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崩玉 (下)

    “真是非常的抱歉。”现世,空座町上空飞毯上,浦原喜助在接住刚从尸魂界离开的一护一行人之后,立即就对一护郑重的道歉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让一护一行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尸魂界,他需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一个处理不好,一护等人全部死在尸魂界都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算了,反正大家都没有事情。”一护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开口了,或许是因为所有人都回来了,一护并没有追究蒲原的责任。

    “那可真是太好了,现在就送大家回去,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随着蒲原的话,一边的小雨,甚太把一护的**抬了过来,一护的死神魂魄立即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再见了蒲原先生。”

    “再见了黑崎一护先生。”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看着一护走进自己的家,听着里面传出来的打闹动静,蒲原对着飞毯上的握菱铁斋,小雨,甚太三人开口道。

    “那就是黑崎一护吗。”在握菱铁斋等人坐着飞毯离开之后,一个身影在空中以倒立的姿势,慢慢走到站在空中的浦原喜助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来人一头黄色的头发,看起来一副十分吊儿郎当的模样,正是原护庭十三队的五番队队长,现假面军团的首领平子真子。

    “是啊,接下来,就靠你们了,接下来和蓝染的战斗,或许他才是主力。”蒲原喜助对着倒立的平子真子。

    “他可以吗,蓝染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平子真子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但他应该是唯一没有中蓝染的镜花水月的人,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镜花水月的力量才是。”随着浦原喜助的反问,平子真子的脸色不由的一变。

    镜花水月能力,平子真子怎么可能会忘,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力量,他才没有发现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蓝染是假的,这才中了蓝染的阴谋。

    如果他当时在小心一点的话,蓝染的阴谋肯定就不会得逞了,对于平子真子来说,自己变成这样还无所谓,但因为如此连累不好朋友也变成这样,绝对是他不想看到的。

    “好吧,我会找机会接触他的,不过还要看他自己的能力。”平子真子说着拿出一瓶绿茶,在空中打开,就这么倒着喝了起来,就算是倒着,绿茶也没有丝毫的流出来。

    “我说,为什么你们都会在这里啊。”一护的房间内,看着出现在房间内的众人,一护都快疯了,本来他的房间并不小,但在进来这么多人之后,房间立即变的狭小无比。

    日番谷冬狮郎,乱菊,夜无忌,阿散井恋次,朽木露琪亚,斑目一角,绫濑川弓亲七人把这个房间的空隙全部都站满了。

    一护一行人去尸魂界的时间,正好是春假,除去修炼的时间,加上在尸魂界待的时间,他回到现世的时候,正好赶到开学的时间。

    好不容易过上了正常的高中生生活,但没想到几天之后,一群转学生的突然出现,把一护,石田等人吓了一大跳,这群转学生正是以日番谷冬狮郎为首的尸魂界现世调查虚圈的队伍。

    一开始,按照山本总队长的命令是只有十番队的成员来到现世的,但就在日番谷一行人准备来现世的时候,京乐春水和浮竹两人却有了重大的发现,正是这个发现,让山本总队长又增派了恋次,一角几人。

    王键,通往零番队和灵王宫的钥匙,在京乐春水和浮竹调查蓝染在瀞灵廷的遗留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情报。

    正常得到情况下,想要出入灵王宫,只有在零番队的陪同下才可以,或者自己晋升零番队。

    不过大灵书回廊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可以创造王翦,最少十万条魂魄和一个重灵地,利用这个就可以创造王键。

    空座町的市中心正好是这样一个重灵地。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夜无忌一行人来到了现世。

    因为空座町算是一护这个代理死神的地盘,在乱菊和露琪亚的提议下,在加上夜无忌的推波助澜,于是一行人就成了转学生了。

    “怎么会这样?”一护听完日番谷的介绍之后,一脸的不敢置信,十万以上的魂魄啊,这需要一次性杀十万以上的人啊。

    “事实就是这样,接下来和蓝染的战斗恐怕会发生在空座町,一护你也要做好准备。”

    “在这里战斗,那城里的人怎么办。”如今的一护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很清楚一群队长级别的人在现世战斗,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连他自己在对付时不时出现在空座町的虚的时候,有时候都不敢放开手脚,月牙天冲都不敢随意用,就是怕一个不好,造成更大的破坏。

    “放心吧,一护,总队长,还有几位队长已经在研究对策了,相信很快就会解决这方面的问题。”露琪亚在一边安慰道。

    “就是,你担心什么,说起来,你的房间也太小了,我需要去找住的地方,干脆去找那个小姑娘吧。”乱菊说着就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住的地方啊?”斑目一角立即就傻眼了。

    “走吧一角。”绫濑川弓亲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对了,队长你准备去那里住,要不一起。”乱菊说着又跳了回来。

    “不用了,我有住的地方。”乱菊说着还挺一下胸部,看着乱菊的模样,日番谷的额头不由的跳了一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的假的,队长你不会露宿街头吧,这样可不好啊。”乱菊继续说道。

    “放心,我绝对没有问题的。”日番谷说着就直接离开了。

    “那我也走了。”夜无忌说着跟着日番谷之后,消失了。

    “露琪亚,你怎么办。”恋次有些担心的看着露琪亚。

    “大姐的住处,早就准备考了,你还是快滚开吧。”没等露琪亚开口,一边被人遗忘的魂,立即开口道。

    “不错,恋次,我这里不必担心,倒是你,准备怎么办。”露琪亚担心的看着恋次。

    钱财,尸魂界的几人身上都不缺,但因为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几十年,近百年没有离开过尸魂界,对于现世根本不熟悉,这才是问题的最大根源。

    “我没有问题的。”虽然对于住哪里,恋次此时的心里根本没有底,但在露琪亚的面前,恋次是怎么也不想丢这个面子。

    最终恋次在没有办法之下,不得不和茶度住在一起了。

    倒是斑目一角和绫濑川弓亲的运气不错,很快就找到了住处,同时一角还意外的迎来了一个桃花运。

    竟然有喜欢光头的女生,不得不说,人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队长,这里是。”跟在日番谷身后的夜无忌,看着日番谷驾轻就熟的租了一个公寓,不由的有些意外。

    “我之前在现世待过。”日番谷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来日番谷曾经和夜无忌一样,在现世做过驻守死神,他当时负责的范围就是之前露琪亚负责的范围。

    “现世真是太好了。”第二天,在汇合的时候,乱菊显得非常的兴奋,井上织姬对于乱菊要暂时借住他家里,非常的高兴,终于有人陪她了。

    乱菊在井上织姬的介绍下,也对现世充满了兴趣了,别的不说,现世的各种商品,是尸魂界那些数量根本没有办法比的,光是酒的种类,就让乱菊非常兴奋了。

    更何况还要加上各种女性的漂亮衣服,饰品等。

    虚圈,虚夜宫。

    市丸银一个人正无聊的待在虚夜宫自己的宫殿里面,乌鲁奇奥拉这时从一边走了过来,紧盯着市丸银开口质问道:“蓝染大人呢,为什么这么多天还没有出现。”

    “我怎么知道,他说有事需要处理。”市丸银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

    “对了,拜勒岗你来找我,也是想问蓝染队长的事情吗?”市丸银队长门外开口道。

    “蓝染大人这么多天没有出现,不只是我,十刃里面的所有人都很担心。”原虚圈之主,骷髅大帝,在被蓝染夺取虚圈之主的位置之后,虽然心中十分不甘,但面对蓝染压倒性的实力,只能心有不甘的臣服在蓝染的麾下。

    “或许很快就会出现了,你们不需要担心,咦,这不是来了吗。”感受到出现在虚夜宫的灵压,市丸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可不是蓝染大人。”一个陌生的灵压出现在虚夜宫,作为在蓝染走之后,被任命负责守护虚夜宫的乌鲁奇奥拉,立即走了出去。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面对出现在虚夜宫的陌生人影,一头蓝发的十刃中的第六刃,冷冷的开口问道。

    因为蓝染的好几天没有出现,葛力姆乔就准备出去逛一逛,没想到刚准备离开虚夜宫,就发现了一个陌生的破面。

    葛力姆乔虽然是一个好战狂人,但并不是傻子,来人的强大陌生灵压,让他的心里十分忌惮。

    “你是葛力姆乔。”夜无忌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淡淡的开口道,十刃里面,夜无忌只能记住少数几个人的名字,能力倒是差不多都知道,谁让名字太难记了呢。

    “你知道我?”葛力姆乔疑惑的问道。

    “你是蓝染大人新制造的破面吗?”就在这时,乌鲁奇奥拉走了出来,在看到夜无忌脸上的破面面具之后,立即开口问道。

    “蓝染,你是我他吗?”夜无忌说着认出一具尸体,正是蓝染的尸体。

    对于蓝染和东仙要的处理,夜无忌一开始是有些后悔的,本来他是准备用蓝染和东仙要的魂魄制造一个新的崩玉的,用的当然是蓝染创造的方法,但考虑到市丸银的态度,夜无忌还是没有这么做。

    毕竟他是一个正派的人,用这么邪恶的方法总有些不太好。

    “蓝染大人,怎么可能。”看着地上蓝染的尸体,葛力姆乔不由自主的大声叫了出来,一边的乌鲁奇奥拉那百年不变的表情,也首次有了变化。

    “没什么不可能,从今天开始,虚圈由我接手了,有谁不服吗?”随着动静越闹越大,十刃慢慢都走了出来。

    “史塔克,蓝染大人被人杀了啊,史塔克,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啊。”十刃的第一刃史塔克所在的宫殿,其副官也察觉了虚夜宫广场发生的事情。

    “蓝染大人都被杀了,我能怎么办,以蓝染的实力都不是对手,你认为我可以吗?”史塔克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继续躺在那里没有动静。

    “你,蓝染大人可是我们的同伴,同伴被杀了,不该去给他报仇吗?”

    “同伴吗?”史塔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嘲笑,没有说什么。

    作为十刃里唯一自行破面的瓦史托德,史塔克一生充满了孤独,这一切都是因为其太强大的原因,仅仅是无意中散发的灵压,都会让一般的亚丘卡斯陷入死亡。

    直到遇到了蓝染,才有了所谓的十刃同伴,虽然史塔克也直到蓝染不怀好意,但仅仅蓝染给他带来了同伴,为蓝染力战而死,可惜从头到尾蓝染都没有看过他们这些所谓的十刃一眼,哪怕死去的时候也是一样。

    “蓝染竟然死了。”拜勒岗看着蓝染的尸体,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大笑起来,这个夺去他虚圈之主的死神,终于死了,唯一让他可惜得到是,蓝染没有死在他的手上。

    蓝染一死,拜勒岗立即又打起了虚圈之主的主意,不过因为蓝染尸体出现的极为诡异,拜勒岗一时之间也不敢贸然行动。

    他心里打着的是让其他十刃试探夜无忌的目的,对于自己的能力,拜勒岗十分的自信,只要不是蓝染那变态的能力,他绝对可以夺回虚圈之主的位置,谁让他的能力是时间呢。

    “蓝染大人。”众多十刃,还有破面看着地上的蓝染尸体,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那么强大的蓝染大人竟然会被人杀死,如果不是蓝染的尸体确实摆在地上,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竟然杀了蓝染大人。”乌鲁奇奥拉和蒂雅?赫丽贝尔立即对着夜无忌爆发出强大的灵压,整个虚圈的所有破面,真正对蓝染忠心的人非常的少,绝大部分人都是屈服于蓝染的强大力量之下。

    整个虚圈真正对蓝染忠心的只有蒂雅?赫丽贝尔这个第三刃和乌鲁奇奥拉这个第四刃,也只有这两个人对夜无忌露出了杀机,其他人都决定先静观其变。

    “没想到蓝染竟然还有忠心的手下啊,来吧。”看着其他静观其变的众位破面,夜无忌把目光放在了面前这两个十刃身上。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唐砖 百炼成仙 宠魅 全职高手 火爆天王 官术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小不点让我抱抱你 美男人偶12+1 腹黑狂妃:绝色大小姐 魂风冷雪 唯有深爱,不负流年 首席的迷情小蛮妻 仙医王者 逗比的无限传说 末流召唤师 我的队友是奇葩 无限位面掠夺 网王黑桃王 明末抽奖系统 修罗特种兵 废后嫡女 我在公墓看大门 网游之所向披靡 坏总裁的俏丫头 至尊邪仙 邪凤逆天召唤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