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垃圾得现金:印尼垃圾银行破垃圾围城之困[图集]
2019-08-19 龙腾网 1135 0

随着垃圾产量与日俱增,印尼等地正在遭遇“垃圾围城”之困。在这种背景下,“垃圾银行”的设立为垃圾的回收、再生、分类处理提供了新思路。此举既为“储户”增加了个人收入,又减轻了垃圾处理厂的压力,同时培养了人们的环保意识。图为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约克托,一只鸟飞过布兰塔斯河。布兰塔斯河是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最长的河流,由于两岸居民长期将婴儿尿布和各种塑料垃圾倾倒至河内,河流中80%的鱼类体内都检测中含有婴儿一次性尿布中独有的微小塑料纤维,被媒体称为“尿布河”。(Reuters)

2019年7月30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布兰塔斯河边,一名渔民将从布兰塔斯河捕获的鱼扔到地上。(Reuters)

一名渔民正在收集从布兰塔斯河捕获的鱼。(Reuters)

2017年7月,中国将废塑料、废纸等4类24种固体“洋垃圾”调整列入了《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并且从2018年1月正式实施“洋垃圾”禁令。受此影响,印尼的垃圾进口量激增。面对这一局面,包括印尼在内的多个东南亚国家也仿效中国,收紧了进口规定和海关检查,将数百吨外国垃圾运回原产国。图为2019年7月31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5岁的Rayhan Fastabichul Khoirot在垃圾堆上玩耍。(Reuters)

今年6月,印度尼西亚环境和林业部将装有5个垃圾的集装箱退回了美国,并宣布印尼“不会成为另一个世界垃圾桶”。(Reuters)

绿色环保组织认为该举措值得称赞,但是班贡村的村民们却表示,拒绝接受来自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垃圾会失去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图为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附近,来自诗都阿佐的拾荒者Buadi在休息时抽烟。(Reuters)

“如果他们要禁止我们这样做,就必须有一个解决方案。但政府没有给我们提供就业机会”,有村民说。图为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55岁的Kusmani,她已经做了20多年的拾荒者。(Reuters)

马苏德是班贡村3,600名村民中的一员,村民们曾经用来种植水稻的前后院现在已经堆满了垃圾,他们从中寻找塑料和铝材出售给回收公司,一些豆腐制造商也会购买这些废弃物作为燃料燃烧。图为2019年7月31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诗都阿佐的豆腐工厂,一名工人正在用废弃物作为燃料燃烧。(Reuters)

2019年7月31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诗都阿佐的一名工人在炒豆腐,他在一家本垒经营的企业里焚烧垃圾作为燃料。(Reuters)

班贡村四家造纸厂附近,高大的排气塔向空气中喷射出浓烟。在印尼,许多这样的工厂是全球纸制品的主要进口商,它们生产工业包装、刨花板和瓦楞纸板。图为2019年7月29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约克托,一名妇女走过一堆正在燃烧的垃圾,燃烧这些垃圾是为了收集电线。(Reuters)(Reuters)

工人们正准备卸载从造纸厂带来的垃圾。(Reuters)

54岁的萨拉姆(Salam)说,垃圾回收的收入可以支付他孩子上学的费用,他还用这笔钱买了一所房子和牲畜。“我现在有九只山羊,”萨拉姆现在是介于村民和附近一家纸厂之间的经纪人,“这个工作比搞农业更容易。”他说。(Reuters)(Reuters)

萨拉姆和他的孙子Rayhan Fastabichul Khoirot的画像陈列在萨拉姆的房子里。(Reuters)

萨拉姆房子内部景观。(Reuters)

萨拉姆和他的孙子Rayhan Fastabichul Khoirot在一个小摊里喝咖啡。(Reuters)

萨拉姆在整理垃圾前喝茶。(Reuters)

Sunarni的丈夫Salam和他的朋友在一堆垃圾旁开玩笑。(Reuters)

尽管好处多多,环保人士却认为,成堆的垃圾对村民的健康构成了威胁。图为2019年7月31日,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5岁的Rayhan Fastabichul Khoirot斜靠在一辆汽车上,一名工人提着一篮子干垃圾要装上一辆小货车。(Reuters)

印度尼西亚近来控制洋垃圾进口量,让许多以此为生的班贡村村民不满。有村民表示,他们通过回收垃圾赚的钱比种植大米的收入更多。图为2019年7月31日,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村民Sunarni坐在一堆垃圾上,她的女婿在黄昏时分整理垃圾。(Reuters)

2019年8月1日,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约克托,工人们正在对拾荒者收集的塑料和废料进行分类。(Reuters)(Reuters)

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收集的塑料垃圾。(Reuters)

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一个收集点,塑料在篮子里被分类。(Reuters)

56岁的村民Sampi手里拿着一张破损的美元钞票,这张钞票是他在一堆垃圾上发现的。(Reuters)

印尼政府建立垃圾转化能源工厂的计划已远远落后,而对塑料袋征税的计划也面临着来自塑料行业的强烈反对。(Reuters)

在印度尼西亚东爪哇省莫佐克托的班贡村,8岁女孩Angel Khasanah Nova Putri(左)和她的朋友玩耍时躲到垃圾里。(Reuters)

5岁的Rayhan Fastabichul Khoirot和他的朋友们在祖母的房子外面玩耍。(Reuters)

生活垃圾也是一个问题。世界银行今年6月的一份报告称,印度尼西城市地区每天产生10.5万吨固体城市垃圾,其中只有15%被回收。许多城市的垃圾填埋场已接近饱和,而群岛周围的海滩上经常散落着垃圾。(Reuters)

据雅加达环球报消息,2017年印度尼西亚启动了一项计划,承诺投入10亿美元,在2025年将海洋塑料垃圾减少70%。但目前还不清楚已经取得了多少进展。(Reuters)