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宗师之殇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茗夜   书名:医鼎_医鼎无弹窗_医鼎最新章节

    (四更爆发,两万字!多谢大家的支持,多谢兜兜童鞋和所有一路支持的童鞋……继续求票,求支持……)

    余仁刚终究是行医多年,总算是有些眼光。【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他看到此时病人刘武中经过王程行针之后的呼吸变化,就是心中一震,面色微变,眼神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语气惊异地道:“你,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做到的?”

    病人的伤势就是肺部的,这里是呼吸的根源。此时病人呼吸平稳下来,那么就说明肺部的伤势稳定下来了,只要没有意外,病人就不会出现大的病变。

    也就是说,王程将本来被他下达病危通知的病人救了过来。

    王程将刘武中的衣服扣子扣好,又盖上被子,才站起身来看着余仁刚,道:“我做了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现在你还说我没有资格,没有本事吗?”

    余仁刚神色难看不已,虽然他还想继续强硬的坚持,可是终究还是有一点羞耻之心的,继续一味无脑甩锅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当下只能开口道:“那你怎么知道是你治疗的效果,是你的本事?我之前的手术就很成功,肯定是效果现在才起来。”

    这家伙还不死心,或者是根本不知道情况,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

    王程对余仁刚笑了笑,随后看向赵院长,道:“赵院长,病人的情况,你们都不知道吗?”

    赵院长急忙摇摇头,如实地说道:“病人的治疗是余专家负责的,一切都是他在主持。我们都没有过问过。我们都很相信他。”

    余仁刚面色难看起来。感觉到了孤立无援的孤独,狠狠地瞪了赵院长一眼,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他。

    王程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样不出事才怪了。”

    刘超英忍不住问道:“王程,我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孙清和赵院长也都好奇地看向王程,还有其他的医院工作人员。他们都想知道,到底病人刘武中出了什么事?

    即使是主持治疗的余仁刚也是有一丝丝的好奇,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只是一味的将责任推卸给了王程。

    现在看王程的治疗有效果了,不管他如何不相信,他都要承认王程是有本事的,他可能知道原因。

    王程又继续摸了摸刘武中的脉搏,确定依旧稳定,沉声说道:“这个要问问余专家了,不知道手术上的重大失误,差点致人死亡,是如何处理的。”

    余仁刚瞬间变色一变,又使劲的挣扎。想要扑上去和王程拼命,大声呵斥道:“小子你不懂手术不要胡说。就算你会中医。那你也不懂我们西医的手术技术,我们是讲科学的,我的手术我很肯定很成功。”

    王程冷哼一声,对赵院长道:“赵院长,现在你亲自带病人拍个片子,就在肺部动手术的位置看看。”

    赵院长楞了一下,皱眉道:“现在?现在病人的情况还很危险吧?”说着,他还是看向了余仁刚的位置。在他本能的看来,还是不太相信王程,心中更愿意相信余仁刚这位省城来的专家才是对的。

    余仁刚正想说话。

    王程沉声道:“对,就是现在。”

    刘超英现在是无条件的相信王程,直接道:“我也要求现在让我爷爷去拍个片子看看,看看伤口到底怎么回事。”

    孙清看着赵院长道:“赵院长,快点,我也想看看结果。”

    其实,这类医疗事故的事情,孙清是最不愿意管的。因为不好处理,没有实质性的法律依据,事故鉴定也无法确定。甚至大多数时候,事故的鉴定方就是事故发生的医院,客观上说,这种鉴定是不具备法律意义的。而且医院还是国家部门,具有自己处理事故的权力。

    如果不是王程在这里,而且受害者还是刘武中的话,孙清可能就推掉了,或者随便应付一下。

    余仁刚想说什么,可是现在如果坚持拒绝抵抗拍片子,那就明显是心虚害怕了,只能低声道:“检查就检查,我不怕,就拍个片子看看。如果没事,那你们都要给我道歉,还要赔偿我的名誉和精神损失费。”

    “不是你的事,我肯定会道歉,如果你要名誉和精神损失费,那病人因为你出事了,你要如何赔偿?”

    王程看了余仁刚一眼,不屑地说道,他心里有数。

    余仁刚瞬间沉默下来,他不敢说话,更不敢许下承诺,因为他心里都记不清自己出了多少事故了。

    面对压力,赵院长只能马上安排医生将刘武中的病床推到拍片子的地方,立即插队拍了个片子。

    不过,结果要十分钟才能出来。

    这时候,唐书记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看到王程,唐书记开口就是关心地道:“王程,你没事吧?刘老没事吧?”

    开口他就是先关心王程,然后才是病人刘武中,可见唐强民现在心中有多看重王程。尤其昨天唐然临走之际还亲自给他说过,一定要尽量的和王程打好关系,这让他心中更加坚定的交好王程。

    赵院长和余仁刚几人都是面色变得难看不已,他们刚才知道了王程和唐书记有些关系,也猜测或许是一般的医生和患者家属的关系。可现在看到唐书记直接过来了,亲热的和王程打招呼,顿时都知道他们小看了王程在唐书记心中的地位,看这架势和态度,明显是唐书记在刻意讨好王程的样子。

    一时间,赵院长等人都不敢说话了,安静了下来。

    王程摇摇头,笑道:“我没事,刘老的伤势也稳定了,唐书记你怎么来了?”

    孙清开口道:“是我给唐书记打的电话,刘老的伤势是上次唐书记亲自叮嘱一定要好好照看的。我最近也是忙的不可开交。所以疏忽了。这次刘老出事。我有责任。”

    唐书记摆摆手,道:“孙局长你不要自责,你最近有多忙,我是知道的,受了伤还坚持上班,有所疏忽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我自己也疏忽了,当时我看到王程给刘老治疗了。我以为刘老没事了,现在怎么又病危了?”

    “赵院长,怎么回事?”

    唐书记看向赵院长,严肃地问道。

    赵院长语气诺诺,有些不敢说话,想了一下,才开口道:“唐书记,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本来负责刘老治疗的陈专家有事离开去了京城。我就从省城请来了一位肺部手术专家来主持治疗,我以为余专家来了就没事了。没想到今天余专家突然说刘老病变,已经处于危险期了。幸好王程来稳住了刘老的情况。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唐书记,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监督好。”

    出了事,解释的时候可以推卸责任,但是最后一定要自己先认错,赵院长认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余仁刚气的浑身颤抖,知道赵院长这是要将责任全部都推卸给他,同时还在讨好王程,急忙挣脱了两个放松的便衣,喝道:“唐书记,我的治疗很顺利,手术也很成功。肯定是病人的身体因为虚弱自己出现了变化,所以才这样的。”

    王程淡淡地道:“片子出来了,你看看就知道了。”

    唐书记挥挥手,皱眉道:“好了,王程,刘老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王程点点头,自信地道:“暂时稳定了,我扎了几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还要继续动刀。”

    几人都是一愣,为什么还要动刀?

    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医生神色焦急,急匆匆地拿着一张片子走出来,对赵院长就说道:“赵院长,病人的手术是谁做的?”

    余仁刚和他的副手中年医生都瞬间面色变得死灰,两人知道可能出事了,而且还是因为他们的手术。

    赵院长看了余仁刚一眼,道:“是省城的余专家做的,怎么样?片子情况怎么样,病人的情况如何?”

    拍片子的医生狠狠地瞪了余仁刚一眼,将片子放在灯光下,指着肺部上一个明显的,有小拇指大小的点,说道:“这里,病人的肺部动手术的伤口里面有异物,我猜测可能是酒精棉,是动手术的时候遗留的,因为这个导致了病人的肺部伤口出现病变,如果不是即使治疗,可能病人已经因此而丧命了。”

    瞬间,房间内安静下来,他们也明白了王程刚才为何王程说还要动刀,因为还要动刀将这块酒精棉取出来。

    所有人都看向余仁刚,余仁刚面色惨白,双腿都有些发抖。说实话,这不是他最严重的手术失误,就是不小心留下了一块棉花而已。他甚至曾经有过手抖了,直接一刀刺穿病人的肺叶让病人当场死亡的例子,当时他还装模作样的坚持做完了手术,最后病人死了也就说是意外,迅速的擅自将尸体火化就完事了。

    可是那都是封锁了消息,没人知道的。

    现在这件事,病人的身份不简单,关注的人也不简单。更重要的是,他之前的态度可是一直强硬,并且一直强行甩锅的。

    现在证明锅一直都在他身上,让他如何面对?

    刘超英满脸的怒色无法压制,上来直接一拳就打在余仁刚的脸上,幸好他还有些理智没有爆发炮劲,只是将余仁刚打的倒在地上,脸颊肿了起来,一颗大门牙摔在地上。不然,如果刘超英的炮劲爆发,可能余仁刚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这个畜生,你差点杀了我爷爷。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你们这些医院的专家,没有一个是有本事的,全部都是庸医,是杀人犯!”

    刘超英毫不掩饰的骂道,上来继续一脚踩在余仁刚的腿上。

    周围的赵院长和其他几个医生都是尴尬不已,想辩解也无力,在场的都是明白人,他们说什么都会很苍白。

    孙清和一个便衣急忙上来拉住了刘超英。不然可能真的会出人命。

    “超英。你冷静点。你爷爷现在没事,有王程在呢,你爷爷会没事的。那就是一块酒精棉,王程刚才说了,再开刀拿出来就没事了。”

    孙清对刘超英说道。

    唐书记面色阴沉地看着躺在地上不说话的余仁刚,摇摇头,对赵院长严肃地说道:“这件事不要隐瞒,公开出去。通报到省城医院。”

    余仁刚听到这句话立即清醒过来,急忙开口大声道:“不要,唐书记,不要公开,求你们不要公开,都是我的错,我赔偿,我愿意给病人赔偿。以后一定改正,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失误!”

    赵院长也是迟疑地对唐书记说道:“唐书记,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和省城医院的院长商量一下?余专家是他们的在职人员,还是省城医疗学院的教授。我们单方面的公开,他们是不是会?”

    唐书记听了这话,瞬间狠狠地瞪了赵院长一眼,沉声道:“怎么?他们不乐意,我们还不能公开?让这种专家继续去害人?这次是我们发现了,如果没发现,刘老死了,你们谁能负责?谁知道他以前害死过多少无辜的病人?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害死更多的无辜病人?这种专家,绝对不能姑息,现在,马上就给我去公布出去。”

    “以后我们市医院对这种事也绝对不准隐瞒,一旦发生,就马上公开,还要从重处罚事故责任医生,赔偿病人家属。要是同一个医生再次发生,就开除医院,报警追究刑事责任。”

    赵院长看到发怒的唐强民,也是被吓的不轻。他是从一所县医院调上来的,哪里敢和发怒的唐书记对抗?当下就急忙答应下来,道:“是是是,我这就安排。不过,我们医院的规定,唐书记是不是应该和马院长商量?”

    唐书记顿时也有些尴尬,自己和一个没有实权的副院长说这些做什么?点点头,说道:“好,我会和马院长说的,这件事我会拿到会上讨论一下,制定一个规章制度。”

    王程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有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味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的确是想现在就离开的。可是,有唐强民和孙清在,他可不能直接走了。而且还有没醒过来的刘武中。

    想到刘武中,王程就是遗憾的摇了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

    本来,上次那一枪打穿肺叶,对刘武中的身体就有巨大的影响。虽然经过王程的治疗,可即使以后恢复了,也会严重影响他的气息浑厚程度。可以说刘武中武者的实力至少下降了一半,可是现在又经过这个省城专家的余仁刚的失误留下酒精棉,让伤势更加恶化,又要开刀拿出遗留的酒精棉。

    两次开刀,加上酒精棉遗留两天在体内的恶化,直接伤及刘武中的根本。

    王程估计,等刘武中真正伤势恢复出院了,也失去了武者的立身之本,只能做一个普通的老人家了,甚至因此以后也不会活多久了,最多再活十年八年就走到头了。

    可惜。

    一代宗师,丹劲后期的超级高手,独自创造刘氏炮拳的武者,就被庸医彻底的毁了。想到刘武中当初和杨祐德,甚至和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以及日本高手东星武过招的场面,想到刘武中指点自己炮拳的情境,王程心中有些痛。

    如此一个顶尖高手,就变成了一个寿命不长的普通老人家了。

    所以,王程看着余仁刚,任由刘超英动手,没有丝毫阻拦和可怜的意思。杀了他,也不能弥补刘武中损失的万分之一。

    此时的余仁刚还在想尽办法保住自己的名声,对唐书记大声道:“你们不能这样做……我以前治好了很多患者……我……”

    唐书记没有理会他,表情有些厌恶。孙清当下直接挥手,让两个便衣将其再次控制起来,带出去关押在医院的一间病房里。

    因为是医疗事故,算起来是民事案件,而且余仁刚也不是市医院的人,所以他们还无权处理余仁刚。只能将其控制起来,并且通报这件事,让省城医院的领导来处理。

    看到余仁刚被带走了,刘超英还是满脸怒色没有消失,恨不得要再次冲上去给他几拳,转身看向安静地王程,直接砰的一声,双膝跪地,感激地道:“王程,这次多谢你了,你又救了我爷爷一命,以后你就是我刘家最大的恩人。我刘超英这辈子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不管是杀人放火,我绝对不二话。”

    王程楞了一下,随后急忙一把将刘超英拉起来,严肃地道:“别,超英快起来,我们是朋友。而且刘老也算我半个老师,我救他义不容辞,你别这样。”

    “反正我爷爷的命被你救了两次,我说的话是不会收回来的,我刘超英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

    刘超英站起来,看着王程,掷地有声地郑重说道。

    唐强民和孙清以及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楞了一下,这不是武侠小说里面才会有的情节吗?

    “超英,你别激动,刘老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王程,是不是把刘老肺部的棉花拿出来就没事了?”

    唐强民关心地问道。

    王程点点头,面色很是遗憾地道:“嗯,拿出来就没事了,到时候我再来治疗一次,刘老就能慢慢恢复了。”

    几人都面色缓和下来,不过,王程继续说道:“可惜,刘老经过两次动刀和遗留酒精棉恶化伤势,伤及元气根本和肺部动力,以后恐怕只能当个普通的老人家安度晚年了,超英你要有心理准备。”

    病房内,唐唐强民,孙清,以及刘超英都再次安静下来。(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教授如玉迷人眼 网王之聆听夏的歌声 海贼王之浸雨的路程 不死女僵尸,第一女尸皇 豪门契爱:富二代的独宠娇妻 皇临蛮荒 一代君颜为谁尽 偏又遇着他 王爷蹲墙角 综漫之萌神闯世界 婚宠之邪少诱妻成瘾 重生之长孙皇后 皇室小妹萌翻天 巫妖风暴 上神下下签:逆天神女 我的老婆是高手 爆笑宠妻:无良夫妻要翻天 武尊天下 古玩人生 毒医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