪儿?”

    白慕川:“吃宵夜!”

    向晚:

    两个人闹得这样别扭,又一起去吃宵夜,不觉得奇怪吗?

    “我吃饱了。不饿。”向晚对于白慕川突然的邀请,心有疑惑,不肯接招,“如果白队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白慕川深深看她一眼,也不勉强。

    可刚刚走出酒店,勉强她的人就来电话了。

    连翘热情地邀请她,“两个男人约饭,你说我一个女人在旁边尴不尴尬,自不自在?你就当来陪陪我好了。”

    向晚:“”

    连翘的语气跟她的性格一样爽直,“不许不来啊,不来马上翻脸!”

    恩人有旨,向晚哪能不受?

    看了白慕川一眼,她默默无言,跟着白慕川上了车。

    她不问,不代表心里不清楚。虽然今天连翘救了她,可她并没有给过连翘联系方式,她怎么会直接把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

    汽车驶离酒店,一路无言,只有舒缓的声音徐徐流淌

    两个人沉寂许久,向晚突然问:“你跟那个邢烈火,什么关系?”

    白慕川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战友。”

    向晚知道他曾经当过兵,不过对他当兵的细节完全不知情。

    皱眉想一下,她也为难他,“可看着你俩的关系,怪别扭的”

    白慕川眸色微微一暗,“那时红刺特战队刚组建不久。他很需要我。我选择了转业。”

    一句话解释透彻。

    向晚明白了,“所以,你们发生了矛盾?”

    “谈不上矛盾。”白慕川淡淡说着,方向盘上的手,微微捏紧,“只不过,打了一架。”

    “”

    打了一架不叫矛盾?

    呵呵呵呵!向晚对白警官的逻辑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以为白慕川随口敷衍,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他没有骗她,那句话也不是开玩笑。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战友,有争执,无矛盾。彼此走的路不同,战友情还在。即便世情变了,人情依旧没变。

    大概一起扛个枪的情分就是这样的吧?平凡而伟大!

    白慕川请的这顿宵夜,格调实在不高,也完全出乎了向晚的意料——

    一间普通的串串店,除了最近在锦城口碑比较好,装修和环境都很一般。

    串串店没有包间,大堂里挤满了人,坐在里面的人,全都接上了地气。

    四个人在靠窗的位置,融合在一片喧闹与热闹中。连翘很兴奋,吃辣吃得很过瘾,向晚偶尔配合她说上几句,主要精力也在吃上。只有两个男人始终怪怪的,没有交流,似乎还没有从过去那一场纠葛中走出来。

    “听说你也不在红刺了?”

    不知过了多久,向晚才听到白慕川的声音。

    “嗯。不在了。”邢烈火看着他,“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白慕川轻笑,“只要红刺还是当初的红刺,那就好。”

    邢烈火目光深了深,“红刺还是当初的红刺。你当年不肯说的理由,现在可以说了吗?”

    白慕川拿串的手,微微一僵。

    气氛顿时凝滞起来!

    向晚竖起耳朵,也很好奇,一个明显有着军人情结的人,是什么理由促使他转业成为了一名刑警?

    白慕川沉默。

    好一会,手上串串滑入碗里,带出他不以为意地轻笑。

    “去部队从来不是我的意愿。做刑警,却是我的梦想。”

    邢烈火盯住他,不说话。

    白慕川与他对视,也是一动不动。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要这不是火锅店,恐怕又得打一架。这气氛低沉得像压了一块石头,就连一直顾着吃的连翘都抬起头来,“火哥”

    邢烈火听到老婆的呼唤,脸色稍稍好看一点。

    “哼!你小子很不错。这么多年,让我耿耿于怀!”

    白慕川失笑,“不用这么介意的吧?你是个大度的人!”

    邢烈火挑挑眉,“大度?从红刺组建到今天,从来只有红刺不要的人,没有死活都要离开红刺的人!我那样挽留”

    说到这里,邢烈火说不下去了。

    白慕川的眼圈,也微微有些红。

    不过,他却笑了!

    “呔!”他漫不经心地吸口气,把一串山椒羊肉放到邢烈火的碗里,“是是是,这块牛肉吃下去,把你受伤的自尊心补上。咱这事儿啊,就结了!往后谁他妈再提,谁就是孙子!”

    “”邢烈火黑下脸瞪他。

    可那些想说的话,愣是没有说出来。

    连翘在边上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着朝白慕川竖手指。

    “妙!怼得怼!他这人,就得这么收拾!”

    “”哪有这样胳膊肘儿往外拐的?

    邢烈火冷冰冰剜她一眼,又看了白慕川片刻,话锋突然一转,“我这一次来锦城,是特地来为你的梦想添砖加瓦的!”

    “嗯?”白慕川微微一怔,“我?”

    “你!”邢烈火哼笑,“不然我这么闲?来找你撸串?”

    “呵!”白慕川手指揉一下额心,似乎忍不住笑,“你还是没变,当年的脾气!说吧,什么事儿?”

    邢烈火指了指面前沸腾的红锅,“饭桌上不谈正事,明天我去你办公室详谈。”

    这么正式?

    白慕川眯起眼,良久,点点头。

    他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也不问,只笑笑,就转头问边上的向晚,“想吃什么菜,我去拿?”

    撸串最方便的一点都是自主拿菜,喜欢吃什么拿什么,喜欢吃几串拿出几串,比火锅多了很大的选择空间。

    不过,他们说话的时候,向晚已经吃下不少,闻言愣了一下,微笑脸。

    “不用了,谢谢。”

    白慕川斜视她,“这么瘦,多吃点!”

    “”

    瘦?她还嫌胖呢!

    白慕川不理会她的白眼,瞄她一下,又问:“平菇,香菜牛肉,还要别的吗?”

    “”向晚尬。

    刚才她吃得最多的就这两样菜。

    可明明白慕川没有看她,为什么会知道?

    还有,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跟这位小白先生还没有和好到这般亲近的程度,难道他就这样选择性遗忘了?

    “发什么傻?等着!”白慕川无视她,起身去拿菜。

    向晚:

    ------题外话------

    那什么,标点,空格,都是不算字数的。所以,不存在什么我用空格键凑字的说法,欢迎吐槽,谢绝无脑吐槽!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官道无疆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道具屋 天命之猎神 素手折春 轮回锻造师 九龙道祖 都市修真妖孽 灾厄边境 海贼之无上剑豪 奶爸的惬意生活 功夫小房东 放开那个原始人 爱在贝加尔湖 至高审判长 秦吏 变成艺术女神 最差学渣归来记 僵尸毁灭工程 寻找陆子婴 女总裁的同居保镖 大宇宙直播之三国群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