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定计

    陈群在自己的营帐之中,算计着军中的粮草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安排着营地之中的各项事物,也是忙的焦头烂额,尤其是营地之中还有这么多伤兵,有这么多原本不属于他们军营之中的伤兵,这笔开销,又是一大笔,粮草的消耗也是,而且,日后行军,肯定还是要带着的,这万一要是放走了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所以最安稳的办法就是带着,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他们。

    “陈掾史,都尉大人有请。”外头的人进来拱手说道。

    陈群抬起头来,回应道:“嗯,我这就过去。”

    回完话之后,陈群从书案前站起来,理了理自己身上的长衫,便去了曹满所在的帅营。

    陈群到的时候,王澈还有吕布他们已经在营帐之中候着了,典韦守在营帐外头,跟一座铁塔似的。

    “主公。”陈群进来之后,拱手行礼。

    “长文无需多礼,先坐下吧。”曹满说道。

    “诺。”陈群应声,而后在王澈的下首坐了下来,他们的对面则是坐着吕布张辽等人。

    “将诸位召集在一起,是为了商议攻打彭脱之事,方才阿澈去找了波才,波才已经同意帮着咱们,一起对付彭脱。”曹满说道。

    “主公,那波才说的话,可信吗?波才不是跟彭脱是朋友吗?怎么说要打彭脱就帮着打彭脱?这当中会不会有诈?”张辽问道。

    曹满的目光看向王澈,王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波才虽然答应了帮助咱们一同攻打彭脱,但是也是提了条件的,条件有二,一是不许动他的家人,二是要保彭脱一命,这样的话,波才说的话,就可以信了,至少,波才重视他的家人,怕咱们对他的家人有什么想法,二来,波才虽然是跟着咱们一同打彭脱,但是要求咱们捕杀彭脱,这算是全了朋友之义,诸位看,如何?”

    在场的众人听到王澈如此说,都陷入了沉思之中,都在想波才说的这些话的虚实。

    万一这波才使得是缓兵之计呢?先稳住他们,等他在伤兵营之中养好伤,而后再暗中妥善安置好自己的家人,等到他们打彭脱的时候,再临时回头咬他们一口。

    黄巾军的头头,能相信吗?

    “长文觉得如何?”曹满问道。

    “可以一试。”陈群说道:“但是不能让咱们营中的将士去试,咱们在战场上不是抬回来许多黄巾军的伤兵吗?等这些伤兵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却又没完全好的时候,可以让波才带领着这些伤兵,率先到东郡,咱们大军压后,让波才带着这些人,诈开东郡的城门,而后咱们的大军,一鼓作气,拿下东郡,若是波才临时背叛的话,至少,咱们除却损失一个波才还有一俘虏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了。”

    “可是,皇甫嵩将军知道波才在咱们营地之中,若是波才跑了,主公怕是难以向朝廷交代吧?”张辽说道。

    “波才不是还在担心他的家人吗?”陈群说道:“先生能够找到波才的家人,对起家人进行监视的话,料想波才也不会如此大胆了。”

    王澈闻言笑道:“长文说的对。”

    陈群摆正自己的心态的速度很快,方才还在纠结手段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把自己摆在一个正儿八经的谋士的位子上了,这一点的转变,对于陈群来说,十分重要。

    一旦转变过来了,那么陈群将会逐渐发挥出他全部的才能。

    “如此的话,就按照长文的计策来行事吧。”曹满说道:“成廉,你对于伤兵营那边的看管,再加强一些,他们可是此次攻打彭脱的重要一环,不能出差错。”

    “诺。”成廉拱手应声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打算从黄巾军的俘虏之中,挑选一些健壮之人,充入咱们的军中,诸位,意下如何?”曹满问道。

    “可行。”王澈说道:“咱们没有兵员,就只能如此,不然打仗打下去,咱们的人越打越少,不及时补充,早晚有一天会打光,这里又不是并州,也只能如此了。”

    征兵这事儿,总不能尽着并州这一个地方来啊。

    打仗的时候,从俘虏之中募兵,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奉先,你觉得呢?新征召的兵员,势必是要安插在咱们的人之中。”曹满说道。

    “主公,咱们的人呢皆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精锐,若是安插人进去的话,恐怕咱们的将士不适应,他们也不会适应吧?”吕布说道:“首先是从军营之中的生活习惯上,他们就适应不了。”

    曹满闻言,点了点头,吕布说的倒也没错,若是强行安插进去的话,两类人不能相互适应,很有可能会破坏原本他们营地之中的这些将士的战斗力,毕竟他们这些人,待在一起时间长了,彼此之间,都有默契,新的兵卒进来,万一再将这股子默契给破坏了呢?

    而且,战场上他们还有各自的阵法阵型,新安插进去的人,他们怎么办?

    怕是跟不上原本的那些人的步伐吧。

    曹满认识到,的确是自己考虑欠妥。

    “这样吧,从俘虏之中招募的青壮,自成一军,由奉先手底下的人,分派出几个人来,作为练兵的教头来重新训练他们,等训练合格之后再言其它。”王澈说道。

    吕布和张辽等人闻言,皆是点头,这个主意可行。

    “子义也加入到训练之中。”王澈补充道。

    “兄长,我?”太史慈不可置信的问道。

    “没错,就是你。”王澈说道:“怎么,看不起兵卒的训练?要知道当初你吕大哥和典大哥,可也是一步一步的从兵营里的训练走出来的,而且,你没有见识过军中的训练,可不要说大话,免得到时候吃苦头,自己打脸。”

    太史慈闻言,看向了吕布。

    “吕大哥,是真的吗?”太史慈问道。

    吕布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小子,我可提醒你一句,兵营之中的训练,十分艰苦,到时候可别哭着喊着丢人现眼。”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圣斗士大战火影 榆鸳寻 太鼎 盖世邪君 诸天之行 梧叶飘黄 虚无之际 火影之雄霸忍界 魔意凌天 天道默 仙武世界穿梭系统 猛鬼老师 斗神尊 超神WlFl 极品学生是丹神 末世之袭 星之守护神 末世之无心死神 洪荒之武道崛起 神洲幻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