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动之以理

    进了书房,两个人相对而坐,反倒是沉默了下来,谁都没有先开口。

    曹亮心里想什么,曹演自然是知道的,上次曹亮提出要和羊徽瑜成亲之后,父子两人的关系就处于一种微妙的尴尬之中,若即若离,虽然谈不上是冷战,但彼此之间似乎有一种隔阂。

    今天曹亮主动地要求和曹演谈一谈,曹演没有拒绝,似乎有在向曹亮表达一个和解的信号。

    不过对于曹演而言,是很难接受羊徽瑜做正妻的,曹演必须要维护高陵侯府的尊严,这是他的底线,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刘瑛曾经和他私底下交流过,希望他们可以各退一步,让曹亮不再坚持娶羊徽瑜为正室,只要曹亮可以接受卢家小姐为妻的话,曹演便同意羊徽瑜以妾室的身份进高陵侯府的大门。

    原本曹演对羊徽瑜是不待见的,压根儿不同意她进家门,但这段时间来,曹亮的态度似乎很决绝,一点没有妥协的意思,如果一直就这么僵持着,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曹演对刘瑛的提议虽然口头上没有同意,但在心底里已经是默认了,不过这已经是曹演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如果曹亮继续坚持他的想法,肯定是谈不拢的。

    曹亮虽然不清楚曹演的态度有所转变,但这对他而言,却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他要和羊徽瑜在一起,这将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的,那怕是他的父母在他们之中硬塞另一个女人进来,曹也是无法接受的。

    曹亮清楚,今天将会是一场艰苦的谈判,想要让固执的父亲同意他和羊徽瑜的婚事,绝非易事,如果曹亮还是用以往的方式,肯定会失败的,而且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僵。

    所以,曹亮必须要另辟蹊径,去说服曹演。

    而想要说服曹演,则必须要从他的“软肋”上下手,只有戳中他的软肋,才能真正地打动他的心。

    但什么才是曹演的软肋呢?

    曹亮苦思冥想,最后认定,曹演手中的那道密诏,才是他真正的软肋。

    曹演为人正派,刚直不阿,不好酒色,不贪钱财,唯有一颗赤忠之心,对先帝的遗诏是敬若神明。

    这无疑成为了曹亮可资利用的一点,只有在密诏上做做文章,或许曹演才会做出让步。

    沉默了半晌,曹亮终于是开口道:“父亲可记提不记得密诏之事否?”

    曹演本来是等着曹亮开口,来谈他的婚事,但没想到,曹亮压根儿没说这事,而是突然问起了密诏的事,让曹演倍感诧异。

    屈指算算,曹演接受密诏,已经是整整两个年头了,明帝曹叡驾崩,就是在前年的正月初一,而诏书的下达日期,不迟不早,正是两年前的除夕之夜。

    这对曹演,对高陵侯府而言,都是一件石破惊天的大事,曹演诚惶诚恐地接受了这封密诏,从此,他的肩头上,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担子。

    密诏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曹演自然是不得而知,因为辟邪当初下达诏书的时候,就曾交待过,非到社稷危亡之时,不得打开密诏。

    如今曹叡早已驾崩,就连传诏的辟邪也死了,知晓密诏存在的人,也只剩下了他们父子二人,曹演完全可以打开密诏瞧瞧,看到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曹演就连一点偷窥的心思也没有,虽然说人皆有好奇之心,曹演也不例外,但对于密诏,他却是始终心怀敬畏,妥善地将其保存,丝毫不敢有半点渎渎之心,因为在他的心目之中,曹叡是大于一切的,那怕曹叡早已不在人世,但他的遗命,却无时不刻地在告诫着曹演,曹演严苛地遵守着,连一丝的违拗之心都没有。

    毫不客气地讲,这封密诏,甚至大过曹演的性命,完全值得让曹演用毕生来保护它。

    一提及密诏,曹演的脸色立刻变得庄严而肃穆,他正色地道:“密诏之事,为父须臾也不敢忘,只是……无缘无故的,你为何要提及此事?”

    曹亮道:“怎么能叫无缘无故,如果孩儿不曾记错的话,正是这两年前的除夕之夜,先帝遣辟邪前来宣旨,赐父亲以密诏,时至今日,不多不少,正好两年。”

    曹演的目光便得深邃无比,曹亮的话,似乎触动了他最为敏感的那根神经,他幽幽地道:“是啊,整整的两年了,这两年以来,为父夙夜忧叹,唯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

    曹亮暗自呵呵一笑,老爹你这是在背出师表吗?不过曹演的表现更加地笃定了曹亮内心之中的想法,父亲真的对这密诏是敬若神明,如果自己能在密诏上面做做文章,想必是可以收到奇效的。

    “都两年了,父亲难道就没有一点好奇,这密诏上究竟写得是什么,真的不要打开来瞧瞧么?”

    “混帐!”曹演喝斥道:“先帝命人传诏之时,曾再三强调,非到社稷危亡之时,不得打开密诏,你如此是想要为父做欺君之臣吗?”

    “先帝早已崩殂,此密诏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父亲还何须如此谨慎?”

    曹演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举头三尺有神明,正因为天知地知,才让我心怀敬畏,先帝令我在社稷危亡之时打开密诏,那么不到那一刻,谁也休想打开它。那怕我身遭不测,也会将这封密诏传到你的手中,并会让你立下重誓,遵先帝遗旨行事。”

    其实曹演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不到社稷危亡的那一刻,那么他临终前,必然会将这密诏传到曹亮的手中,将来再由曹亮传给他的子孙,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样才不负皇恩。

    而且曹演知道曹亮的好奇心甚重,所以现在密诏是压根儿也不让他看的,真要是传给他,也必须要他发下重誓,遵先帝遗旨行事,不得私自打开。

    曹亮悠然地道:“那父亲认为,何时才会是社稷危亡之时。”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唐砖 宠魅 火爆天王 全职高手 官术 光明纪元 修真老师生活录 重生之温婉 五千年华夏风云 斗破苍穹之玄天帝尊 宠巫纪元 繁星修仙记 往生门扉 异世荒野直播 重生之绝世杀神 长安一世 绝世九重楼 全能军工设计师 星狱囚武 斩龙 快穿系统:炮灰女配要逆袭 刑警荣耀 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 都市美女天师 诸天纪 超级机器人工厂 我大概是个假主角 花样萌鬼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